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站了出來,他眼色越發的寒冷,一步步逼近沈廣濤。

沈廣濤一步步後退,這個廢物要幹什麼?

「蕭何,你別過來!你老婆給你帶綠帽子這是事實,你要是打我就是自欺欺人!」

「狗嘴吐不出象牙的東西!馬上給我媳婦說對不起!」

沈廣濤不相信蕭何敢當著這麼多人面打他,大聲笑道:「我看你是惱羞成怒了吧,有種來打我!老子站在這給你打,你敢嗎?」

蕭何滿足了他的願望,一耳光扇在了沈廣濤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這一耳光把沈廣濤打蒙了,這個廢物還真敢動手!

「爺爺,你看他們要一家要造反了,爺爺將他們一家從族譜上除名!」

「沈廣濤,對不起,蕭何他不是故意的。」沈溫婉站出來說道。

「造反了,造反了!他們一家無視你的存在,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廣濤動手,老爺子如果你不懲治他們,他們一家以後只會更加變本加厲!」

「是啊,爸!讓他們一家趕出家族,永遠別回來!」

著筆中文網 長腿踢了踢一旁的門檻。

大野狼語氣里透露出濃濃的煩躁。

「很晚了,你們到底睡不睡覺?」

秦平也心煩,難得沒有責怪秦熙,提議道。

「現在都去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小奶娃:「嗚嗚嗚……」

秦平:「……」

總裁沒轍了。

他試圖對小奶娃擠出一個笑容,安慰對方,哪知小奶娃哭得眼淚汪汪的,什麼都看不清了,直接忽略他了。

又哭了好一會,小奶娃才抹了抹眼淚,淚眼朦朧中,她看到有個高大個轉過頭去,抬手抹了抹眼角。

小奶娃:「!」

小奶娃瞬間就不哭了,從麻麻的懷裡鑽出來,指著秦建。

「你是不是哭了?你這麼大人了,怎麼能哭鼻子呢?」

秦建:「……」

面對母親、老婆還有三個兒子錯愕的目光,秦建生硬道,「我沒有。」

「你就是有!」

小奶娃跺腳腳。

「樂樂都看到了,你不能欺騙樂樂!」

秦建:「……」

他也不想再欺騙女兒,但是承認這種事,不可能的。

秦建:「我去客房睡。」

一家之主轉身就走,只是背影怎麼看,都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秦老夫人沒吭聲,轉身就走了。

再不走,她怕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孫女哇哇大哭,她要想哭了。

沒一會,三個哥哥也被葉茹趕走了。

房內只留下來葉茹和小奶娃,還有被秦熙踹壞的房門,以及被小奶娃捶壞的床板,和那一大堆的禮物。

溫柔的擦拭了小奶娃的眼淚,葉茹輕聲道,「這幅畫我畫了好幾年,代表了我的心意,也代表了全家人的心意。同時,這也是我的承諾。」

「樂樂,」她直視被淚水浸潤的雙眼,「媽媽會一輩子愛你,保護你,再也不會將你送走了。」

小奶娃眼淚汪汪的看著她。

這會,葉茹伸出一根手指。

「我們拉鉤,約定好了,一輩子都不會變。」

「嗯,拉鉤鉤,麻麻要是騙我,鼻子會變得很長的。」

揉了揉紅紅的鼻子,小奶娃小心翼翼的和麻麻拉鉤。

在將女兒帶到自己房間里休息前,葉茹還朝著她眨眼。

「這些禮物不是我送的,你能猜到是誰。」

小奶娃想到了那個偷偷抹眼角的討厭鬼一號。

「他這個人啊,特別笨拙,」像是回憶起什麼,葉茹無奈的搖頭,點了點小奶娃的鼻子,「但在經商方面又出奇的有才華。」

小腦袋一歪,大眼睛里充斥著茫然。

「麻麻,你在說什麼,樂樂聽不懂。」

「我的意思是,」葉茹環顧整個房間,「他擅長在別人的經驗上做出一些改變。如果有禮物藏在床底下,那麼,你猜猜,你房間別的地方會不會也有驚喜呢?」

畢竟和秦建同一間房,加上她總能從那張冰山臉上看出一些細微的變化,葉茹早就猜到,丈夫肯定是偷學了三個兒子的招數,並且會在這方面靈活應用。

當年,秦建追求她的時候,就是這麼做的。

在商場那麼耀眼的一個人,私底下卻笨拙得厲害,唯一的優點,就是擅長學習。那人偷學了哥哥弟弟們追求人的招數,又加以改進,製造了不少驚喜,才將她拿下。

如今,那個男人肯定會用這招來討女兒歡心。

大眼睛眨了又眨。

小奶娃扭頭去看床底下的那些禮物,又看了看自己漂亮的大房間。

可以藏匿禮物的地方非常多=禮物多=開心!

小奶娃立馬錶示,麻麻你先去睡覺覺,等她玩一玩捉迷藏就回去。

葉茹也沒指望活力十足的女兒會立馬睡覺。

當然,她也清楚,女兒大哭一場,丈夫心裡肯定不好受,安慰完這個,她還要去安慰那個笨拙的男人。

「可以,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

葉茹站起身來,笑著給出一個期限,「一個小時后,我必須看到你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樂樂保證會做到噠~」

像模像樣的給麻麻敬了一個禮,小奶娃才歡呼一聲,開始在房間里轉圈圈。

「會藏在哪兒呢?會在哪兒呢?」

等從書櫃底下拖出一個禮物盒,打開前,小奶娃也是碎碎念,「裡邊會藏著什麼呢?」

系統突然覺得秦建是一個可怕的人類。

同樣是送了許多禮物,幾個晚輩只會一窩蜂的送給小奶娃,同時互相比較,幼稚得不行。

反觀秦建,同樣是送了許多禮物,既在數量上滿足了小奶娃,同時將禮物藏在房間各個地方,滿足了小奶娃這個年紀的好奇心。

讓一個活力十足的小崽崽四處尋寶,那快樂,是數倍的,自然而然,小奶娃會對送禮物的人的好感度蹭蹭上漲。

心機,實在是太有心機了,神算系統一邊腹誹秦建,一邊準備好好學習。

這就是人類的智慧。

一個小時后,葉茹來找小奶娃,讓她去睡覺,小奶娃還意猶未盡。

抱著部分戰利品,小奶娃主動和葉茹提及秦建。

「你覺得討厭……他會準備多少禮物啊?」

「這個嘛,誰知道呢。」

小奶娃鼓臉,「可是這樣的話,樂樂就不知道自己是否全都找到了啊?」

葉茹認真的點頭。

「那你可以去問問他具體的數量,再來對比一下。」

小奶娃糾結了。

問,還是不問。

這是個問題。

可如果有的漏掉了一些禮物,小奶娃的小心臟都要受不了了!

次日清晨,葉茹都起床了,小奶娃還在呼呼大睡。

等她醒來,都要中午了。

神了伸懶腰,小奶娃興緻勃勃的要回到自己的房間。

「樂樂要繼續尋寶,這個比捉靈除靈好玩多啦~」

話音才落,耳邊就傳來幽怨的聲音。

「樂樂大師,不要當著我們的面說除靈,我們會害怕的。」

扭頭一看,原來是昨晚派出去的那幾位。

她記得裡邊還有一個過世的女歌手。

「姐姐,他喜歡你們嗎?願意和你們交流嗎?」

女歌手如實告知。

「他這個人奇怪得很,不喜歡和人交流,居然也不喜歡和我們交流。」

「這樣啊。」

小奶娃並沒有放棄和秦游然一起『玩耍』。

仔細想了想,她又剪了許多紙動物和小紙人。

「樂樂本來想剪和樂樂差不多的小紙人,可惜三葛格愛吃醋,真拿他沒辦法~」

搖頭晃腦的,小奶娃只能有意將小紙人剪成其他人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