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快走!」朱紅艷不顧身上的傷痛,趕緊起身,帶着朱雀門成員倉皇而逃。 江南曦拍開夜北梟的手,坐回自己的椅子,淡漠地說:「夜北梟,還真不是我矯情,而是我們真的不合適!你一直覺得是在幫我,其實是在害我!」

夜北梟眼眸一縮:「你怎麼會有這樣的誤解?」

江南曦冷笑一聲:「夜北梟,你故意給我裝傻是吧?」

夜北梟臉色一冷:「江南曦,我自認對你坦坦蕩蕩!」

江南曦冷哼一聲:「不承認?那我問你,昨天在江家,圍堵我的那些記者,是不是被你扣住了。」

夜北梟點頭:「是,我只是為你拿到江雲深收買記者,誣陷你的證據!」

「只是這樣嗎?沒有別的?」

夜北梟深眸看著江南曦,沒有說話。

江南曦又冷哼一聲:「你這樣做,不過是保護一個人而已!就連今天的事,應該與那個人也脫不了關係!」

夜北梟眸色深沉,臉色的表情,卻沒有什麼變化,「繼續說!」

江南曦的眼眸里,泛起一層猩紅,猩紅之上,還有著一層水光,水光中透著萬般的恨意。

「你非要我說明白嗎?」

夜北梟點頭:「必須!」

江南曦一咬牙:「好,既然你讓我說,我就說。其實這些事情的背後,都離不開一個人,那就應該是你的好妹妹,夜蘭舒!

昨天,她找過我,讓我離開你,離開高偉庭。我想,這不是她最主要的目的,她的主要目的應該是毀了我的名聲。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前天全網把我捧得高高的,稱我為神醫,就是為了想把我摔得更響吧?

她聯合江雲深,把我引到江家,才有了江家那精彩的一幕!」

夜北梟神色不動,「你為什麼會以為,這是蘭舒做的?」

江南曦又冷笑一聲:「因為那天高偉庭出現了,而江雲深和那些記者,卻依然有恃無恐,分明不怕高偉庭!而且,我和你的新聞,也上了熱搜,那些記者卻也不顧慮你的面子,還對我圍追堵截,說明了他們身後有靠山,根本不怕你,不怕高偉庭!

而你和高偉庭,不論怎樣,不論我怎樣,你們都不會傷害夜蘭舒!」

江南曦心裡冰冷冰冷的,眼睛紅得厲害,但是她還是忍著,不讓自己落淚。

他們都不值得!

夜北梟看著江南曦隱忍而又倔強的樣子,很是心疼。

他伸手就想抱她:「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證實了江南曦所有的猜測。

她狠狠地打開他的手,笑了,一如他和她初見時,她淡然而冰冷的樣子。

「其實無所謂的,畢竟她是你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是個多餘的!」

「你不是!」夜北梟低沉而鄭重地說。

江南曦卻淡然地擺擺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醫院裡的那一幕,成功讓江家母子翻身了。昨天晚上,我的那個,朋友,算是白忙活了!」

「那個人究竟是誰?」夜北梟眼眸陰鷙地問道。

他公司的網路高手,不計其數,全力追捕,竟然也沒有找到那個人的蛛絲馬跡。

江南曦笑了,笑得一臉驕傲:「你不需要知道他是誰,你主要知道,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個人就好!」

夜北梟的臉上漫捲起片暗沉的風暴:「他有多重要?」

江南曦笑得神采飛揚:「比我的命都重要!」 秦建英微一怔。

對啊,常衛明每月二十八塊工資,她如果能拿走二十塊,這就不會帶累娘家。

更重要的男人手上沒錢,就無法對另的女人有多好,那些女人不鬧起來才怪,那時衛明就知道誰好了,可她還是猶豫:「二十塊,能要到嗎?」

口氣終於鬆動了,蘇瀅立即道:「你現在就去說,某些做賊心虛的人怎麼會不同意?」

秦建英點點頭,可想了想,眼淚撲嗤嗤掉下來:「蘇瀅,你去打個電話給我大哥,讓他跟我爸媽說這事,要我爸媽同意我回,我才回。」

她是村裏第一個嫁到城裏的姑娘,當時那樣風光,父母一直引以為傲,她現在卻這樣狼狽回娘家,擺明是婆家對她不好,村裏人怎會不在背後嚼舌根?

那些人可不會說同情的話,不知要編排出多少她不賢惠不會持家的的閑話來,年邁的父母如何受得了?還不如她一人受罪好了。

蘇瀅馬上答應:「好,我去打電話。」

秦建英想到的蘇瀅也想到了,嫁出去的女兒突然要回娘家養胎,的確應該提前和老人說一聲,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

老人肯定要問起為什麼回家?這該怎麼回答?

肯定不能實話實說,不說別的,秦鋥知道就得打上門去把常衛明揍個半死。

蘇瀅話音剛落,秦鋥就端著個小搪瓷缸回來:「姑姑喝水。」

趁秦建英喝水,蘇瀅拉拉秦鋥的袖子,小聲說:「鋥哥哥你出來一下。」她想和秦鋥商量一下如何和秦家人說,才能順利帶秦建英回家。

醫院裏的聲音很嘈雜,可秦建英的耳朵極靈敏,蘇瀅的話才一出口,她就放下搪瓷缸問:「蘇瀅你喊秦鋥出去做什麼?」

蘇瀅尷笑道:「沒什麼,你不是要我去打電話給何奶奶他們嗎?我讓鋥哥哥陪我去。」

「一起去。」秦建英起身下床,幾口喝乾水放桌子上,不由分說要跟着走,蘇瀅也無法阻止,更無法找機會跟秦鋥說明並商量。

醫院設有長途電話座機,有專人守着按時收費,排到蘇瀅時她也沒想好要如何跟秦家人說。

秦建英跟在旁邊,蘇瀅已經答應她不能說實話,那要怎麼說才能秦家人什麼都不問,就讓秦建英回家?

一旦問出什麼讓秦建英難過的話,秦建英就有可能心塞不回家了。

後面排隊的人催,前面守電話的人用眼睛瞪着,秦建英強忍着的淚眼婆娑,還有秦鋥的欲言又止,蘇瀅只得拿起電話,撥通了馬關村村公所的電話。

這次響了很多聲,就在蘇瀅以為沒人接的時候,那頭突然就接起了:「喂,哪位?」

「秦伯伯是我。」蘇瀅多少還是有些激動,「您先拿紙來,把我這的電話號碼記下來,我跟您講的事您要去找秦爺爺他們商量后才能告訴我。」

「哦?」那邊秦建國叫着秦會計拿來紙筆,「蘇瀅你說。」

蘇瀅說了區號和電話號碼,然後道:「秦伯伯,我和鋥哥哥現在在錦城縣醫院,是陪着姑姑來的,她懷孕五個月了。」

秦建國果然問:「五個月了……有什麼問題要上醫院看?」 得知自家小女僕主動找了諾艾爾學習家務技能,陳無心裡這叫一個高興。

自家小貓娘的屬性,太可愛了。

興奮的搓搓自己的小手,陳無關好門,找了附近一家速食店裡,要了一碗平平無奇的面。

早上沒吃飯,還是有些餓。

店主是一個面相平平無奇的大叔,

「呦!小哥來個蘋果啊!」

陳無嘴裡叼著的麵條,撲騰撲騰的掉回碗里。

「大叔你不要搞我心態啊!」

那大叔笑呵呵的摸了摸高高的髮際線,「哎呀,我是覺得麵條沒什麼味道,加上蘋果,就不一樣了,你這娃子怎麼不懂呢。」

「你也知道你這麵條沒味道!」陳無心裡默默吐槽。

低頭吃面,不搭理這大叔。

那大叔自覺無趣,店裡還沒有什麼別的客人,索性給自己也撈了一碗麵條,蘋果榨汁切片放進碗里,然後坐到陳無面前。

「吸溜吸溜。」

陳無的鼻子不爭氣的聞到了那大叔碗里的香氣。

然後在大叔笑呵呵的注視下,放了些蘋果。

「媽耶,真香!」

蘋果新吃法,get!

……

吃完飯,回到店裡,陳無坐在沙發上,擺了個舒服的坐姿,給基礎劍術升了一級。

隨後意識就沉浸到了上次那片草原上。

看了看遠處奔跑而來的丘丘人,

咦,還有幾隻拿著火把的,跑的真快!

陳無右手持劍,橫掃,劈斬,轉身滑鏟。

看著明晃晃的火把,調動風元素的想法剛升起來,就被掐死了。

第一次升級的時候,就嘗試過了,

元素被系統控制的死死的,完全調動不了。

壓低身子,看準好幾隻丘丘人抬起木棒或者火把的瞬間,陳無持劍連續兩道半圓形的劈砍。

劍刃刺中,丘丘人淺黃的鬃毛下的柔軟。

眼前的幾隻丘丘人瞬間化作一片片閃著光亮的碎片。

轉身滑鏟踢倒身後幾隻丘丘人,再次重複相同的套路。

很快,這波丘丘人的攻勢就結束了。

這次因為只升了一級,再加上自身之前積累下的經驗,陳無並沒有受到多少傷害。

正當陳無認為已經結束的時候,眼前憑空出現了一隻臉上刻畫著「偉」字的丘丘人。

正常的那種普通丘丘人,往往是這樣的:

頭上帶著白色面具,淺黃的鬃毛蓬鬆寬大,頭頂的兩隻耳朵和渾身的肌肉都呈現出陰森的黑色。

而眼前完全不同的丘丘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偉丘」?

看看這略顯華貴的灰白色絨毛,一身不怎麼整齊的西裝,幾根金光閃閃的長帶。

處處彰顯著它的與眾不同。

陳無定了定心神,好傢夥,這次大偉丘看見他,直接甩開箱子,原地跳舞。

陳無笑了笑,默默欣賞了一會。

壞心眼突然冒了出來,陳無快速摸了一下它的箱子,沒想到箱子直接進了系統空間里。

「叮!系統錯誤,強制退出中!」

「叮!系統錯誤,強制退出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