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也從他腰后環過去,拉住了馬匹的韁繩。

艾青的那匹馬被鬆開了也乖乖的跟在旁邊,白馬跑的多快,它便跑的多快。

而換了艾青之後,白馬也安穩了許多。

「馬兒有靈性,它若是感到焦躁不安了,只怕是感知到了什麼危險。」

「我那匹馬是在坊間馬市裏買的,少了些山林之間的野性與靈性,這白馬倒真是匹好馬。」艾青一邊說着,一邊將人環的更緊了一些。

「這樣,不是很方便吧。」林懷之有些猶豫的開口。

他比艾青要高上許多,這會兒他在前面,豈不是要擋住了艾青的全部視線。

艾青假裝沒聽見。

這麼光明正大的摟着眼前人的感覺不要太好。

她一甩韁繩,白馬已經撒開了長腿。

「懷之在前面,便是我的眼睛,沒有區別。」

追上馮川的時候,他正在灘塗邊兒上生氣。

「這水是從山上下來的,內里最深處我剛剛試過了,有一米左右。小青兒,你是打算怎麼過去。」

「自然是走過去,一米你還能游過去?」

「你故意的把,我是問你要不要繞路。」

「知道我是故意的你還要問。」

臨近水邊,白馬顯得愈發焦躁不安了。

無論艾青怎麼催動韁繩,白馬都不願意跟着再往前面走了。

「你是怎麼探路的?」

「這水沒什麼問題啊。」馮川擰著眉頭往水邊走了兩步,「瞧瞧,清澈見底,底下不過有幾塊鵝卵石,這麼乾淨的水,倒是想叫人解一解渴……」

被打臉只需要一瞬間。

比方說,眼前這些突然翻了肚皮,鱗片還被腐蝕的斑斑落落的黑鯉魚。

前後不過數息,附近已經浮起了不知是多少條魚。

「好厲害的毒。」馮川趕忙往後退了一步,「這是誰這麼歹毒,竟將毒下到活水裏,嘖嘖,這得塗炭多少生靈,不說這些魚兒,這水往山下流去,總有山民會吃上這裏的水,嘖嘖,這得是多少的殺孽。」

「現在川兒哥你的敏感程度還沒一匹馬來的厲害。」艾青晃着腦袋,眼神鄙視。

「……別看現在你嘲諷我,以後有你求着我的時候。」

「只是誰沒事兒往這河裏下了這麼多的毒,還早不下晚不下,偏偏我們要經過的時候下。」

艾青反手抓住自己背後的弓,拉到身前,左手同時摸了兩隻長箭拿在手裏。

「我可能知道是誰了。」

「誰啊,我認識么?」馮川掃了兩下自己額邊散落的發,左手托著右手手肘部位,一副我在沉思的樣子。

「懷之該是見過的。」艾青舔舔嘴唇,「那天為了爭支簪子,招惹了一個小少爺。」

「你居然墮落到買女人的飾品了!」馮川瞪大眼睛,關注重點果然與眾不同。

「是不是林懷之頭上的那支,我就說,這個傢伙一身紅色,怎麼突然戴了個藍色物件。」

白馬不安的在地面上踢踏着蹄子。

「給本少爺殺!」林中突然傳出一道喝令。

話語聲落下,林中突然躥出了三個黑衣人,風馳電掣般轉眼便到了三人面前。

匕首冷硬的光芒幾乎在瞬間就分別在三人眼前亮了起來。

艾青反應迅速的抬起左腿,直接將站在身旁的林懷之勾到自己身後,兩手彎弓搭箭,一架兩支,同時指向兩人。

「難得考驗近程射獵的機會了。」

「雖然你們要殺我,但是呢,本姑……本公子今天心情好,留你們一命。」艾青勾著唇角,那兩隻箭已然穿透了兩人身體,將兩人的攻勢徹底帶飛。

還沒來得及看馮川是否解決了對手,背後突然傳出了轟然巨響。

伴隨着嘩啦啦的水聲,無數水花被掀起。

水雷子!

艾青迅速反應過來,卻無能為力。

靠!腐蝕性那麼強的毒,就算有馮川,估計她也要毀容了吧。

她腦子裏剛剛轉過這個念頭,就被人轉了一個個兒,緊緊的抱在了懷裏。

她整個人都被埋進烈火般的紅袍,一張小臉在衣襟中藏的嚴嚴實實的,林懷之的下巴抵着她的頭頂,看上去瘦弱的人,此刻卻突然力氣大了起來。

艾青甚至都沒反應過來,只感覺抱着自己的人,身子開始難以抑制的顫抖起來。

直到聽到了兩聲壓抑著的痛苦悶哼,她才徹底清醒過來。 【被污染的極品築基丹:出自巫蠱門長老藍雪平之手,每顆築基丹內,都注入了噬魂蠱蟲卵。】

看完鑒定術彈出來的信息,王昊不禁神色大變。

姬若水沒有猜錯,這築基丹果然有大問題!

居然被注入了噬魂蠱蟲卵!

她的大皇兄,是真的想弄死她啊!

提到噬魂蠱,王昊不禁想起卧底張雨身份暴露后,突然被十幾隻金色蠱蟲吃掉腦子爆頭的恐怖畫面……

「張雨體內的噬魂蠱,應該也是巫蠱門給他種下的……」

「說不定也是出自這個藍雪平長老的手筆!」

「這麼說來,當時指使張雨謀害姬若水和我的人,十有八九就是那個『大皇兄』?!」

王昊稍一思考,就把很多線索串聯起來了。

雖然已經猜到仇家身份,王昊卻沒有很激動,依舊保持着淡然。

他還想試一試姬若水,看她知道多少內幕。

「這築基丹的確有問題。」

王昊故意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啊?丹藥有什麼問題?請師兄幫我解惑!」

姬若水表情震驚地開口。

「你知道巫蠱門的噬魂蠱嗎?」

王昊貌似隨意問道,其實已經在暗中觀察姬若水的反應。

「噬魂蠱?!」

姬若水瞬間雙眸睜大,絕美臉蛋變得慘白,好像一下子脫力了:

「師兄的意思是……這築基丹里有噬魂蠱?」

姬若水知道噬魂蠱,畢竟巫蠱門是完全依附姬家的勢力。

身為嫡公主,姬若水身邊雖然沒有巫蠱門弟子追隨,但她對巫蠱門的手段還是相當了解的。

噬魂蠱,是巫蠱門最歹毒的控制手段之一。

被種下噬魂蠱的人,平時根本不會察覺到噬魂蠱的存在,而一旦生出反心,就會被蠱蟲吞噬腦漿,爆頭而死,十分詭異……

王昊沉默點頭。

姬若水一下子愣住了。

雖然她猜到築基丹有問題,但她怎麼也沒想到,裏面居然放了噬魂蠱!

這手段也太惡毒了!

「大皇兄,真的就這麼想殺我嗎?」

一時間,姬若水感覺渾身冰冷,痛徹心扉。

「另外,我還要提醒你一句……」

王昊凝視姬若水,沉聲說道:「你初到恆水仙宗那天,遇到的刺殺,大概率也是送你丹藥這個人安排的……」

「……」

接連的打擊,使得姬若水已經徹底無語了。

她現在很想找大皇子對質……

並非不相信王昊,只是姬若水想不通,她的兄長,為什麼可以這麼冷血?

明明之前沒有什麼矛盾,卻可以毫不猶豫對她接連下毒手!

難道,叫姬無情的人,真就這麼無情嗎?

「看來她是真的不知情……」

王昊看到姬若水此刻的表現,才算真正相信她是無辜的。

「師兄,我想再求你一件事……」

姬若水語氣鄭重說道。

「說吧。」

「師兄能幫我把築基丹里的噬魂蠱蟲卵分離出來嗎?」

姬若水還想最後確認一下。

對於擁有鑒定術的王昊來說,這事不難。

當着姬若水的面,王昊倒出築基丹,根據鑒定術提示,很快從丹藥內部,分離出了一顆極其微小的半透明「珠子」。

這就是噬魂蠱蟲卵。

不僅如此,王昊還倒出第二顆築基丹,指點姬若水自己動手,又把第二顆噬魂蠱蟲卵分離出來了。

至此,姬若水內心徹底絕望,不再有絲毫懷疑。

「我敬愛的大皇兄,曾是我最崇拜的偶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