「我想與你一起。」她看著他,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輕輕地說:「你答應過我的。」

——等此間事了,你若不介意,我便帶你回家,往後餘生,我養著你。

話音又在葉雲生腦海中出現,他笑了笑,說道:「我只是擔心你,此地風雨難測,望你能夠及早抽身,回長安等我。」

淺淺抽回手,傷心難掩地說:「是擔心我,還是不信我?」

葉雲生絲毫猶豫都沒有,很快就說道:「你們的目的已然達成,你再留於此地又有何益?至於之前騙我,也不過是因為我自己要管這些事情罷了……至少到現在,我心底里也並未怪過你。」

淺淺露出一絲微笑,對他說道:「那我去跟紅大娘說,明日就走……我會在長安等你,你可要平安歸來。」

他附身過去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見她閉上雙眼,臉上浮現著一層如同晚霞一般昏黃卻又嫵媚的光色,神容是如此的平靜。

不覺間心裡也稍稍地放鬆了下來。

只需明日她離開襄陽,擔心與否,懷疑與否,都不再重要了。 楊辰趴在樹上,靜靜的看着前面兩個身着黃衣的修士,繞着兩人飛竄的青色身影,正是楊辰尋了好久都未找到的風猴。

『身穿黃衣,領紋火焰,應當是心燈宗的修士。』

楊辰在樹上觀戰,沒有出手的意思,用天眼術和神識探查,容易被他們發現,所以也不知那兩個修士的修為如何。

楊辰打算先看看情況。

這裏出現心燈宗的修士也不奇怪,相較於雲渺宗,心燈宗離風石林還算近一些。

不過風石林在地圖上是一個纖細的長條,在靠近雲渺宗這邊看到他們,還是有些古怪的。

看着場中焦灼的戰鬥,楊辰發現這風猴體型矮小靈活異常。

圍繞着場中的二人,上躥下跳不時來偷襲一爪。

場面上有三隻風猴,身形飄忽不定。

其中看起來年齡尚小的心燈宗修士,身上閃著金光,應當是心燈宗特產金剛符。

效果不錯,風猴拍在其身上的利爪都被符籙擋在了體外,沒能傷到那修士分毫。

那修士臉色有些發白,看他面對的方向,火球術應當就是他激發出來的。

不得不說這個抉擇很蠢,火球術雖然熟練后可以達到瞬發。

但是威力再強,也打不到靈活的風猴。

身上的金剛符光芒已經黯淡下去,在風猴的利爪下撐不了多久了。

另一名心燈宗修士就很老道了。

手持長劍,身上也沒見套什麼符籙,自己對峙著一個風猴。

那個在二人間遊盪,不時偷襲的風猴,攻擊也盡數被其接下。

正在輕挪腳步,向那年輕修士身邊靠攏。

這時,那再兩人中間來迴流竄的風猴,揮動手爪,帶着一縷寒光向那持劍修士脖頸處襲來。

持劍修士身子一矮,手臂靈光一閃,揮劍的速度加快了倍許,帶着劃破空氣的哨聲,直接斬斷了身後躍起的風猴脖頸。

再一旋劍,正好擋住了面前同時襲來的風猴利爪,抬起一腳直接將那風猴踹飛出去。

只留下地上還在抽搐的風猴殘屍,另外兩隻風猴趕忙拉開與二人的距離,兜著圈子在兩人身前,發出「吱吱」的叫聲。

這一套劍術動作渾然天成,趴伏在樹上的楊辰咽了咽口中唾沫。

『秒啊,居然將輕身術用在手臂上,太妙了!』

楊辰暗道奇才,這種鬥法手段,自己就從未想到過。

出其不意一招斃命,乾淨利落水到渠成,有幾分功底在身。

那持劍修士乘機退到年輕些的修士身旁,眼神緊盯身邊不斷躍動的風猴。

還不忘將地上的風猴屍體收入儲物袋中。

楊辰細細咀嚼剛才那持劍修士的戰鬥,應當是神識佈置在周身,一直盯着視野盲區里風猴的動作。

不知是故意賣的破綻吸引風猴上鈎,還是順勢而為,斬殺那風猴,楊辰感覺應當是前者。

不能小看這些修士啊。

楊辰抿住嘴唇,接着向場中看去。

那年輕修士的金剛符光芒已經散去,手裏拿着兩張不知是什麼符籙,面色輕鬆的站在持劍修士身後。

兩隻風猴自然不是那持劍修士的對手,游鬥了幾番,便被持劍修士順利斬於劍下。

就在持劍修士乾淨利落斬殺掉最後一隻風猴的一瞬間。

早已在樹上潛伏多時的楊辰,身化黑影暴起而出,同一時間,那持劍修士對面的草叢中,一道青衣身影從滿是腐葉的落葉堆中,一躍而出,直衝那修士而去。

身後灌注全力的紫金匕首,鋒芒已經到了脖頸處,汗毛都已經立了起來,面前的紅光也已經近在眼前。

持劍修士兩面受夾,只來得及將劍橫檔在面前,周身亮起靈光以作防禦,劍光掠過,被面前的身影狠狠架住。

楊辰手持匕首,已經到了那修士身後,持劍修士的靈光根本抵擋不住楊辰手上的巨力。

帶着長春功綠芒的紫金匕首瞬間劃破其護體靈光,持劍修士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一股血泉噴湧出。

兩道身影同時後退,只留下一具心燈宗修士的屍首緩緩倒在原地。

一旁呆愣住了的年輕修士見狀,尖叫了一聲,身上靈光閃動,就要用神行符逃竄。

下一刻,只覺得眉間一涼,身上的氣力如流水般逝去,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楊辰收回扔出飛刀的手,戒備的盯着面前十丈遠的身影。

腳下蓄力,正做其他打算。

「是楊師兄嗎?」

熟悉的女聲從那裏傳來。

楊辰一愣「代楓師妹?」

面前纖瘦的身影,抬起頭來,露出蒼白憐人的小臉。

「真是楊師兄啊。」

楊辰心中念頭紛雜,趕忙說道:「先收拾一下,以免被人看到。」

說罷,楊辰抽身後退到那年輕修士屍體邊,收回沒入樹榦的飛刀。

將其腰間的儲物袋揣進懷裏,接着大手一揮,將屍體收入儲物袋中。

回頭看向場中,代楓動作熟練的將那持劍修士屍體收好,拂了拂周邊的樹葉,處理好腳印痕迹,快步走到楊辰面前。

「師兄,你怎麼披了這麼多藤蔓啊,我一開始都沒認出你。」

楊辰不著痕迹的退後了兩步。

「師妹,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先走再說。」

說罷,楊辰直接飛竄離開,心中思量著

『代楓什麼時候到這裏的?潛藏了多久?為什麼來這裏?她有什麼目的?是湊巧嗎?這殺人越貨的手法如此嫻熟,她是做什麼的?』

楊辰歷來心思就重,這代楓很不對勁,顛覆了之前自己對她的認知。

看着代楓顯眼的紅色遁光,楊辰慢慢停下腳步。

「哈哈,代師妹,真巧啊,沒想到在這能碰到你。」

說完,楊辰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在說什麼沒營養的東西?

代楓停下遁光,為了跟上楊辰的腳步,讓她消耗了不少的靈力。

「楊師兄為什麼會在這裏,你不是一直閉門潛修嗎?」

代楓摘下頭上扣著的寬大草帽,晃了晃腦袋,一抹黑色的瀑布,順着小臉自然披下,代楓抬手,一點點捋著粘在臉龐和脖頸的髮絲。

空氣中青橘的味道彌散,趕走了瘴氣的辛辣,楊辰目光被代楓雪白的脖頸吸引,一時間晃了神。

直到撞上代楓眼梢細長,濕漉漉的眸子,楊辰慌亂的躲閃開目光,嘴上說道:

「啊?啊!我是做宗門任務,哈哈,那個符籙堂收風猴的皮,我就來這裏賺點貢獻點,哎?師妹來此是……」

代楓將頭髮梳攏好,戴上草帽,拂了拂帽檐上卡著的枯葉。

「我也是接了這個任務,來碰碰運氣的。」

說完兩手後背,俏生生站在原地。

二人相視一笑。

『信你有鬼!』

楊辰心中想着,面上還是帶着和熙的笑意。

「對了,楊師兄,這是你的戰利品。」

說着,代楓解下腰間的一枚儲物袋,遞給楊辰。

「不不不,你也出力了,怎好我一人獨吞。」

「都是楊師兄功勞,兩人都是你殺的,我只是小小的輔助了一下。」

楊辰目光閃了閃,一把抓過代楓手上的儲物袋。

「師妹熱情難卻,為兄卻之不恭,就厚顏收下了。」

代楓小手抓了抓掌中空氣,瞪大了眼睛,一時氣凝說不出話來。

楊辰神識消磨了儲物袋半天,才消除掉了那心燈宗修士的神識烙印,笑着說道:

「跟師妹開個玩笑,咱們二人平分就好,勿怪。」

接着靈光一動,儲物袋中的靈石符籙,被楊辰倒了一地。

「沒有,沒有,師兄就是都拿走也是應該的。」

說着,也不客氣的在地上挑揀起來。

東西不多,二十來塊下品靈石,兩張閃著金光的金剛符,一頓竹簡,一堆草藥,五隻風猴屍體和幾本冊子。

楊辰剛將神識探到那堆竹簡上,那堆竹簡瞬間就破裂開來,碎成了一堆渣滓。

和雲渺宗刻錄的功法一樣,接觸到不屬於自己主人的神識就會爆裂開,是防止宗門弟子身死道消后,外流功法的一種防備手段,楊辰也不在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