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翦抿了抿嘴唇,恭敬道:「陛下,此子的確是個好苗,但這樣真的可以調教么?」

「不如讓微臣將他丟入軍中,狠狠熬煉!!」

聞言,禁軍們紛紛縮頭,替阿樂捏一把冷汗。

眾所周知,蕭翦的軍隊是大夏最嚴苛最強大的軍隊,如同煉獄,一旦進去,先就要褪幾層皮。

秦雲笑道:「朕正有此意,不過阿樂對朕有抵觸,未必會願意。」

「既然他那麼怕他老娘,那朕就去找他娘聯手,將這小子的脾氣治一治!」

「這個天賦異稟的少年猛將,朕要了!!」

「打磨好這塊玉,神機營的事,朕也可以鬆口氣。」

話音一落,禁軍們臉色震驚!

即便蕭翦也忍不住睜大了虎目。

陛下這意思,是要將阿樂培養成神機營的大將軍么?

豐老雙眼閃爍,是將秦雲的魄力佩服到了極致,一個小少年,就敢給予如此厚望,非常人也啊

平復心情,緩緩道:「陛下,前些日子就查到了,阿樂的家在東郊,算是一個落寞的大戶人家。」

「是先去他家,還是先去看郭大人?」 時間回到演武堂之中。

此時的高台之上,黑色光柱直射雲霄,標誌著鬼族布下的陣法已經設成。

「我不信!」李白凌大喝一聲!

已經滿身裂痕的屠鬼劍再次光芒亮起,化作一道虹光,極速向黑柱射去。

轟!

一聲爆炸從祭壇上響起,劇烈的火焰衝天而上。

待煙霧散去之後,黑柱仍舊毫髮無損,只有孤零零的劍柄掉落在祭壇上,屠鬼劍至此隕滅。

作為劍主的李白凌剛剛的一擊已經凝聚自己全身的勁力,然而已經太遲,他的搏命一擊毫無用處,隨著屠鬼劍的隕落,李白凌更是再次重傷,直接跌落在地,不省人事了。

就在這時,從高空中傳來極速的音爆聲,一道劍光劃破空氣,向祭壇橫擊。

眾人忍不住欣喜,那是廖大先生的飛劍,他一定能毀掉祭壇。

極速的飛劍直接擦出火花,與黑柱產生碰撞。

呲!刺耳的聲音傳來。

令人失望的是,緊接著砰的一聲,飛劍再次被彈飛出去,然後回到已經在上空中出現的人影手中。

而此時,另一邊鬼龍與疾風的激戰也由鬼龍主動退讓,暫停了下來。

汪天夏迅速出現在他身後,如同一名護衛一樣。另一邊的鬼馬也脫身來到鬼龍身邊,二人笑容滿面,已經勝券在握一般。

「廖大先生,沒用的,黑柱乃是由大人的血肉鑄成,天下無人能破,你更不用說了,所以認命吧,各位。」鬼龍對著眾人不屑道。

廖大先生拿起飛劍,看到劍尖已經崩出一個口子,臉色難看許多。

「老夫還不信邪了,打不破你這陣法。」廖大先生大喝道。

飛劍再起,劍身傳來嗡嗡的劍鳴聲,剎那間風雲變幻,劍與雲交融,形成一把數十米長的巨劍。

「斬!」

雲霧巨劍挾帶著劇烈的罡風,狠狠向黑柱劈去,砰的一聲巨響,颳起迅猛的狂風。

一擊不成,巨劍再起,又是一劍劈斬在黑柱上。

於是,轟鳴聲不斷傳來,巨劍不停歇地斬擊在黑柱上。

站在附近的鬼龍與鬼馬笑眯眯地看著廖大先生不斷地揮劍攻擊著黑柱,任由對方施展,一點都不在意。

隨著斬擊聲的不斷傳來,眾人的心慢慢沉到谷底。

因為,黑柱依舊保持著原狀,剛剛那恐怖的斬擊對它一點作用都沒有。

最後一次劈斬后,雲之巨劍消散,飛劍再次回到廖大先生手中。

此時的飛劍已經裂紋密布,而廖大先生也開始胸口起伏,顯然剛剛的攻擊對他來說,消耗也是巨大的。

黑柱的光芒再次亮起,一股靈壓席捲而來,眾人的氣息跟著跌落。

「好了認命吧,再怎麼費勁也是毀不掉,乖乖加入我們鬼族吧。」鬼龍舉起雙手,得意道。

蔡妍跌倒在地,喃喃自語道:「就差一秒……就一秒……」

失魂落魄的她留下悔恨的淚水,剛剛為何不早點將李白凌救起,如果能再早多一秒,也許,李白凌就能把陣法毀了。

可惜,人生沒有後悔葯,也許只是也許,如果也只是如果。

眾武生茫然地看著壓抑的黑柱與漆黑的天空,已經不知該做什麼。

面前的鬼陣,連大先生的攻擊都能無視,他們又能做什麼呢?

絕望之感,瞬間瀰漫在眾人心頭。

秦戈頹喪地放下雙手,茫然地問道:「周川,我們輸了嗎?」

「不!我們還沒輸。」一道堅定不移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讓他渾身一震。

辰九游凝望著遠處的黑色光柱。

他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這個感覺,當黑柱出現之時,他的身體傳來了強烈的饑渴感。

辰九游雖然不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但他有種直覺,此時,該他出場結束這場戰鬥了。

在眾人迷茫之時,一道聲音傳出:

「我們還沒輸!我能破壞這個黑柱!」

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只見有道身影逆流而上,向祭壇飛奔而去。

辰九游看到眾人不為所動,喝道:

「相信我!我能做到!」

該說的,辰九游已經說了,如今就看自己能不能解決這個關鍵的黑柱了。

鬼龍看到此景,本想不屑一顧,卻突然感到不妙,強者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鬼龍也不意外。

雖然知道那小小的後天武者根本不可能破壞得了道境武者都無法破壞的黑柱,但鬼龍卻不會過於迷信,而是選擇相信自己的感覺。

「攔住他!」鬼龍大喝。

鬼馬雖然不知道鬼龍的想法,但還是本能地按照指令向辰九游奔去。

辰九游看到此景,心中一急,速度更快了。

這時,卻有一人持棍沖向了鬼馬,那人喊道:「你們是廢了嗎?選擇相信他一次啊!」

隨著古戰的一聲大喝,眾人回過神來,全部動身向鬼龍的方向衝去。

雖然他們下意識也會以為辰九游會大概率地失敗,但不妨礙辰九游成為他們唯一的希望。

天穹武院,這一次,選擇相信辰九游。

疾風再次攔截在鬼龍身前,不讓半步,另一邊的汪天夏也被廖大先生糾纏著。

底下的武生們悍不畏死地攔截住鬼馬的步伐,儘管鬼馬擁有著巨力,但也一時無法攻破武生們的阻撓。

………

多年以後,已經地榜第三的盤龍斗者古戰每當回憶起這一場武州保衛戰時,都不禁感慨。

當年,絕望籠罩之時,如果不是他們選擇相信辰九游,也許那一年他們已經成為了埋地荒骨。

武州也不會有如今日般繁華昌盛。

也許是他們命不該絕,也許是老天憐憫,不得不說,武州那一天是幸運的。

全天下能破壞黑柱的只有那人,而那人又剛好來到了武州,來到了黑柱的面前。

而他們又剛好沒有放棄………

………

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辰九游在毫無阻攔的情況下,順利登上高台,來到黑柱面前。

來到黑柱之前後,辰九游才感覺到一股壓抑感襲上心頭,體內的氣勁好似被什麼堵塞了一樣,只能沉積於體內不得動彈。

感受到體內傳來的清晰的饑渴感,辰九游確認了下,沒有錯,他有這個感覺,不是錯覺。

身體的慾望好似想讓他吞噬掉眼前那漂浮在前方的六顆血色石磚。

深吸口氣,辰九游慢慢伸出雙手,即將觸摸到黑柱時。

遠方傳來一聲怒吼:

「不!」

辰九游順著聲音望去,剛好與氣急敗壞的鬼龍對視一眼。

鬼龍的眼中滿是殺意與威脅,讓人一看,就膽戰心驚。

辰九游微微一笑,然後在鬼龍的眼前,伸手捅進黑柱之中。

看到此景,眾人希望萌生,如一顆幼苗從心田中發芽生長。

要知道,那黑柱可是連廖大先生都攻不破的存在,如今辰九游竟然能伸手進入到黑柱之中,豈不是說真有可能成功。

但其實辰九游也不好受。

因為是在黑柱之中,眾人看不到辰九游伸進去的雙臂此時是何模樣。

如果有人在黑柱之中,就會看到,辰九游的手臂上的皮膚已經消失不見。

只剩下血紅色,不斷流著鮮血的手臂。可能是在穿越黑柱時,被其衝擊所受的傷勢。

辰九游忍著刮皮之痛,慢慢靠近那六顆血色石磚。

在離此一尺之遠時,辰九游心中默念:

「系統,全部吸收!」

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手掌間出現,那懸浮於空中的石磚劇烈抖動起來,想要逃走,卻被吸力牢牢吸住。

辰九游微微一笑,他沒有猜錯,那股強烈的饑渴感,是他體內的系統傳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