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簡直了……

更何況她還在酒吧門口和那個工作人員打聽過杜威!

畢竟那家酒吧是需要身份證明才能進入的,只要一查,她必然會暴露!

阿黛爾感覺自己實在是做人很失敗,人類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當個建築多好!一點勾心鬥角都不會有!

不過問題也不大就是了,畢竟阿黛爾目睹了全過程,如果到時候洗脫不了,還可以把那三個人拖下水嘛……

再不濟,她可以切換回防禦形態往城裡的荒野上一住,等風頭過去了再說!

更何況,如果她真的有機會被傳喚到警署的話,也許她可以好好利用這個機會也說不定呢……

阿黛爾心裡計劃著自己的想法。

巡邏隊長對這位一向是十分佩服的,不然也不會在出了事情之後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去請對方過來。

只不過有一些點他還不是很明白,因此又問道,「您說,有沒有可能對方不怎麼認識杜威先生,只是看到了杜威先生拿出了什麼寶貝,就決定殺人取寶?」

那白金頭髮的男人腳步沒停,還在往外走,態度似乎是很不耐煩。

但是還是解釋了巡邏隊長的問題,「如果是那樣的話,除非那個人很愚昧,否則也不會輕易殺掉杜威先生,那隻會給自己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之前我說過了……」他張開雙臂任由僕從服侍自己穿上外套西裝,「杜威先生沒有帶錢出門的習慣,他兜里僅有的一磅也沒有被拿走……如果不出我意外的話,最近杜威先生在某一家酒吧大肆宣傳了一些東西,我想,就是那個東西為他招致禍害的。」

巡邏隊長似懂非懂,「那是個什麼東西呢?」

「那就不是你該知道的東西了。」

正好這時,巡邏隊長和那個白金色頭髮的男人走到了約翰警員的旁邊。

後者停下步子,阿黛爾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的語氣很有意思——大概是思考人類為什麼總是如此愚蠢的嘲諷的感覺,「這位約翰警員可是你的好警員,你應該問問他,或許他知道不少的事情呢!」

「您?您怎麼知道?」巡邏隊長有些驚訝,他的視線上在約翰的身上來回掃,但是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覺得對方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約翰剛想說話,為自己辯解幾句。

那男人就抬起手來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愛聽謊話,別說了。」

說完這一句之後,他就向著巷子外面走去。

巡邏隊長又看了一眼約翰,現在很明顯不是一個好的問話時機,他看向約翰旁邊的兩個警員,簡單吩咐道,「看好他。」

就連忙快走幾步跟上那男人。

兩個人越走越遠,只留下小警員們,盡職盡責地守著這條巷子,不允許任何人進來——當然,也不允許阿黛爾出去了。 帶走封於修的,正是陳煒。

香江並不算小,以前他也沒有來過,所以等他趕到大奧時,已經發現刑警大隊在這裏做了嚴密的部署。

於是陳煒也只好潛在暗處,在一旁等待封於修的到來。

沒有他的干擾,所有的事情發生的都和電影中的一模一樣,封於修依舊是開着小船獨身出現。

陳煒卻等不及封於修的戰鬥大場面,直接現身把他帶走。

……

此時,封於修家中。

「頭兒,沒找到!」

「頭兒,我這也沒有!」

「D區也沒發現封於修!」

陸玄心眉頭緊蹙,站在門口,打量著刑警隊員們持着槍械,小心翼翼的穿梭在一個個房屋。

此時,屋內監控室中,監控人員突然出聲叫道:

「長官,有發現!」

陸玄心迅速回到屋內,來到監控屏前,夏侯武和他的師妹也湊了過來。

低頭看去,首先是夏侯武發出了驚駭的聲音:

「這不可能!這是假的!」

陸玄心看了看夏侯武師兄妹二人驚駭的樣子,又看了看視頻中的畫面,臉色凝重,立刻撥通了上司的電話:

「李處長,我這裏……發生了一點情況。」

李陽中是香江特別行動處的副處長,他的情緒現在也不太好,這件連環殺人案已經如今已經轟動了全香江民眾,甚至登上了娛樂版頭條,此刻他也是頂着巨大的壓力。

所以一聽陸玄心的話,心中便升起一絲不詳預感:

「說,什麼情況?」

李陽中的語氣很是淡漠。

陸玄心看着監視器中定格的畫面,不自覺咽了咽吐沫:

「我把現場的情況發給您吧,這種情況我從沒見過!」

「好吧,抓到封於修了嗎?」

「……看了視頻您就明白了。」

陸玄心言語很是乾澀,她示意監控員把監控器里的畫面傳給李處長,轉身看向夏侯武,

此刻的陸玄心臉色很是嚴肅,還有一絲絲的茫然,她問夏侯武:

「……這,這也是你們武術界的人嗎?」

夏侯武此刻也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雙眼還死死頂着監視器,嘴裏不停著自言自語道: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夏侯武!」陸玄心猛地一拍桌子,臉上壓抑著憤怒。

夏侯武面露苦笑,看向陸玄心,指著監視器道:

「你覺得我會認識這種人嗎?人類怎麼可以做到這種地步?他還是人嗎,我都懷疑這視頻是不是你們偽造的!」

此刻監視器上,赫然播放着一段畫面,

一個一身黑衣,帶着口罩的兜帽蒙面人,扛着昏厥的封於修,在房屋偏僻處,避開了刑警的探查,竟一躍跳到了水面上,

不但沒有落水,反而如履平地一般,

起身一躍,便掠過數丈,

如同雨燕低飛,幾個蜻蜓點水,便不見了蹤跡!

輕功!

這個世上怎麼會有輕功!

夏侯武癱坐在椅子上,

他曾經找到一本功法,功法上說,按照先拳後腿次擒拿,兵器內家五合一的順序依次向當代高手決戰,便可突破至另一方天地。

當年他痴迷武學,見此口訣,一是為了突破自我,二是為了發揚門派,所以按照功法所講,將天下精修拳法、腿法、擒拿、兵器、內家逐一挑戰。

但事實證明他並沒有突破至另一方天地。

當時他還嗤笑自己練武練的入了魔,竟然相信這書中胡編亂造之言。

可如今看到監控器里這神秘人違反自然規律般的身法,

他突然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會不會當初那本功法所言是真的,自己之所以沒有突破成功,是因為自己只是擊敗了對方,而沒有和對方進行決戰。

決戰,

雙方必有一死。

……難道封於修走的路才是對的?所以才有神秘人來營救他?

夏侯武心靈巨顫!

此時一個電話響起,陸玄心接過手機,對面傳來同事的聲音:

「馬上拘捕夏侯武!……你的推測沒錯,他早就見過封於修,他們可能是同謀,目的就是找個借口放夏侯武出去!資料我之後會發給你。」

陸玄心看向夏侯武。

掛斷手機,不動聲色的打開電腦,點開同事發來的文件。

文件中正是封於修探訪監獄中的夏侯武的監控錄像!

陸玄心咬了咬牙,感覺自己像一個傻子一樣被夏侯武忽悠得團團轉!

她舉起手槍指向夏侯武,語氣冰冷:

「站起來,雙手放頭上!……你和封於修是同謀!」

監控室里的其他警員看到情況突變,也連忙拔出手槍指向夏侯武。

夏侯武被眼前情況搞得一時沒有回過神來,被這麼多把手槍指著,乖乖起身,看向陸玄心:

「我不是!」

「你和封於修早就認識!他去監獄見過你!」

夏侯武這下知道發生了什麼,警察居然動用了超級電腦,調出了被覆蓋的監控錄像。

他露出無奈神色,只得開口解釋:

「我不是他的同黨,所有的事我都可以解釋!封於修當初確實來監獄找過我,他說他很崇拜我,要走我走過的路,要打倒所有我打倒的高手,然後來挑戰我,做天下第一!」

「整件事就是這樣。」

陸玄心:「這件事為什麼你一開始不告訴我!」

夏侯武咬了咬牙:「我的確有私心,如果當初在監獄里告訴你我見過封於修,你就不需要我,也不會放我出來,我也就不能保護我師妹!」

「他用我師妹威脅我啊!」夏侯武掏出兩張摺疊的紙,拍在桌上。

陸玄心示意左右人員警惕,自己拿起紙張,打開來看,上面果然寫着邀戰的話,並用夏侯武師妹逼他出山。

陸玄心盯着夏侯武,夏侯武此時也是面色坦然看向陸玄心。

師妹單英抓住了夏侯武的胳膊,臉上流露出感動神色。

陸玄心直指核心:「你就是想出來跟他比武!」

這話夏侯武沒法接,他確實想出來和封於修打一場。

要知道他也是習武成痴的人,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就打遍武林,成為天下第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