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四處無人,李峰發動摩托車溜回家了。

李峰迴家,正要把藥材放下。

見到馮藝和小佳兩個人正坐在客廳聊天。

李峰準備把藥材拿到庫房去,突然馮藝幸災樂禍道。

「李峰,你還有心思搞這些?你家隔壁金山叔回來了!」

「哦!回來了就回來了唄!我待會過去找他!」

「還帶回來一個帥哥!」

「有事說事,別跟我兜圈子!沒見我忙着呢嘛?」李峰一邊說話,手上卻沒有停下幹活。

「那是金山叔給婷婷妹妹帶回來的對象!」

李峰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但是瞬間又恢復了,說道:「你跟我說這些幹啥,那人家家裏的事!」

馮藝冷笑了一聲道:「別裝了!那可是你的青梅竹馬,你真的不好奇婷婷妹妹的對象長啥樣?」

馮藝說青梅竹馬的時候,一直在關注李峰的神情,可惜李峰一直在搬藥材,擋住了看不到。

但是馮藝沒注意到,小佳的表情更糟糕,特別是聽到青梅竹馬幾個字的時候。

也許是因為小佳本身就重病在身,臉色不好,所以馮藝才沒有察覺。

「馮藝這不是你的風格啊?你什麼時候這麼婆婆媽媽了?還關心村裏人的婚喪嫁娶了?」

李峰說的沒錯,馮藝向來是不關心李家莊村民的婚喪嫁娶的,儘管她是村官,但是她只是因為工作需要,想要幫助村民脫貧致富。

馮藝之所以這麼關心,那是因為關心李峰的態度。

好在李峰表現的很淡定,這次讓馮藝和小佳鬆了一口氣。

李峰搬完了藥材,又慢慢悠悠洗了個澡。這才決定去金山叔家看一看,還打着商量生意上的事情的旗號。

讓兩個女人不由得心中鄙視了一番。

李峰推門進入的時候,那個男子正在跟婷婷說話。

「金山叔,怎麼回來了也不跟我說一下,我去集鎮接你啊!」

「哦!小峰啊!今天是小鄧送我回家的!我給你介紹下!」

「小鄧,這個就是石更丸的發明人,金峰醫藥公司老總李峰!李峰,這個是市裏面浩天小貸公司老總,鄧浩天!」

「鄧總果然是年輕有為!」李峰正準備伸手握手,卻被鄧浩天無視了。

「這不是剛剛路上騎摩托車的小子嗎?怎麼樣?馬路上的灰好吃嗎?」

「嗯?那車就是鄧總開的啊?那我就祝你出入平安了!」

李金山覺得氣氛有點不好,便說和道:「誒!小峰你也坐。小鄧,李峰不是外人,是我家子侄輩!」

「金山叔!既然他是你家親戚,那我也就不避嫌了。剛剛我跟婷婷講的那些,你也聽到了。如果沒有什麼意見的話,我過段時間就帶着家裏長輩再上門。」

「嘿嘿!好說好說,只要婷婷同意,我們做父母的沒有意見!」

「這是怎麼回事?」李峰聽的雲里霧裏的。

「李峰是吧?這事跟你沒啥關係!不該打聽的別打聽!」鄧總說道。

「我不願意!」

坐在角落裏的李婷婷在見到李峰之後,感覺像是找到了依靠。也打破了一直以來的沉默。

「爸、媽!我不知道這個姓鄧的答應了你們什麼,總之,我是不會同意嘗試和他交往的!」

「婷婷!我剛剛跟你解釋的已經很清楚了!我並不要求你立即答應,我們可以試着從普通朋友交往,我想只要你給自己一個機會,我有自信讓你擁有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即便是你不考慮自己,難道你還不考慮一下你父母嗎?他們已經50歲了,天天在外面東奔西跑,不辛苦嗎?你不心疼嗎?只要給我一個機會,我可以保證,我會借錢給你父母還債!」

「你少來這裏裝好人,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大學里我就知道你是什麼人了!」

「那都是幾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小,什麼東西都不懂。現在我工作了,也成熟了。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

「婷婷,相信我!給我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我一定會給你榮華富貴的!」 亞瑟·維彌拉爾圖桑。

暮秋終於記全了他的名字。

兩人從通道出來以後,他們站在了一片崇山峻岭之上。

頭頂,黑色的太陽掛在高空。

腳下,灰霧環繞山腰,讓人無法看到山腳。

「這裡就是灰色紐帶通往四階迷陣的入口了。」亞瑟打破沉默,指向了山腳。

灰霧從山腰蔓延上來,一條小徑隱隱約約穿透灰霧,呈現在了他們面前。那條小徑似乎有生命,它一寸寸延伸變長,一直來到暮秋跟亞瑟腳下才停住。

一道七色光芒在小徑盡頭閃爍,亞瑟扭頭看向暮秋,「你肚子餓不餓?餓了我們找些吃的,不餓我們就進去。」

暮秋在通道里的時候頭就很暈,此刻她沒有胃口。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倦容,道,「不餓,我們走吧。」

就在她準備邁步時,亞瑟叫住了她,「程暮秋,進去以前我有必要給你普及一下常識,免得我們進去以後由於缺乏默契而在裡面浪費更多的時間。」

暮秋站定回過身來看向亞瑟,她做好了傾聽的準備。「你說。」她道。

「我一直認為剛入職的魂引師有太多老師教不是件好事,但為了彌補你老師對你常識理論的教育缺失,我準備給你補一課。」

說到這裡,他托著下巴微微一笑,「你知道魂引柱嗎?」

「不久前我聽A先生說過。」

「他還真是好為人師。」亞瑟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後提高音量道,「我不知道他跟你說了什麼,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克拉美奇和魂引柱的關係。」

「克拉美奇和魂引柱的關係?」

「是的,在此之前你要暫時忘掉以諾,把世界想成只有兩個。其中一個世界是你生活的世界奎恩,另一個世界是奎恩的影子烏。你可以把奎恩想成是真實存在的世界,而烏是虛無的世界,構成它的是一團灰霧。」

說到這裡,亞瑟停頓了片刻,好確定暮秋能不能跟上自己的思路。見她眼中有光,不像糊塗蟲,他繼續道,「奎恩有群人,他們擁有普通人所沒有的能力,我們把他們稱為超能者。這群超能者是怎麼聚集在一起的呢?就是某天某個時刻,他們陸陸續續進入了一片灰霧,那片灰霧就是烏。」

「剛開始,進入烏的超能者並不多,但漸漸地,他們人數多了起來。他們用意念將烏構建成了一個表面真實,實際虛無的世界。就像你進入一個模擬遊戲里,你能任意把它建成你想要的樣子,但遊戲里的世界再真實它也是假的。」

「隨著加入烏的超能者越來越多,烏這個虛擬世界也越來越大。為了更好的管理烏,超能者們開始立規矩,成立了自己的協會——魂引師協會。」

「烏原本只有一個魂引師協會,協會裡的成員可以任意出入烏,並在裡面自娛自樂。直到有天,一個傢伙出現了。他發現在烏的基礎上再構建一個虛無世界,能夠讓烏變成真實可觸的世界。」

「這個瘋子為了把烏變成真實世界,向魂協提議在烏的基礎上共同構建另一個虛擬世界,遭到了協會反對。魂協內部認為如果烏變成真實世界,勢必會威脅到真正的真實世界奎恩的安全。」

「協會的反對沒有動搖那人的想法。為了實現自己頭腦里那個瘋狂的念頭,那人背棄了魂協,開始自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虛擬世界。」

「最初,魂協的人認為他遲早會死在自己的瘋狂之下,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那人憑藉自己的一己之力真得創造了另一個虛無的世界,那個世界就是以諾的前身。」

「那時的以諾還是一片混沌之地,跟剛開始的烏一個樣。但隨著他創造的以諾越來越大,烏開始變得不受控制。魂引師們有了新的力量,他們能將自己選中的不是超能者的人從奎恩帶入烏。這造成了烏和奎恩兩個世界的邊界變得模糊,犯罪事件也逐年增加。」

「為了控制局勢,不讓世界陷入混亂,魂引師協會分成了兩組人,一組人掌管著烏的秩序,一組人掌管著奎恩的秩序,這兩組魂協都有一個共同目標,不讓魂協的人隨便拉入不是超能者的人出入烏,管理兩大魂協的機構世界管理局也是那時成立的。」

「世界管理局的成立,讓兩大魂協以為世界恢復了正常秩序。誰知他們又一次失算,他們低估了一群野心家。那群野心家來自魂協內部,他們的叛變將魂協徹底分裂成了兩股勢力。」

「背棄魂協的那群人叫背棄者,他們決心要尋找進入以諾的入口,找到那個創造以諾的瘋子。經過幾代背棄者的努力,他們終於找到了通往以諾的通道。只是他們沒能在以諾找到那個瘋子,卻找到了他留下的一本筆記。那本筆記詳細的介紹了他如何創造了以諾。」

「背棄者們得到這那本筆記,就像得到了寶藏。他們以為只要按照那個瘋子記錄的步驟就能創造一個跟以諾一樣的新世界。結果那瘋子留下的筆記沒有讓他們創造出另一個以諾,卻創造出了一隻怪物,它就是克拉美奇。」

「克拉美奇可能是那個瘋子咽下最後一口氣時所匯聚的怨念,它原本會跟著那個瘋子一起埋葬在以諾。因為那群背棄者的野心,他們給了那怪物生命。」

「克拉美奇的誕生徹底擾亂了三界的平衡。從它誕生的那一刻起,它就不停地吞噬著灰霧,三界的邊界也因為灰霧的變少而搖搖欲墜。如果克拉美奇不死,三界都將毀滅。為了保護奎恩和烏,世界管理局派出了成千上萬個魂引師與其決鬥。那場戰爭持續了千年,最後魂引師們死傷慘重。」

「就在戰鬥快要以失敗告終時,一個天才出現了,他將三界僅存的魂引師團結了起來,一起對付克拉美奇。魂引師的空前團結,孕育出了魂引柱。它像一座囚籠,囚禁了克拉美奇。」

「被關在囚籠里的克拉美奇並不老實,它總在找機會逃跑。最後,那位天才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了克拉美奇的永久封印,他就是以諾神話里的第一代黃爵爵爺依蘭。」

。 辰辰想了想好像也有道理,於是狠下心打算做一次賭注。

他將剛才拍的照片全部都發給了喬夜宸,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反應。

喬夜宸一直在別墅的門口沒有走。

他現在考慮是不是要在這附近買一棟別墅,來接近路棉心呢?

如果貿然來找她,可能會顯得有些唐突,甚至會讓她覺得有些排斥。

但是如果作為鄰居,經常碰面,也是在所難免的。

他不想對她糾纏不休,很怕她會覺得反感,所以只想用慢慢靠近的方式,在她身邊守護她,讓她感受到他的感情是真摯的。

這麼想着,他突然對司機說道:「老陳你幫我打聽一下這個別墅區有沒有別墅要賣,最好就是這一區域的。」

老陳立刻點了點頭,「好的,我明天就給你答覆。」

兩個小傢伙等了一會兒也沒有等到喬夜宸的回復,其實他們兩個的心情是挺緊張的,心臟始終砰砰砰的亂跳,有點不太敢面對現在的情況。

露露緊張的快要哭了,她真的很怕失去爸爸。

「哥哥,你說爸爸會不會看見照片里有媽媽,所以就不想理我們了,所以才沒有給我們回消息的?」

辰辰也不太確定,此時心裏也是心亂如麻。

但是在妹妹的面前自然要表現的成熟一點,最起碼不能讓妹妹看着,自己也緊張。

「我們還是先去洗澡吧!一會兒媽媽過來看我們兩個沒有洗澡會生氣的,說不定洗完澡,爸爸的消息就回過來了。」

露露也覺得好像挺有道理的,於是兩個小傢伙拿了換洗的睡衣,走進了浴室。

喬夜宸靠着車門站在外面點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望着燈火通明的別墅。

剛才他在外面就看見,好像是在給誰過生日。

他記得今天不是路棉心的生日,那會不會是兩個小傢伙的生日呢?是他的孩子的生日……

他真的很想走進去跟他們一起慶祝生日,可是卻被隔絕在這冰冷的大門之外。

明明裏面住着他愛的女人,跟他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可是卻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靠近他們。

只要一想到這些,他就更加心煩氣躁了。

他甚至不知道知道這些真相是好還是壞。

之前他已經做好了放棄的準備,可是現在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他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局面。

在商場向來他運籌帷幄。

可是在感情上,他好像一直都是猶豫不決,甚至判斷失誤。

即便是個成功的商人,又能怎麼樣,還不是留不住自己的老婆孩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