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微微一笑,猶如謙謙君子。

卻不知道,這話一出,那些本來還坐直身體的學生,一個個轉頭過來,盯着藍天。

「卧槽?他就是藍天?」

「哇,媽媽,我出息了,見到藍醫生了。」

「嘶,這顏值,有我一半了。」

旁邊人:白眼一橫,其中不可言喻。

「藍醫生果然年輕啊,那不知道藍醫生知曉幹細胞移植嗎?」

那講師點了點頭,他作為講師,也是作為一名醫生,自然也喜歡被人尊重的感覺。

「幹細胞移植治療過程有:取材,然後提取,培養,傳代、擴增,分離、純化,治療,其中取材為無菌條件下取足月產胎兒臍帶,然後提取:無菌條件下去除臍帶內的血液、臍帶外膜組織及血管組織,提取臍帶wha

to

膠組織……」

藍天很快就將治療過程說了出來,雖然這種東西都是隨便就能夠搜到。

但,從他口中說出來,並且不看任何的提示,這都快讓人懷疑他是背下來的了。

「沒想到藍醫生對這個也有研究,那你能說說這些歷史嗎?」

講師頓時也來了精神,便追問了起來。

藍天笑道:「幹細胞的研究,是從60年代開始的,在科學家恩尼斯特·莫科洛克和詹姆士·堤爾研究之後,59年M國首次報道了通過IVF動物幾個近親種系的小鼠睾丸畸胎瘤的研究表明其來源於胚胎生殖細胞此工作確立了胚胎癌細胞是一種幹細胞……」

藍天凱凱而談,就好像一個親臨現場的人一樣,把所經歷的事情說出來。

從60年代,一路說到了04年。

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連那個講師,也都懵了。

陳曉雲在旁邊,更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時候,王力的腦袋裏面突然迸發出一句話。

「你確定你是來進修的,不是來砸場子的嗎?」回到老鼠山。

一家人圍着喬喬,詢問著這一天的感受,喬喬大大咧咧的:「上學好玩,我喜歡上學……」

大娘大爹淚目……

欣慰啊。

前者抱着喬喬一個勁的蹭臉,然後給李欽和瑞提亞道:「喬喬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可聽話了,別的孩子又哭又鬧,唯獨她每天最興奮的就是上幼兒園了……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175】卡車遭劫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北梟看了眼大床上的錦紅被,那是他為和江南曦的大婚準備的。

只是婚禮辦得太倉促,而且在婚禮上,還出了變故,所以這床錦紅被還是嶄新的。

但是夜北梟現在也顧不上這些,他拉開床頭櫃,從裏面取出一個黑色封皮的筆記本。

他翻開看了看,眼眸里劃過一抹痛楚,毅然合上筆記本,轉身就走。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江小狼打來的,他連忙接了起來。

江小狼在電話里急促地問道道:「爸爸,媽媽呢?媽媽沒事吧?網上的那些事情,你做沒做過?是不是他們污衊你的?」

夜北梟一怔,料想到今天晚上的事,被傳到網上了。

如果說在拍賣會的時候,那些人是針對江南曦,故意氣她,那麼現在傳到網上,引來網友們的謾罵,就是在針對夜北梟了。

夜北梟沒有看網上的新聞,也知道現在他必定成為人們口誅筆伐的對象了。

他對江小狼說道:「你媽媽現在醫院呢,她沒有事,已經睡了。網上的那些事,都不是真的,爸爸從來沒有做過那些事!」

江小狼明顯鬆了口氣,如果他爸爸真的是那樣一個齷鹺骯髒的男人,他會以為恥的!

他說道:「我相信爸爸,我現在就反擊回去,他們敢胡說八道,就要敢於承擔後果!」

夜北梟道:「小狼,先不用去管網上那些消息,爸爸自有安排。乖,你早點睡,今晚爸爸和媽媽不能回去了!」

「好的,爸爸,你保護好媽媽!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儘管說!」

江小狼懂事地說道。

「好兒子,爸爸知道。我現在去辦點事,你乖乖睡覺!」

「好吧,爸爸再見!」

「寶貝再見!」

夜北梟掛了電話,下樓上車,開車去了夜氏大廈。

而江小狼並沒有乖乖去睡覺,而是盯着被傳到網絡上的視頻。

視頻很完整,一個又一個的女人向江南曦訴說他們被夜北梟迫害的經歷。

此刻網上已經炸了,鍵盤俠們開始狂歡。

「原來夜神是這樣的夜神,我呸,老子被你騙了五百年,你還老子的青春,還老子的信仰!」

「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夜神,你竟然是披着偽裝的惡狼!難道你和那些大腹便便的齷齪男,只差了一個皮囊嗎?」

「夜北梟,你這個欺世盜名的混蛋,你有什麼資格稱神,你應該稱s!」

「可憐江小姐,可憐小太子!放心,只要你們離開那個齷齪垃圾男,我願意接收你們,保證不嫌棄!」

「樓上太噁心,江小姐和小太子,豈是你能奢想的?只有我這種年薪百萬的精英男,才有資格!」

「呸!年薪百萬就敢出來招搖了?趕緊滾蛋,年薪千萬的在這裏,而且顏值也絕對碾壓夜渣!」

「夜渣,滾出安城,安城以你為恥!」……

江小狼看得怒火填膺,一雙大眼睛瞪得滴溜圓:「一群無恥的小人,渣渣,小爺豈是你們能奢想的?小爺的爹,也不是你們可以隨便罵的!」

他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起來,幾個罵得最狠的鍵盤俠,全部被他人肉出來,他們所有的電子設備,都被江小狼遠程摧毀。

江小狼看着視頻中,媽媽漸漸蒼白的臉,看着她強撐的笑容,忍不住淚如泉湧。

他握緊小拳頭,「敢傷害我媽咪,一個個的,是在找死,小爺絕不放過你們!」

他說着話,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起來。

很快,他在電腦上鎖定了一個ip地址,然後把這個地址發到了刑警大隊大隊長向宇的手機上。

隨即,他撥通了向宇的電話。 熊之林也大叫起來。

「憑什麼?我就知道你們沒安好心!」

我實在懶得和他廢話,乾脆抬腿絆倒了他!

熊之林摔了個跟頭,我回頭一看,冒牌老闆娘的爪子已經要扯到他的褲衩子了。

……總之不是扯我的褲衩子就行,我鬆了口氣,牽著孫潔鬆了口氣,稍稍放慢了腳步停在一邊遠遠看著。

熊之林臉都扭曲了,情急之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不起眼的剪子,狠狠向冒牌老闆娘的額頭上戳了過去!

令人驚訝的是,一剪子下去冒牌老闆娘居然不動了,熊之林趕緊爬了起來,第一時間怒氣沖沖地向我們走來。

「你們什麼意思!想害死我?」

我冷眼看著他。

「你剛才敲門差點害死我們兩個知不知道?」

熊之林一愣,看著我們沒說話。

「你什麼都不會,誰給你的勇氣來這裡的?」

孫潔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眯了眯眼眸。

「除了你身上帶的東西有點用處之外,我看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吧。」

知道什麼?我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孫潔。

熊之林臉色一變,目光在我們兩人身上來回看。

「我看他也什麼都不知道是不是?」

他突然指向了我,我根本沒反應過來,還是一臉疑惑。

「我就知道!你這個女人太惡毒了,想讓他當替死鬼是不是?」

熊之林越喊越激動,完全沒注意到身後冒牌老闆娘額頭上的傷口正在逐漸修復。

我看了一眼,先拽著孫潔往後退了幾步。

「先不說這個,你的剪刀還能用第二次嗎?」

他一愣,茫然地看著我。

「你什麼意思?」

我指了指他身後,又後退了幾步。

「你回頭看看不就知道了?」

熊之林臉色頓時變了,猛地一回頭看到了一張慘白的臉向他撲了過來!

他嚇得大叫一聲,又是一剪刀上去,可是這次被冒牌老闆娘躲過去了!

眼看熊之林就要遇險的時候,我總不能看著他死在我眼前,拿出黑色玉佩準備救他時,從樓梯口傳來了聲音。

「你們在幹什麼?」

我們三人一邪魅全都抬起頭來,看著走上來的人。

是老闆娘,她的表情沒有太多驚訝,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熊之林人都有點嚇傻了,看看冒牌老闆娘再看看真正的老闆娘,說話都結巴起來。

「你,這,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而老闆娘的下一句話都讓我們驚掉了下巴。

「你們想對我妹妹做什麼?」

妹妹?我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有很多話想問,但是又不知道怎麼組織語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