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林小美女的要求,秦景怔了怔。

「我師兄說,山下的小姑娘最喜歡被別人叫美女,所以……林小美女你是不喜歡嗎?」

秦景滿臉疑惑。

聽了秦景的解釋,林美奇終於知道秦景對自己稱呼顯得怪異的原因。

「你師兄是哪年回去的?」

「五年前。」秦景老實回答。

所以這麼一看,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你師兄教給你的稱呼已經過時了,現在不流行叫美女,流行叫小姐姐~」

秦景聽聞,愣了愣。

「那……林小姐姐?」他皺起眉頭,「可是我比你年紀大,叫林姐姐不合適吧?」

林美奇:……

「你還是叫林小美女吧……」

和特殊事件管理局的王豹,以及新入職的秦景聊了幾句,當雙方發現大家實在沒什麼好聊的之後,兩人就離開了。

林美奇也隨之走出校長辦公室,剛剛拎起放在門口牆邊的寵物籠子,準備帶着小黑貓離開,就被一臉笑意的張校長留住了。

張校長寶貝般的拿着手中的錦旗,欲意何為,相當明顯!

反正對林美奇來說也沒有用處的東西,她隨口一句,就把錦旗送了人。

得到榮譽錦旗的張校長心滿意足,對於他們學校的林美奇同學,印象簡直好到極點!

而林美奇直到此刻才明白,原來普通人類的快樂是這麼簡單。

自己……還要好好的學習做人啊~! ,

第516章

她想站起來,但疼,又捂著肚子,蹲下了。

一臉蒼白,汗水密布。

「走吧,我抱你回車裡,先緊急處理一下。」

話音落,宋三喜抱起了她。

「啊……」林洛嬌驚呼,心跳直接加速。

腹中如針扎。

情不自禁,摟住了他的脖子。

這狀態,曖昧了點。

典型的,公主抱,羨煞旁人。

甚至,有對夜遊的情侶,女的說:「老公,我也要抱抱。」

男人鬱悶:「我抱不動你……」

女的:「你不愛我了!哼!」

「好好好……」

男人太難了。女朋友,有點胖。

但,還得抱。

哪像宋三喜這邊,這麼輕鬆。

宋三喜本來就有力量。

林洛嬌,別看高挑,身形線條飽滿,可最多一百斤啊!

輕輕鬆鬆的。

那邊的男人,看著林洛嬌的馬靴長腿,一邊抱著胖女友,一邊羨慕流口水。

但,宋先生其實也不輕鬆。

反而,有點折磨人。

這接觸,宋三喜感覺香氣撲面。

林洛嬌的小臉,若有若無的,碰擦著他的臉。

宋先生,很難受。

大步走著。

感覺,有什麼不聽話了。

太不聽話了!

先生是管教不了的,這得程映雪教授來想辦法。

林洛嬌,也明顯感覺到了。

她,更羞澀。

閉眼,咬牙,肚子又疼。

這情境,令人哭笑不得。

實在沒想到,宋先生如此敏·感。

總之,林洛嬌雖然疼,但感覺很幸福。

宋先生給人安全感,給人幸福感。

哪怕,她覺得有些事,根本不敢去奢望。

但此時,只有宋先生在愛護著她。

五六分鐘后,回到她的車裡。

賓士S的後門打開,宋三喜將她平放在座位上。

林洛嬌,羞澀的瞟了一眼他。兩腮通紅,趕緊閉上了雙眼。

夜光下,天生麗質的嫩臉蛋兒,更加俏艷。

宋三喜看了一眼,真想暴走。

感覺有點丟人了。

宋三喜咳嗽一聲,

「那啥,洛嬌,你忍一忍,我給你按摩一下,能緩過來的。」

「嗯……」

林洛嬌聲音細弱,如柔絲輕顫,撩人心弦。

此時,恰如少女般的羞澀。

宋三喜深吸幾口氣,但感覺實在控制不了。

索性,隨它去吧,愛咋咋!

他,隔著緊繃的冬裙,開始展開了婦·科按摩手法。

十指靈動,不停的工作起來。

以小腹為中心,先四面擴散式的按摩,然後逐步集火痛點的穴位。

甚至,連眼睛都閉上了。

他,有熟練的醫技,不用看,也知道穴位。

反正,看了更加上火,還不如不看。

林洛嬌,漸漸感覺舒適起來。

痛感,在漸漸消失。

內心,喜悅,驚訝,佩服。

甚至睜開眼睛,偷看。

結果,她,差點笑出聲來。

宋先生,真的,好像一個,羞澀的大男孩。

他居然閉著眼。

手法卻不亂。

真是厲害。 當天下午,天心草封號斗羅,心萱住處。

比比東穿着宮裝來此,並不敲門,徑直走了進去,一路往裏,就見到心萱像往常那樣躺在搖椅上,心芊芊手上握著一朵花瓣,在旁邊坐着,祖孫兩人怡然自得。

「教皇大人來了啊,恕老朽不能起身相迎。」

語氣非常平淡,搖椅動都沒有動一下,沒幾年好活了,教皇又能拿她一個老傢伙如何,今天上午不參會又如何。

比比東來到旁邊,眼中紫黑色的光芒出現,陰冷並稍有邪惡的氣息散發出來,開口說道,

「下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我打算拿出一塊十萬年魂骨作為獎勵。聽聞獨孤博葯圃里有一些仙草,可以提升天賦,增強實力。我已經承諾為他孫女獨孤雁無條件提供前五塊魂骨,以換取部分仙草的所有權和葯圃的使用權,如今整個武魂殿內就只有你一個人能在最短時間內研究清楚這些仙草。」

話落,心芊芊直接站起身來,對比比東怒目而視,手上花朵被她用力捏爛。

心萱睜開眼,慢慢坐起身,比比東話里的意思很明確。

武魂殿要給獨孤博孫女魂骨,還要拿出至寶十萬年魂骨去魂師大賽上冒風險,要是自己不願意去獨孤博葯圃一趟,一是不能及時研究、使用這些仙品藥草,有些浪費;二是沒得到藥草增強的七位魂師大賽參賽者可能會輸掉十萬年魂骨;三是強行服用藥草的七位參賽者可能出現意外。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這條命又算得了什麼?

苟活下去,五年、三年,還是一年有什麼區別?教皇不會在乎,其他人會在乎嗎?一個強硬的糟老婆子,死後只剩下一個孫女,誰會真心在乎?今天教皇只是一個人前來,自己要是拒絕,以後門檻都會被人踏破。

「教皇大人好手段。」

三塊通魂玉簡被比比東拿出來,遞了過去,「芊芊會成為魂師大賽參賽人員之一,這是另外三位,你挑一個。」

「無所謂」,心芊芊隨手接過一枚玉簡,直接塞入了儲物魂導器。

「你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