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表情不變:「這個人神志不清,只會憑本能殺人。」

「你只需要把他引到裡面的地牢里,把他關進去,就不會有事了。」

說話間,那個人已經與林漠交手了好幾次,林漠差點吃了虧。

「我怎麼把他引到裡面的地牢?」

林漠急道,他現在的情況很危急啊。

老者:「你剛才進來的時候,入口處應該有個發簪。」

「你把那個發簪拿起來,扔到裡面的地牢,他就會跟著進去。」

「你到時候只要把地牢門關住就可以了。」

林漠愣了一下,這麼簡單嗎?

不過,此時他也來不及想那麼多了。

迅速回撤,很快,林漠跑到了入口處。

果然,在這裡的牆壁上,掛著一個發簪。

而此時,後面追擊他那男子,突然開始大聲說話,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情況似的,極為激動。

林漠立馬抓起那發簪,這男子的表情頓時猙獰起來:「放下!放下!放下!」

他之前說了那麼多話,林漠一句都沒聽清楚。

這次的話,林漠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毫無疑問,這發簪,應該是對他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他才會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依然記得這個東西。

林漠拿著發簪,迅速跑向地牢那邊。

這男子在後面緊追不放,口中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幾乎是快瘋狂了。

林漠衝到地牢邊,將那發簪扔到其中一個空的地牢當中。

男子沒有任何遲疑地撲了進去,撿起發簪,捧在掌心,如獲至寶。 「混蛋,張岩,我跟你沒完。」

一聽到那個少婦掛掉電話,龍山的老臉上掛不住了,散發出巨大的怒火。

他完全張岩竟然如此卑鄙,一離開之後,竟做出了這種事情,直接打電話跟他之前比較熟悉的人,說了他的事情。

「好啊,張岩,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龍山搖了搖頭,直接叫自己的另外一位助理報警,他直接就說張岩盜取了他的一個科研成果。

這麼一個簡單的罪名,直接就把張岩的退路給搞定了。

張岩回到家,就不斷打電話給龍山之前的朋友,抹黑龍山。

「老東西,你以為我會那麼容易被你欺負嗎?真是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張岩冷冷喝道,繼續撥打電話。

可就在這時,外面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張岩以為是龍山那老傢伙過來了,想要跟他道歉,請求他的原諒,所以非常得意的過去開門了。

張岩他剛才就是氣不過,龍山那個老匹夫有什麼資格把他給開除了。

他待在龍山身邊,那可是能掙很多錢,他現在住的這棟房子,就是跟在龍山身邊,當龍山的徒弟兼助理,所以才會掙了不少的錢,買到了這套房子。

這套房子,足足有200多平方,而且還是豪華的商品房。

這個位置的商品房,價值四五萬一平方,所以說這套房子就價值上千萬。

其實他在這個城市買房子,那也是因為這裡是一個發達的城市,並且周圍綠化的非常的好,各種空氣清新。

反正有無窮的好處,他才會選擇在這裡買購買一套房子。

其實他這套房子,也是剛剛買沒多久,就是之前龍山購買那一套郊區別墅的時候,接著他才買的。

打開房門。

出現的卻是幾個身穿制服的警察。

「各位警察先生,你們這是幹嘛?」張岩心中有點不妙,嚇得臉都蒼白了起來。

「不好意思,龍山科研有限公司控告你剽竊公司科研成果,所以我們得帶你回去調查。」其中一個警察拿出手銬,然後對著張岩說道。

張岩臉色非常難看,語氣都在發顫了起來,大聲罵道,:「龍山,你這個老匹夫,你怎麼能夠這樣子對待我?你竟污衊我,你不得好死啊。」

張岩現在才終於後悔了,他沒想到自己為了一時的嘴癮,竟然會變成這個樣。

他現在才明白,龍山怎麼樣,那人家也是一個高級博士,而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醫生,怎麼也不可能玩得過龍山啊。

現在就是龍山在搞他,他可以百分百的可以確定。

「不要大喊大叫,回去再好好說話。」那帶頭的警察,直接拿手扣把張岩的雙手給扣住了,然後就帶走。

「不行,你們得把我的手機給一起帶走,我的手機還在那邊。」張岩突然憤怒的說道,他很想跑過去拿手機,可現在雙手都被警察給扣住了,他哪裡還有機會拿手機的機會。

「你不用拿手機了,我會去翻你的手機,然後作為呈堂供狀,你就放心吧,不會污衊你的。」那警察搖了搖頭,笑盈盈的說道。

「哼,你們不給我拿手機,就不要說這樣的話,我現在心裡很煩,不想跟你說那麼多屁話。」張岩冷冷的說道,他的語氣中都充滿了憤怒。

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早知道他就不要污衊龍山了。

龍山現在肯定已經從葉家出來,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家竟然出輕易的把龍山給放出來了。

「龍山,我要找龍山,我要跟他面對面的聊。」

張岩現在終於害怕了,一旦進了牢中,他現在又聯繫不到任何的人,到時候顛倒黑白,沒有證據的他也會被人家搞成有證據,到時候坐個幾年牢,還真的說不清楚。

所以張岩,心中雙豈會不害怕,現在渾身都嚇得顫抖了起來。

可惜他還是被帶上了警車,然後回到了公安局中審訊。

電話那邊。

龍山掛斷一個電話之後,語氣中都充滿了無奈。

他也是沒有想到,張岩竟然做的如此過分,讓他名聲破敗。

他並不知道張岩到底跟了多少個人說,現在那些人竟然都沒有理會他,他一個電話都沒有接到,打過去人家也不接,一條微信都沒有收到。

「等等等!」

這時,龍山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是他另外一個助理家打過來的。

另外一個助理,名叫趙天龍。

龍山急忙接通電話。

「老闆,人已經抓住了,把他送到牢裡面去了,你想讓他達到什麼程度?」電話那邊的趙天龍開口說道。

「嗯,起碼要關個三五年吧,像他這種人,就應該去好好的改造改造。」龍山嘆了一口氣,這般說道。

其實他心裡想著,不僅張岩要改造改造,他也要好好改造自己,他不想永遠都當一個德不配位的人。

只是現在。龍山根本不知道張岩到底捅了自己多少問題出去。

他現在唯一就是擔心張岩把他所有的壞話都說出去了,這樣他很快就會聲名狼藉,到時候還想逆轉名聲,那實際上太難了。

如果張岩沒有說出他的壞話,他還能夠慢慢的改正,他敢肯定,陳明,或者是葉家的人,都不會說出他的事情。

至於他為什麼有這個直覺,龍山自己也不明白。

「不對,那你為什麼還那麼調皮?」

他立即拿出手機,下載了一個美女圖片,觀看了一下,熱火焚身。

他就拿著手機一直看著,看看又斷斷。

「沒想到真的治好了,那個名叫陳明的小子,他的醫學手段實在是太厲害了,我根本不她萬分之一。」龍山嘆了一口氣,心中佩服得不行。

張小龍確實是真正有本事,要不然也不可能治得好葉江的病情。

葉江的事,在一些醫療群里早就有耳聞,據說葉家已經邀請了很多名醫治療過葉江的病情,可惜最後全部都是無功而返,根本沒人治得好葉江。

但了陳明卻知道,他之前治療葉江的時候,確實是亂來的,他就想著拿著那除顫器,好好表演一下,然後不管葉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推脫關係了。

「哼,反正他就是來葉家騙了2000萬而已,那壓根不可能,多少擁有強大醫術的醫生,都治不好葉江的病情。」龍山嘆息道。

。喬瑜想了想,用力的往盛柏聿的舌尖咬了一口。

盛柏聿皺不得不鬆開了喬瑜,有些不滿的看着她。

喬瑜的雙眸清澈,仰頭看着他,帶着一絲擔心:「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被奇毒操縱了,你剛才怎麼不放開我?你還記不記得你要泡葯浴?」

盛柏聿心裏浮現一抹心虛,不動聲色道:「我現在就去泡。」

喬瑜沒有察覺到男人的情緒。

喬瑜沒打算上樓,自從宋則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別墅附近,喬瑜這幾天一有時間就去實驗室準備毒粉,以防萬一。

等她整理了部分……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519章補償 藍島咖啡屋,離小娟的奶茶店不到100米。漣漣約小娟和張文章在這裡見面商量如何處理女兒早戀的事。小娟不說,張文章是老師,肯定知道如何處理。

本來,漣漣的生活每天都過著讓全城大多數女人都羨慕的日子,在留守中逍遙等待著移民的那一天的到來,而且按照老公的計劃等女兒高中畢業以後就去美國讀大一預科。但是,女兒的行為像晴天霹靂,頃刻間讓她發懵了,平時遇事極有主見的她突然間變得措手無策。一直以來,她都認為女兒對男女情感方面還是個糊塗蟲,而且,每次周末回家都沒有發現有這方面的苗頭。

「才十五歲的孩子,就知道親呀愛呀,你們說這事該怎麼辦嘛?」.漣漣滿臉的無奈。

「這是孩子們在這個年齡階段的正常表現。」張文章開始分析了。

「正常?」漣漣百思不得其解。

「是的!當今社會,生活節奏超速,影視、網路、成年人開放不羈的情感表現,都給孩子們留下了很多可模仿的空間和樣本,孩子們單純的內心世界過早地受到了衝擊,所以孩子的心理和生理早熟成了必然」。

「現在的孩子每一個人的內心都很孤獨,導致判逆期提前。他們內心渴望有異性情感的填充來驅趕這份孤獨!如果這個成長階段被家長所忽略,不去認真關注孩子的成長變化,並時時加以引導,那麼,同學之間出現早戀是必然的,特別是在留守學生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據國家教委不完全統計,全國留守兒童和少年已突破7000萬!也就是說,有至少7000萬留守家長相伴著他們!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群體啊!留守家庭的存在,本身就是畸形,加之陪伴留守的家長為了生存,他們每天還要辛苦賺錢養家,哪還有太多的時間去關注自己孩子的成長呢?」

「我們這一代人都是自然長成,沒有這些複雜的社會變數,所以很單純。但現在的孩子,從啟蒙就開始經受各種環境開放因數的洗禮,導致童心過早地泯滅,性萌動心理早熟!」

「欣冉的行為,在很大程度上你應該負主要責任!」張文章呡了一口咖啡,對漣漣直言不諱道。

漣漣和小娟無語,認真聽著張文章的剖析。

「你以為孩子全託了,就把一切都交給了學校、交給了老師就萬事大吉,一身輕鬆,周末回來給孩子加加餐,帶她去玩玩就夠了。不是的,學校老師主要負責孩子的文化知識灌輸,而學生的社會知識和道德品質形成主要還是要依靠家長日積月累、潛移默化的教育和引導。你們兩個孩子的表現就足以證明你們做家長的平時對孩子的關注程度嚴重不夠!」。

聽了張文章的一席話,小娟和漣漣的心裡確是抱愧直至!如果平時擠點時間多關注一下,宏偉也不會被迫轉學,欣冉也不會出現早戀!

現在擺在漣漣面前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這件事,可腦瓜里已是一片茫然,毫無頭緒。

「我覺得先和欣冉好好聊聊,不能急,更不能去刺激她,言激必反!」小娟建議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