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摸金校尉,妲蒂作為嫡傳的摸金後人,懂得自然不比我少。東漢末年,曹操為了彌補軍餉不足,於是便設立了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取材,貼補軍用。

拿出兩根蠟燭來我背包就一下子癟了,自從來到鬼洞之後,我準備的東西掉了七七八八,能用的東西已經很少了,其中最佔位置的便是這些蠟燭,拿著背包,我不由嘆了口氣。

現在唯一還有點殺傷力的便是我的飛刀了,不過飛刀畢竟不是匕首,用著不方便,使用不了多久。當然,除了佛姐所贈的飛刀,事實上,這一套飛刀,上面還烙印著一些精美的圖案,而且鋒利的很,也結實的很,我自然捨不得用,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出手。

妲蒂見我拿出蠟燭,眼前一亮,笑道:「林坤,看來你這是打算班門弄斧啊,這有板有眼的很有一套嘛,我看你很有天賦,不如跟著我混,我帶你入門,做我的關門弟子如何?」

「這個嗎估計不行了,我要是喊你師傅,豈不是亂了輩分。」我給她拋了一個媚眼,「如果你是小龍女,我是楊過的話,我一定會好好考慮考慮!」

「滾!」妲蒂一聽,就想都不想便直接拒絕,「想得美!」

夢姐噗嗤一笑,說道:「林坤,你這死鬼,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占我們的便宜,小龍女和楊過都來了,真不害臊!」

「就是就是,這壞胚子相當的不靠譜,我真的是看走了眼,也不知道是倒了什麼霉了,竟然會跟了他!」妲蒂跟著夢姐就來了個落井下石。

我呵呵一笑,不以為意,說道:「各位娘子,你們這樣損自己的夫君真的好嗎,我要是被你們氣跑了,以後你們可就只能獨守空房了。」

「想來他一定是皮痒痒了。」許倩樂呵地說道,「就是欠收拾。」

「唉,小倩這話說的不錯,是好久沒收拾了,是時候要給他收收筋骨,省得他得意忘形,再到外面禍害良家婦女!」夢姐說著就開始擼起袖子,煞有架勢地要收拾我來。

我裝作害怕,連忙央求道:「好夢姐,你別生氣嘛,我就是開開玩笑,給我八個膽,我也不敢亂來啊。」

「呵呵,意思就是給你一百個膽子你就敢了?」

「你這是鑽牛角尖。」

「唉,我就鑽牛角尖了。」妲蒂冷笑道,「我好不容易開口想要收徒弟,你還拒絕,膽子不小啊。」

我搖了搖頭,忙是陪笑,心想這妲蒂才跟夢姐混了這麼一段時間,就深諳了夢姐的精髓,這損起人來還真不賴,一點不像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知心溫婉的妲蒂了。

「妲蒂,我那是開玩笑的額,你別介意!」

「行了,別說這麼多沒用的,快點點蠟燭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擺出個什麼花樣來。」

「妲蒂,你真不愧是正宗的摸金後人,你這話真是說到點子上了,首先呢,我要按照七星連珠的方式擺在這個水晶宮裡,然後……」

我話還沒說完,只見妲蒂搖了搖頭,說道:「行行行,不懂就別裝什麼大尾巴狼了,現在你就這麼兩隻蠟燭,哪有這麼多的燈啊!」

我低頭一看手裡拿的兩根蠟燭,咋舌道:「額……這個嚒……」

夢姐和許倩相視一笑,不懷好意地嘲笑起我來。

「妲蒂啊,你就給這混球露一手得了,叫他知道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夢姐說道。

妲蒂點了點頭,說道:「所謂人點燭鬼吹燈,今天我就叫你見識見識摸金校尉的手段!」

本來敗在自己的女人手裡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更何況妲蒂是正兒八經的摸金校尉,我這點三腳貓的手段自然登不上門面。於是,我便也睜大了眼睛,看著妲蒂使出摸金校尉的手段。

「現在只有兩隻蠟燭,該怎麼辦?要不我去弄幾支臭蠟燭來?」

「那些蠟燭有問題,千萬別碰!」許倩制止道。

「沒錯,這些蠟燭常年不滅,點了之後,我怕那鬼都吹不滅它!」我呵呵一笑,又開了個玩笑。

「兩根蠟燭已經足夠了,可以試試鎖光訣!」妲蒂說道,絲毫沒有收我的影響。

「鎖光訣?這可是一個新名詞。」我雖然不知道具體代表著什麼,但是聽起來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你少說話!」夢姐瞪了我一眼,「學著點!」

我連忙把自己的嘴捂上,這個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不能再繼續耽誤時間,畢竟那些懸棺已經是停到了半空,給我一種相當震撼的視覺效果。

這個紫色的水晶宮面積很大,一眼掃過去空蕩蕩一片,陰森恐怖,沒有任何的出路,或許有出路,但想要找到下一個機關,也必須需要一定的時間。

再者說,這些懸棺既然出現了,我們自然也不能真的不理會不是,如果那裡面有粽子的話,我們一定要解決,不然的話到時候粽子發飆,局面就會更為被動,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跟上次在雲河大墓之中所遇的懸棺不同,眼前的懸棺數目更多,且另有玄機在其中。上次雲河古墓之中的鐵索懸棺中所關的乃是那無頭將軍,能化九頭巨蟒,令人脊背發涼,現在想來,還隱隱望而生畏。

正是因為這樣的忌憚,所以我絲毫不敢大意,我沒有多想什麼,便迅速的按照妲蒂的囑咐把蠟燭點燃,然後妲蒂開始擺放蠟燭。這紫水晶宮大得驚人,即便是逛一圈估計也需要十幾分鐘的時間,妲蒂手持蠟燭需要時刻制定方位,畢竟是不能隨意擺放,因此這個過程十分耗費時間。

不過,我原本以為妲蒂會僅僅用兩根蠟燭來擺出什麼「鎖光訣」,然而事實並非如我所料。妲蒂擺放的所謂「鎖光訣」其實並不是用兩根蠟燭來完成,我後來仔細一想,也覺得自己想的過於天真,畢竟兩點成一線,無論怎麼放,都不過是一條直線罷了。

只見,妲蒂拿著蠟燭在水晶宮中來回地走動,不斷調整自己的步伐,而她手中的蠟燭並非是平行地端著,而是故意呈一個角度,讓裡面融化的蠟燭油滴落下來。

「夢姐,你知道妲蒂在幹嘛嗎?」我問一旁的夢姐道。

夢姐若有所思,但也是搖頭,說道:「我也不甚明白。」

「這是在擺七星連珠。」

「七星連珠?」我詫異道。

許倩的數理化水平相當高,這一點我早已領教,她對於圖形有著相當敏銳的判斷,所以她能夠清楚地了解妲蒂走的每一步,以及蠟珠滴下的軌跡,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圖形。

我不得不佩服妲蒂的手段,我只知道七星連珠要用七根蠟燭,沒想到她用蠟燭油也可以完成,而且這七星連珠顯得尤為專業,若是換一個人,恐怕讓他擺一個七星連珠簡單,但要是在這麼大範圍之中擺出一個七星連珠,那就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了。

等她擺好,我鬆了口氣,一臉崇拜的望著她,說道:「妲蒂,厲害厲害,做起事來也利索,你看你這七星連珠擺的多整齊,多工整啊!」

我咧了咧嘴,無奈的說,「現在好像沒有太多的時間扯這些東西了吧,胖子,我還指望著你弄出個門道來,趕緊的。」

「得得得,你也別誇我了,長時間不幹這活了,有點手生,點燃蠟燭后,還需要一些時間看蠟燭的反應,先看一看是否熄滅。」

「哦。」我茫然的點點頭,卻勾起了我的興趣。

話音未落,我就聽到古怪的聲音,好像有人拿拳頭砸什麼東西一樣。我一愣,看了一眼我身邊的許倩,她似乎也聽到了聲音,此時也是一臉警惕。

「難道是?」我心頭突然一條,望向了天空上的懸棺。

正此時,上面的棺材已經開始了劇烈的擺動,然後從裡面傳出拳拳轟擊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我和妲蒂對視一眼,「妲蒂,該不會是這些粽子還等不及我們蠟燭展現效果,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來吃東西吧?」

「看來是鎖光訣起作用了。」

「我還以為他們應該立馬乖乖束手就擒才對!」我苦笑了一聲,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危險?」

璟王爺端茶坐於高位置上,左側下方則是跪坐着吃着點心的叄印陣法師莫崖。正於雲層中急速飛行的銀霆暴鵬的鳴叫在殿內也仍然清晰可見,大殿中隱隱瀰漫着沁人心脾的梅花香,兩人則是在其中相談閑聊。

「對,王爺你也曾說過楠木山本身就有危險,」莫崖說道,「可這危險到底是什麼?」

「莫崖,以你之見,你覺得這種危險應該是什麼樣?」璟王爺不緊不慢地說道。

「我們大荒也有過幾次為小輩們組織的試煉比試,這我倒也清楚,」莫崖一邊回憶一邊笑着說道,「簡單些可能就是一些機關之術,難一些就會放一些實力頗為不錯的妖獸作為阻礙。只不過這楠木山……」

「楠木山中也有妖獸爭奪仙緣,還用妖獸作為危險阻礙就不合適了,難道要那些妖獸自己人打自己人?雖然想想那場面應該確實挺好玩的,」璟王爺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笑着說道,「不過據傳這次妖域一共只取得了三個爭奪仙緣的名額而已。妖獸從身體素質從內力渾厚上都比我們人族要強,各方都不大願意看到妖族後天大軍來爭奪仙緣。」

「三個?」莫崖吃了一驚,「妖域的那位大人不是向來強勢的很嗎?難道各方勢力不害怕妖域大舉進攻?」

「強勢?終究不是他自己的機緣,哪會那麼上心?」璟王爺嗤笑一聲說道,「至於妖域大舉進攻?我們各大勢力也並不是軟柿子,他妖域雖然勢大,但也不至於為了這事跟我們人族死拼。」

「這可是活生生在打妖域的臉啊。」莫崖哈哈笑着說道。

「說得不錯,」璟王爺也是嘴角微微上揚,「不過嘛,妖域那傢伙還是要面子的。權勢榜榜首的妖域就只有三個名額,這像什麼話?所以那老東西還是和我們談了個條件。」

「條件?」

「三個名額只是爭奪仙緣而已,妖域還派去的一些後天妖獸去搶焚源古楠,他們也都是不會去爭奪那最後的仙緣的,」璟王爺翻了翻白眼說道,「對那老傢伙來說還是焚源古楠更有用些,只要拿到更多焚源古楠,他也不在乎那什麼仙緣。」

「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這一轍……」莫崖聽得直搖頭。

「除了那三位,其他後天妖獸在大家眼裏也就是去湊數的,算不上威脅自然就無所謂了,」璟王爺說道,「不過楠木山中獨有的危險倒還不是這些後天妖獸,而是僅存於楠木山中的一種極為特別的異獸。」

璟王爺的眼中有着奇異的光芒,似乎沉浸在自己記憶的最深處尋找着什麼。

「根據以往的記載,每一次楠木山開啟都會出現這異獸,」過了半晌璟王爺才繼續說道,「這麼多次,但凡界至今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長得人不像人,獸不像獸,用的不是內力源氣,還會去攻擊讓它們感到不適的源氣,尤其是焚源古楠燃燒時散發的焚香源氣。」

「用的不是內力源氣?那就連感應判斷實力都做不到了啊。」莫崖也是極為疑惑。

璟王爺微微點了點頭:「雖然如此,但多交手幾次,自然心裏也有一個評判標準,只不過這異獸的實力的確頗為不凡。單個異獸就足以對那些未上榜的後天高手構成威脅,一旦它們群體行動就是榜上前幾位都很難脫身。」

「所以林軒他們一出手,不就會吸引來這些異獸嗎?」莫崖說道。

「那還好,如果帶有焚源古楠在身,這些異獸來得更快,」璟王爺點頭表示贊同說道,「就算是將焚源古楠放入納宇袋中,還是會有異香散出吸引異獸。」

「真要說起來,這一設計可真夠缺德的。」莫崖不由感嘆道。

「一飲一啄,福禍相依,」璟王爺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要得到如此寶物,自然要付出些代價和危險。也正因為楠木山中危險眾多,所以楠木山中也暗藏着其他寶物。」

「焚源古楠已經算是極佳的寶物了吧。」

「對於我們來說那是寶物,對於楠木山主人來說或許就是他平常修行的一個普通之所吧,」璟王爺帶着些許自嘲的口吻說道,「只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修行之地,那也是仙人的仙境……天地靈氣聚集之所,天材地寶生長之處,不然怎麼能稱得上是仙境?要是連這點寶物都沒有,那這仙人也太廢了,我都瞧不起他。」

璟王爺眯着眼睛又撇了撇嘴,似乎在想着什麼。

「僅僅是進入楠木山就有這麼多好處,這楠木山可正是一座寶山啊……」莫崖笑眯眯地說道,眼中還有着一絲嚮往,揶揄說道,「現在倒是有些羨慕那些小輩了,還能夠盡情廝殺爭奪寶物。」

「怎麼了?這麼多年沒動過手,寂寞了?」璟王爺咧嘴笑了,「要不王爺我,來跟你比劃比劃?你放心好了,不會有別人看見的。」

「咳……這就不必了。」莫崖吞下一大口滾燙的茶水,趕緊推辭道。

「不過你也不必如此羨慕,」璟王爺輕聲說道,「等這次楠木山事了,也是預兆著接下來就是屬於我們這些圓天高手的盛宴了……」

莫崖心中一驚,想到了什麼:「莫非……我還以為楠木山就是……」

「楠木山是仙人遺澤,只有後天高手能進,怎麼會是那座山呢?」璟王爺洒然一笑,聲音中有着些許期待地說道,「待到那時,如今這群後天小輩們也不知道會成長的何等境界,不只是我們所期待的林軒,或許也都能同我們一起攪動這凡界風雲了。」

他提着身上的華麗衣袍緩緩站了起來,莫崖則是緊跟其後,兩人穿過大殿推開金門,扶著朱紅的木欄,立於雲層之上俯瞰這片浩瀚天地,凝望着諸侯並立群英薈萃的世界。

……

楠木山仙緣的開啟已經過有三月的時間,如果根據諸多勢力的推算,進入楠木山仙境中的萬餘位後天高手在第一階段對焚源古楠地瘋狂爭搶之下,至少也應該死去了過半將近六成,淘汰掉了這萬餘位中實力最弱最渾水摸魚的那部分。

剩下的人中要麼是在潛龍榜上有名,具有絕對實力的人,要麼就是出門踩到狗屎,運氣實在好的有點誇張的傢伙。

「一進來就跟大哥分開了,」佟九一動不動地趴在一塊岩石上,好像打算把自己也裝成一塊石頭,「不過還好,我的運氣不錯,沒一下子就進入楠木山主峰,也沒遇到什麼強大的對手,倒是讓我活到了現在。」

佟九不敢動,但一雙眼睛卻是掙得老大,眼珠中的血絲表明了他為了警戒到底有幾天沒睡覺。他還是怕啊,因為他的實力在萬餘位進入楠木山的後天高手中還算是有點湊數的。比那些混進來的要強不少,畢竟領悟了人兵合一;又比那些排名靠前的差很多,畢竟沒修鍊偽源術,從內力精純上就比不過人家,更別說他的冥想法到現在還沒摸到摘星的邊。

「搞到了點焚源古楠,沒想到還有那種怪物……」佟九回想起自己之前僥倖幹掉別人搶到的焚源古楠,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一頭丑得不行的怪物給撲倒了,「還好自從進入楠木山之後,我一下子更敏銳了,要不然還真反應不過來。」

沒法子,三座山峰的範圍,萬餘人,實際上高手密度太大了!就是林軒要在這種環境中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被圍攻就完了。而佟九呢?那是硬生生壓抑住自己,把自己好好藏起來才躲過爭搶焚源古楠的那一場鬧劇。

不過一兩個月之後人明顯就少了很多,佟九這才敢出來,但也是謹慎謹慎再謹慎。因為大量的雜魚都被幹掉之後,真正的大佬就要開始動手了。

當時佟九剛剛睡醒,他花了五息時間才反應過來為什麼自己被埋在一棵大樹裏頭。上一次看到地動山搖還是之前林軒大哥爆發的時候,後來也遠遠地在楠木山的迷陣中見識過荒帝君臨時的陣仗,但這次不一樣,佟九好不容易從自己藏身的樹洞裏鑽了出來,發現這棵粗壯的古樹已經在戰鬥的餘波中徹底沒了,但遠處的那兩人還在瘋狂廝殺。

其中一少年腳踏飛劍在空中盤旋,速度極快,同時一手扔出一道晃眼的銀光,銀光的速度更快,佟九的眼睛都跟不上那銀光的速度。而被銀光所攻擊的那男子卻只是靜靜立於山頂,緩緩揮動手中的劍,以不變應萬變,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碧藍劍氣抵擋住銀光的一次次衝擊。

銀光被擊飛,劍氣飛舞,也許是因為只是後天的緣故,兩者影響的範圍並不大,整個戰場也不過百丈,但波及之處卻無一例外都是一片毀滅之景。

「他們真的只是後天高手嗎?」由於見過林軒發飆放出無盡狂風的場面,佟九還算能穩得住,只不過還是一邊無奈地感慨著一邊悄悄逃走免得被波及,「什麼時候我也能有這種陣仗出來?」

三個月過去,就是那楠木山主峰,佟九遠遠望去能看見的焚源古楠竟然也沒剩幾株了,之前稍微等一會就能看見人影,現在刻意尋找都找不到什麼生靈。經過擊退幾次那難纏的怪物,佟九也終於鞏固了自己的內力,好歹也能和之前的林軒媲美了。

「這幾天過來,發現了不少好東西,」佟九想起一路走來碰到的一系列天材地寶,「也難怪是仙境,什麼源石什麼靈藥都能看到,不過我也搶不到就是了。」

他不認識那些天地靈根,但看到那些為之爭奪的高手的實力,他也能大概猜測出那寶物的價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