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來客棧門口,三個壯漢正在竊竊私語。

「你確定那個丫頭就在這家客棧里?」

「我確定,我親眼看見她跟那兩個男的進去的。」

「那那兩個男的呢?」

「他們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不過我可以肯定,那個女孩還在樓上。」

「好,我們進去。」

三個帶着斗笠的持劍男子直接進入了客棧中。

「三位客官裏邊請,請問是打尖還是住店啊?」店小二連忙歡笑着迎了上來。

領頭的男子二話不說,直接拿出了一錠大元寶,小二的眼睛瞬間就亮了。

「既不打尖也不住店,就是想向你們打聽件事。」

店裏的客人見突然進來的三人如此高調,瞬間一個個都是好奇的看了過來,其中有一個同樣頭戴斗笠,斗笠周圍還有黑面紗遮擋的人。

此人身穿一身藍色邊條的夜行衣,而且看她那婀娜的身材,應該是個女子無疑。

「不知客官欲打聽何事啊?」小二連忙接過了那大元寶,一臉歡笑着應道。

就連櫃枱的掌柜的也是走了過來。

「我想問下,今天中午是不是有兩個男的帶着一女孩來投宿?」

「這。。」

聽到這話,原本拿着元寶一臉歡喜的小二愣住了,對方問得好像是小六一行,不過看對方這來勢洶洶的樣子,好似來者不善。

「不知客官問這個,是有何貴幹?」

小二好奇的詢問道,原本他拿了銀子只需要把事情告訴對方就行了的。保護客戶私隱,古代可沒有這個東西,而且別人的私隱哪有自己手裏的元寶值錢啊。

不過由於小六中午給他的感覺很好,不像是一般人,所以他也是下意識的不想出賣小六,故而才有此一問。

「拿了錢如實回答就行了,哪來那麼多的廢話。」不過他的問話卻是惹惱了另一個斗笠男。

聽着男子那惡劣的語氣,小二也是直接說道:「沒有,沒見過。」

而至於銀子自然是塞兜里了,哪裏有還回去的道理。

「馬勒個吧的,老子親眼看着他們走進來的,你跟我說沒有。」剛剛那態度惡劣的斗笠男子,直接一把就抓住了小二衣服,將他拉到身前質問到。 不一會兒,李元就從樓上下來了,只是他那臉色卻有些難看。

「你們還是跟我上去看看吧。」

大家跟著李元到了二樓中間的一個房間。

門口並沒有如林子洛實驗室那般的照片,問他,他也不知道這是誰的實驗室。

平常他都是專心研究,除了師兄弟們,也就認識那些跟他做差不多方向的幾個實驗室的人。

見林子洛也說不出個什麼,大家乾脆直接進去了。

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讓李元看完臉色那麼差。

「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大叔,你注意靈兒。」

李元上前開門,同時提醒大家。

「嘔。」

門打開的一瞬間,不知道誰直接扭頭乾嘔起來。

「這些都是人的。」

大叔直接第一時間遮住了陸靈的眼睛。

只見房間內靠近外面的一側,擺放著一個個營養倉,裡面泡著各種器官,其中甚至還有一個人,一個看上去完整的人。

「剛剛應該就是她跟靈兒求救的。」

李元指著那個人對大家說,剛剛進來的時候他已經探查過了,這裡面唯一還算是生命就是她了。

「她,她還活著?」

張寶榮看向那個女孩,營養倉內的是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女孩,穿著一襲白色連衣裙,在那綠色的溶液裡面,靜靜的閉著眼,就好像睡著了一般。

「她好像不用呼吸,她是人還是喪屍?」

陸靈不知道什麼時候扒開了擋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指,看到了那個女孩。

人?喪屍?

人是需要呼吸的,而那個女孩卻能夠在水裡,但是她又沒有喪屍的特徵。

「你們看這個!」

林子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牆邊的一張桌子旁,手裡拿著一個文件夾。

上面表頭幾個大字——實驗記錄。

「太過分了!這人真是喪心病狂。」

看完那份實驗記錄,大家都很生氣。

原來女孩是這末世的倖存者,末世來臨沒多久,她就被抓了進來,被作為實驗對象而研究。

大家進來之後卻沒有碰到一個人,不知道做實驗的那個人去哪了,還有他是不是跟製造那個怪物的是同一個人。

「林哥哥,你知道怎麼救她嗎?直接把那個打破就行嗎?」

陸靈看完也是義憤填膺,她看著那個女孩,攥起了小拳頭。

既然你向我求救了,那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

「顯然那營養液不僅是用來維持她生命的,我得回去研究一下,才能判斷。」

那實驗記錄上顯示女孩已經被注射了好幾次藥物,突然被放出來,女孩很有可能會直接死亡。

「那我先把她收進去。」

陸靈點了點頭,無論如何要把女孩帶走。

「好,把這些也帶上吧。」

林子洛嘆了口氣,不知不覺間壓在他身上的擔子越來越多了,必須要找人來分擔一下才行。

害怕這實驗室的人突然回來,陸靈感覺收完東西,大家快速撤離。

從大門出去,外面本來被清理乾淨的街道又有一些喪屍出現。

想了想,大家又再次回到了那個天文館。。 「可是!在你們村,我手機沒有信號,電話打不出去啊!我總不能當着坤叔的面,用他家的座機打電話吧?那樣的話,一下子就暴露了我的謊言!」

王詩語道,「要不,你現在帶我出村吧!去雲河縣裏,讓我打個電話!」

「不用!」

沈勇笑着搖了搖頭道,「你的手機沒信號!我的有啊!你可以用我的手機!」

說完,沈勇從兜里掏出手機,遞向王詩語。

王詩語接過手機,看了看,一臉嫌棄地問道:「就這?什麼破手機啊!弄得花里胡哨的!它會有信號?」

顯然,王詩語和沈勇一樣,根本不知道傻瓜手機的真正價值!

「咋滴?用智能機用久了!不會用功能機了嗎?」

沈勇問道。

「會!會!」

王詩語按開傻瓜手機一看,果然有信號,也沒有多問,隨即撥通了一個號碼。

這個號碼是王家俊的!

王家俊是王詩語的親哥哥!

電話接通之後,王詩語開口就讓她哥給她的銀行卡里轉兩個億,其他的什麼也沒說。

對面的王家俊就好像「扶妹魔」一樣,竟然立刻就答應了,還說三分鐘就到賬!

對於王詩語的這波操作,沈勇在心裏給她豎了個大拇指!

有錢人的世界,窮人真的很難理解啊!

讓哥哥給兩個億,就好像給兩塊錢一樣簡單!

「哈哈!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救成功!」

王詩語打完電話,激動地抱着沈勇的胳膊,又蹦又跳!

「嗯!這次自救成功了!以後可不要再做傻事了啊!」

沈勇摸著王詩語的頭道。

「勇哥哥!你真好!今晚你就別睡牛棚了!你房間的床也不算小,睡得下我們兩個人的!你就陪我一晚嘛!」

王詩語拉着沈勇的胳膊道。

「打住!我可不是你親哥!我已經警告過你了!別挑戰我的荷爾蒙!」

沈勇道。

「可是,人家第一次在你家過夜,有點害怕嘛!」

王詩語粘著沈勇道。

「有我在,你不應該更害怕嗎?你就不怕我吃了你?」

沈勇問道。

「不怕啊!你敢強吃我,我就敢留證據!到時候,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王詩語道,「我可是有三千多萬粉絲的人嘍!我前些天就替我表妹都梅竹曝光了一個渣男明星!」

「行吧!服了你了!那我再陪你一會,等你睡著了,我再走!」

沈勇道。

「好呀!好呀!」

王詩語興奮地道。

沈勇一直陪着王詩語直到深夜,這期間也不能幹陪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