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是我好不容易才將他請來的,這麼好的機會,咱們可不能浪費。」

李元仲撫了撫鬍子

聽了李龐洲的話,他也意識到這與這易敖結交會帶來的好處。

李龐洲再次開口

「靈識果可準備好了?」

若要與易敖交好,可全靠這靈識果了。

李元仲微微皺眉

片刻開口道

「放心,這靈識果無論如何老夫都會想法子弄到手。」

李龐洲點點頭。

「那父親,我就先下去歇著了。」

李元仲:「去吧。」

待李龐洲下去后,李元仲坐在椅子上沉思著。

這爆狼傭兵團十有八九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然這麼久也該有消息傳來才是。

他沉吟片刻

喚來暗衛

「去打探打探迷霧森林中可有先前去摘靈識果出來的人?」

「是」

這靈識果有那麼多人都去摘,他不信就沒有一個人從中摘了出來。

大不了…自己出高價收購便是。

……

林府

剛踏進府內的林崗一瞬間渾身氣壓暴漲。

府內見狀的僕人齊齊下跪

大氣不敢出。

身後的林庸和管家兩人也低垂著頭。

林悅詞跪倒在地,僵硬的往前挪去。

林崗轉頭看向了林悅詞

「你姐妹兩人真是好樣兒的!將老夫這麼些年的老臉都給丟盡了!」

暴怒的聲音夾雜着靈力威壓齊齊朝着林悅詞蔓延而去。

「噗」

林悅詞鍊氣期八層的修為沒有絲毫變動,在強大的威壓下自然一口血噴了出來。

她慌張跪地手腳並用朝着林崗挪去。

「父親,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林崗卻不吃她這一套

「你錯了?你可知炎曦月要的可是府內一年的開銷量所需的錢財!嗯?」

他依舊陰沉着臉

「賠了夫人又折兵!我林崗怎的生出你這麼個蠢貨!」

林悅詞抱住林崗的腿

「父親,我會好好修鍊將府中損失的向炎曦月討回來的,你相信我…你相信…」

林崗毫不留情的將林悅詞一腳踹開。

林悅詞毫無防備的被踹中,整個人自地面向後劃了許久才停了下來。

停下的她再次吐了一口血

由於林崗在暴怒中,腳下根本沒收力,這力量豈是林悅詞能承受的了的?

雖沒死,但也奄奄一息,沒有力氣再起身。

「就憑你?被炎曦月耍的團團轉就罷了,還想打敗她?」

林悅詞卻是已經倒在地上虛弱的回不了一句話。

林崗狠狠的看了林悅詞一眼

「來人!將這個蠢貨給我帶下去!若是她再出來,我就唯你們是問!」

一旁的僕人應聲上前

將倒在地上的林悅詞架起來

「是!」

回答完便拖着林悅詞朝着一旁走去。

林崗一揮袖子

依舊陰沉着臉朝着自己的住處走去。

這個炎曦月實在礙事!

是得想辦法除掉了…

他回到房間后

朝着身後跟着的林庸開口

「太子殿下…最近在做什麼?」

……

東宮

安穩了不少日子的軒轅朗逸又開始蠢蠢欲動

畢竟,他對炎曦月可是還沒放棄呢。

於是軒轅朗逸終於還是踏出了東宮。

他身旁跟着恭敬的榮青。

心情極好的開口

「聽聞…軒轅阡陌病重了?」

榮青點點頭。

軒轅朗逸上揚了嘴角

上次下棋時他太過專註,竟沒發現軒轅阡陌身體出了問題?

不過

安插了些暗衛守在軒轅阡陌府上周圍還是有些用的。

這麼個好消息足夠他心情舒暢了。

這可真是個好機會呢,不利用一下就可惜了…

軒轅朗逸想着想着

眼睛微微眯起。

「父皇此刻應該在母后那裏吧。」

軒轅朗逸自顧自的說着

轉身便朝着柔福宮走去。

柔福宮

皇上軒轅仁川和皇后姜柔正坐着閑聊。

「太子殿下駕到。」

姜柔目光一轉

看向喊話的太監

「宣」

片刻

軒轅朗逸笑着走了進來。

抬手行禮

「父皇,母后」

軒轅仁川擺擺手

「平身罷。」

軒轅朗逸起身站定

皇后開口

「皇兒來此可是有何要事?」

……

林府

「回稟家主,近些日子太子一直安安分分的在皇宮內待着,未曾出宮。」

林庸恭敬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