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了點頭,「他們之後應該會來我們這裏,保護好熱熔炮,還有派出惡犬,希望他們能夠逃過惡犬的追捕吧!」說到這的時候,幾名亡靈族的戰士都是笑了起來。

惡犬是來自一個充滿了熔岩的星球,在佔領那裏之後,他們在殘酷的環境中找到了這種生物,並且蘇醒他們。他們是優秀的偵察兵和獵手。在蘇醒之後,甚至變得比以前更加可怕。

讓體型不是很大的惡犬去對付人類那孱弱的身形,甚至有些欺負人類的嫌疑。

不過這次,也正是因為惡犬的存在,他們才是能夠悄無聲息的侵入到這裏。若不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裏有個研究院,並且將信息傳遞出去的話,他們甚至能夠在冥王星上發展很久很久,直到足夠強大去面對整個人類聯盟。

。 見到有人過來了,老男人緩緩抬起了彷彿已經斷掉的頭,用一種空靈而陰冷的聲音說道:「你有事嗎?」

不知道為什麼,原來如此搞笑的穿搭在經過這一層聲音的渲染之後,秦義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恐怖。

將心中的情緒清空,秦義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我要購買情報。」

老男人粉紅色眼影之下幽黑的瞳孔似乎發出了一線光茫,頓了好幾秒鐘,他彷彿走神后回過神來一般,說道:「是嗎……那你說吧。」

秦義拿出上方令牌,說道:「這塊令牌指引了一座建築,我想要知道那座建築的所在。」

幽黑的眸子再度放光,老男人的手緩緩接過令牌,而後放在額頭上如同探體溫一般探著。過了好一會兒,老男人才將令牌還給秦義,而後用一種平靜之中帶著冷漠的語氣說道:「這個地方你還去不了,它在天上。」

「天上?」秦義忽然會想起艾伊斯曾經所說,這一期逃亡者新加入的一個場景似乎就有叫做「天空之城」的地方,莫非是那裡?

「那我該如何去往那裡?」秦義再問道。

「這是第二個問題,你得先付上一個問題的錢才能夠繼續提問。」老男人不緊不慢的說道,身子往後靠著椅子,翹著二郎腿的腳還一上一下很有規律的擺動著,帶著拖鞋也一起擺動。

秦義愣住了。

「我問你地方在哪裡,你回答一個天上,這就算回答我的問題了?」秦義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黑心的商家,這是來坑人的吧?

但老男人明顯沒有良心的覺悟,非但沒有回答,反而是繼續說道:「這是第三個問題,如果你要提問,還要加錢。」

蛤?秦義感覺自己的三觀正在被刷新著,難道說逃亡者里的商家都是這麼做生意的嗎?

「那麼……第一個問題的價格是多少。」秦義強忍著要錘他一拳的衝動,問道。

老男人沒有說話,而是緩緩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塊靈石?」秦義問道。

老男人把伸出的手指微微搖了搖,表明秦義所說的價格是錯誤的。

「一個獵殺幣?」秦義再問。

「不。」老男人又搖了搖手指,用一種慈祥的語氣慢悠悠的說道,「一百萬獵殺幣。」

「一……一百萬?」秦義整個人都不好了,「你確定你沒有說錯?」

你怎麼不去搶呢?

「老實付錢,不要賒賬,不要賴賬,要有道德,要有理想……」老男人索性閉上了眼睛,同念經一般緩緩念著。

秦義看著這怪異的一幕,走也不是停也不是,最後只能心中暗道一聲晦氣,然後把錢給付了。

「我如何去那裡?」秦義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老男人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神神叨叨的閉著眼睛,口中念念有詞,彷彿在念什麼咒語似的。

而後,老男人便說出了方法。

「飛。」

時間瞬間凝固了——

秦義沒有說話,但是取出了那把比人還高的黃金大寶劍,拿在手上拍了拍。

老男人的額頭滲出了幾滴汗水,但是卻極力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模樣,然後閉上眼睛開始念起了阿彌陀佛。

真的不怕嗎?

秦義一步一步走向了老男人。

劈里啪啦……

幾分鐘之後,秦義滿意的走出了商店,他不僅得到了天空城堡的信息,而且還沒花一分錢。

這就不得不表揚一下逃亡者節目商店的服務了,情報老人如此熱情,被秦義的道德與理念所感化,不但將秦義想要知道的情報都全盤托出,而且還堅決不收錢。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當然,慫貓可以作證,秦義的確是以理服人。

也許慫貓也受到了秦義的感召吧,現在的慫貓正經無比,趴在秦義的肩膀上就如同一個乖寶寶,可黏人了。

一切都在向著美好出發。

天空城堡就在天上,這是沒錯的。但是卻不能夠通過飛行進入天空城堡,必須要通過特殊的通道才能夠進入。

至於特殊通道的地點就在荒山迷霧中的平台,那裡有一個陣法,啟動之後可以開啟陣法,將人傳送到天空城堡的通道當中,從那裡前往天空城堡。

只是開啟陣法需要一種特殊的晶石——銀晶。

秦義對銀晶唯一的印象便是當初神風局為小念和佳佳兩人測試資質的時候,當時她們是通過銀晶來測試的,也只有這種特殊的水晶能夠有這種效果。

逃亡者世界並沒有銀晶,理論上來說根本不可能進入天空城堡。但是事無絕對,通過情報老人,秦義得知獵殺者之王的動力源並不是靈石,而是銀晶。也就是說,只要擊殺了獵殺者之王,他便能夠進入天空城堡了。

嗯,事情就是這麼艱難。

是的,艱難。

事情到獵殺者之王這一步就已經斷了,擊殺獵殺者之王?開玩笑呢。

獵殺者之王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靈元境,如今就算是秦義開啟搏鬥術,也只有逃跑的份。真正打起來,秦義光是破開獵殺者之王的護甲都夠喝一壺得了,跟不要說殺死獵殺者之王了,簡直天方夜譚!

整個逃亡者節目中,就沒有能夠和獵殺者之王抗衡的人。秦義很懷疑,節目組之所以讓獵殺者之王呆在城市廢墟當中不出來,恐怕就是不想一次性將所有人都搞死。

雖然說這一期逃亡者的實力空前強大,但節目安排的各種獵殺者也空前強大。

想來想去,在沒有其他任何線索的情況下,秦義也只能放棄集齊十一快令牌的想法。

慫貓在正經了好幾分鐘之後又恢復了原樣,抓著秦義的頭髮問道:「喂,人奴,本貓餓了,趕緊拿靈石給我!」

人奴?

秦義聽這稱為有點想笑,這隻貓是把自己當成什麼了?秦義懶得和這隻貓計較,隨手扔了一塊靈石,只見原本懶洋洋的白貓忽然就打了雞血一般跳了起來,然後直接在空中將靈石送入了嘴裡,還大喊著:「靈石靈石!我的靈石!都是我的!」

而後,秦義就聽到了這隻貓傳出來的滿意地嘎嘣脆的聲音。

秦義忽然很疑惑,是這隻貓真的牙口很好還是說它有特殊的方法消化靈石?

想到這裡,秦義忽然有了一個惡作劇的想法。他不動聲色的從山河圖中取出了一塊和靈石差不多模樣的石頭,然後把它扔向慫貓,說道:「諾,再給你一顆。」

「啊喵嗚喵嗚!靈石!」慫貓不假思索的沖了上來,然後直接咬住了秦義扔過去的那塊石頭。

磕——

「啊——喵嗚喵嗚喵嗚!人類你給我吃了什麼?怎麼這麼硬?嘎嘎嘎!本貓的牙要磕掉了!嗷嗚~哦哦~嗷嗚!」

慫貓磕到了石頭,因為太痛直接倒再地上搭起了滾,甚至還拿著兩隻前腳抓捂著嘴巴,發出了人類一般凄厲的慘叫。

秦義再也忍不住了,捂著肚子指著慫貓就大笑了起來。

幾分鐘之後。

一隻白貓一邊捂著嘴巴,一邊嚼著靈石,時不時發出嘎嘣脆的聲音,口中還不斷歌頌著秦義。

看起來它完全忘記了秦義的所作所為,但是秦義卻黑著臉,只因為他的臉上、胳膊上還有脖子上都有著好幾道叉叉,衣服也有好多地方被抓破了,那都是被貓抓的。

這隻貓發起狠來,秦義攔都攔不住,抓也抓不到,沒想到它竟然能夠爆發出這麼恐怖的速度。最後秦義忍不了了,只好拿出靈石來賄賂這隻貓。

最後在兩個政權友好相商之下,秦義答應了每天至少提供一塊靈石給貓作為補償,這場戰爭最終才得以停息。

不過秦義也有些奇怪,這隻貓連咬一塊普普通通的石頭都咯牙,它是怎麼把靈石咬得嘎嘣脆的啊?

秦義有心想問,但是慫貓總是一臉警惕的看著他,好像生怕他搶走它的靈石似的。看到慫貓這個樣子,秦義立刻就放棄了問話的念頭。真不知道靈石到底有多少吸引力,能夠讓這隻貓迷成這個樣子。

現在慫貓知道秦義有很多靈石以後,這是趕也趕不走了,就賴在秦義這兒了。不過也好,逃亡者世界充滿了危險,小念和佳佳兩人不能常常作伴,是不是和這隻慫貓拌嘴也好。

如今令牌收集被迫中斷,秦義其實可以把小念和佳佳兩人放出來了,但是他卻有些猶豫,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這隻慫貓。

他在糾結,到底要不要讓小念佳佳她們看到這隻貓?

這隻貓別看它如此兇惡,但是真的遇到危險的時候,絕對是跑得最快的那一個。這兩天下來,秦義和獵殺者戰鬥過無數次,但是從沒見這隻貓出過一次手。

每當秦義陷入苦戰的時候,它甚至還會在一旁嘲笑,氣得秦義差一點就想要拿刀去砍它了。

有一次,秦義碰上了高級獵殺者,還沒開戰時,這隻慫貓就嚇得跑到了十萬八千里遠,那速度讓秦義都望塵莫及。後面經歷了一番苦戰,秦義終於戰勝了高級獵殺者,沒想到那隻慫貓又跑回來了,美其名曰過來幫忙。

真是過來幫忙的嗎?恐怕是為了靈石吧?

秦義都不好意思拆穿它了。

最後,秦義還是不打算讓小念佳佳她們出來了。如今獵殺者的實力太強大了,而且出現得越來越頻發,高級獵殺者就連秦義都打得很吃力,要是遇上危險根本就沒有餘力保護她們。

就算是旅遊,她們也遊覽了大半個逃亡者世界了。 第15章紅燒肉和炒豆腐鬆

吃了紅燒魚後, 一家子心裡都暖烘烘的,陳翠月唸叨了一番,讓顧舜華以後別這麼破費:“都是自己家裡, 你買這個幹嘛, 你這日子還不知道怎麼着呢!”

一時又說:“趕明兒你舅媽還說帶過來兩斤紅燒肉,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當時高興是一回事, 可過後想想, 也覺得不靠譜,她那弟妹摳着呢,哪是能給她送東西的人!

於是便道:“明天我問問秀雅, 看看有賣剩下的點心渣子,我就要一點。”

合作社裡賣點心, 酥皮的點心難免會掉渣, 那點渣不多, 但時候長了也能堆下不少,點心渣拿出去賣當然便宜, 一毛錢能買一大包,不過這種一般都得消息靈通的,在喬秀雅那裡,有了點心渣子賣,她給人家通風報信, 這就是天大的人情。

顧全福抱着滿滿, 慢悠悠地說:“別念叨你那點點心渣子了, 你給我幾塊錢, 明天我買點豬頭肉吧。”

顧全福現在在飲食公司搬菜, 按說這裡面也有些油水,可之前被貼大字報, 家裡有些東西也都上繳了,他現在在單位小心翼翼的,從公家揩油的事從來不敢幹。

好在之前當廚子定級定檔高,哪怕現在搬菜了,工資依然在四十七塊錢的檔上,加上陳翠月一個月二十多塊錢,一家子的嚼裹纔夠用,要不然養三個孩子,那得喝西北風去了。

陳翠月管得緊,他一個月四十七塊錢的工資是原原本本上交給了陳翠月,自己因爲沒零花,連卷煙都戒了。

昨晚上睡前他就嘟噥着讓陳翠月給他幾塊錢,買點肉,陳翠月沒捨得,現在吃了顧舜華帶回來的胖頭魚,他正好再提提這事。

顧舜華洗着碗,眼皮子都沒擡一下:“爸,別浪費了,才吃了魚,趕明兒咱吃素就行。”

陳翠月也忙道:“大魚大肉吃多了膩歪,咱這魚還剩下一點,明天吃,過幾天再說買排骨的事。”

於是這個事自然就過去了。

收拾完了,陳翠月鋪牀,順便唸叨着顧舜華的事,犯愁這戶口,又問今天顧舜華都幹什麼了。

一時又提起來:“舜華,其實你喬姨給你介紹的那個區副食公司的經理,我看着應該不錯,聽說現在區副食公司要蓋房子,蓋的是樓房,到時候人家能分上樓房住,而且人家工資也高,待遇好,那不是咱們能比的!”

顧躍華旁邊一撇嘴,嚷嚷道:“媽,這種事,你得先問問,那經理腦袋上還有幾根毛,沒準成電燈泡了呢!”

陳翠月便呸了聲:“要你小子多嘴!”

顧舜華聽這話,根本沒吭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