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我只想殺了你。然後滅絕你的神魂。我的徒弟已經因為你的原因,不能再修行了。所以你現在跟我說什麼都沒有用。除非你能解決這個問題。」無源道人面無表情。

「……這特么完全沒辦法溝通啊!」這名魔族直咬牙。

突然,這名魔族靈光一閃,想起了一個塵封已久的事情,它急忙喊道:「你先停手!停手!我知道有一種辦法,可以為你弟子彌補回損耗的本源之力!」

這話果真有用,只見無源道人將信將疑的停下了手,說道:「當真?」

「當真!當真!」這名魔族此時都快哭了。想它本體在魔界也是一方大佬,今日竟然被一個渡劫期的修士如此欺辱!

無源道人看了看左面的二長老,使了個眼色。二人一起出手。兩隻手掌拍在這名魔族頭頂,剎那間便將它一身魔力封禁。

只見這名魔族瞬間變回常人大小,二長老抬手一抓它頭上僅剩下的獨角,五人一魔便一起飛向洛羽二人之處。

遠處的洛羽正抱著龐沂南坐在地面上,等待著師父他們到來。

眼見著自己師弟,前一刻還是生龍活虎的,此時卻已經昏迷過去。

身上的白色長袍也已經變得破破爛爛,血跡斑斑。頭上的束髮變得散亂,俊郎的臉上,也沾滿了血跡。

即使已經昏迷過去,手上也緊緊的握住長劍不放。洛羽看著師弟即使在昏迷中也皺著眉頭,不由得心疼的嘆息一聲,伸出手指輕輕的替師弟撫平。

無源道人和四位長老看見一幕,紛紛在心底嘆息不已。

無源道人上前開口:「小羽,解決了,咱們先回去。」

洛羽聞言抬頭看著無源道人,話語帶著哭腔說道:「師父,你剛才跟那個魔族所說的都是真的嗎?師弟是以後真的不能修行了嗎……」

無源道人聞言,也不再隱瞞,只是嘆息一聲。

幾位長老則急忙將那名魔族拽到面前,紛紛開口勸慰。

「沒事的小羽,這王八蛋說了,有辦法解決的!」

「沒錯,你別擔心,我們先回宗門再說。實在不行還可以求助老祖出手。」

「對對對,老祖可是貨真價實的仙人,一定有辦法的!」

「萬一老祖也沒辦法呢……」

………

掌門、師姐,還有其他三位長老紛紛轉頭,看向五長老:盯……

五長老:……

就連那名魔族都有些不能直視五長老的嘴了。這種話能是現在說的嗎?沒看人孩子都快哭了嗎?你還在這火上澆油。

五長老被幾人看的有些手足無措,隨即老臉一紅,一轉身給了那魔族一巴掌,這一巴掌著實不輕,給這魔族打的一個趔趄。

這名魔族捂著自己被打的半邊臉都愣了……心說:你特么有啥毛病吧……你自己說錯話了,你打我幹嘛?

五長老此時臉也不紅了,看到那魔族錯愕的眼神,怒氣沖沖的說道:「打你怎麼了?不服啊?如果不是因為你,會發生這樣的事嗎?你知道我們多喜歡這孩子嗎?你知道這孩子悟性、天資有多好嗎?啊?!」

五長老此時越說越氣,猛然間抬手又打了一巴掌,說道:「你要是解決不了問題,那我就把你解決了!」

無源道人擺了擺手,說道:「好了,我們先回宗門再說吧。」一邊說著,一邊放出了一個樓閣般的飛行法寶。

經過五長老這麼一鬧,洛羽心情也平靜了一些。聽見師父的話之後,點了點頭。緊緊的抱著龐沂南,跟隨眾人上了飛行法寶。

這法寶輕輕顫動一下,便向著宗門的方向極速而去。

而此時的眾人都聚集在樓閣頂部的房間里,龐沂南就躺在床上。

身上破破爛爛的長袍已經換下,只穿了貼身的衣物。臉上也已經清洗過了,只是面色依舊慘白。

洛羽就靜靜地在床榻旁邊坐著,看著龐沂南的臉,一言不發的守在這裡。四位長老則坐在一邊的桌子旁,唉聲嘆氣的。

此時隔壁的房間里,無源道人就站在那魔族的面前,手裡還握著長劍,一身的殺意。

無源道人臉色陰沉的看著他,話里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你先前說你有辦法彌補本座徒弟本源之力的辦法,我這才饒你不殺,希望你不是在騙我。」

那魔族已經被封禁了渾身的魔力,此時感受到無源道人那強悍的威壓,戰戰兢兢的說道:「我沒騙你,我真的有辦法!」

「好,你說吧。」無源道人一揮手中劍,而後坐在了床榻上,就這麼看著那魔族。

那魔族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其實我叫墨淵,本來是……」

無源道人突然舉起手中長劍,一劍揮下,斬到墨淵手臂上。一道纖細的傷口猛然浮現而出,而後鮮血噴涌。墨淵不禁慘叫一聲。

無源道人面無表情的說道:「快點說,說正事。我現在沒心情聽你講故事。」

墨淵心裡暗罵一聲:這特么不講理啊!可是此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他也沒什麼辦法,。再說了,這一切也都是他自找的。

所以這回墨淵不敢再磨嘰,捂著手臂語調快速的說道:「有兩個辦法。一個是請高階的仙人,通過一種秘術,以消耗自身本源之力來彌補閣下徒弟的本源之力。」

無源道人聞言,毫不猶豫的問道:「那第二種呢?」

「第二種就是,找到那傳說中可以修補本源之力的九嬰靈木。」

無源道人聞言,沉吟了幾聲,很是無奈。第一種方法根本不可能。

所謂高階仙人,只有金仙以上,摘得長生道果的才可以稱作高階仙人。

現在的修行界,別說金仙之上的仙人了,就是真仙都幾乎不可見,渡劫期已經是最強的高手了。

而自家宗門倒是有一尊仙人,可是已經很久沒露面了。而且其真正的修為到底是什麼境界,誰也不知。

但是,就算真有高階仙人現身,憑什麼讓人家損耗自身本源來救治你一個小小元嬰期弟子?

即使是心地再好的仙人,也不會做這種事的。

所以無源道人問道:「那九嬰靈木是什麼?真有彌補本源之力的作用?」

墨淵聞言,用力的點點頭說道:「我絕對沒騙你!事實上,如果用九嬰靈木的話,不僅可以完美的彌補本源之力,而且還能讓自身更進一步!」

無源道人沉吟了幾秒,說道:「我從來沒聽過這個東西,在哪裡能找到?」

「你當然不可能聽過了,九嬰靈木只有我們那個界面才有!雖然於我們魔族之人無用,但是也是天材地寶,所以也已經不多見了。」

無源道人聞言,沉吟了幾秒,面無表情的說道:「所以你是在逗我?」

墨淵:…… 「這…這是,什麼東西?!」

直接被震驚得站起來,退後了一步。

大蛇丸伸出的長舌都聳拉了下來,彷彿感受了一股難以承擔的威壓。

無盡的神威擴散,猶如浴火而不死,涅槃重生的神鳳降臨。

在那無盡異獸神魔的拱衛當中,展現出了超越凡俗的身姿!

那不斷涅槃的鳳凰,身上的火焰衍化出了無盡的異獸,無窮的神魔。

又在達到巔峰后,涅槃己身,還復於一顆蛋內,接著再次於蛋之中突破一切的束縛,重生浮現,每一次都更加的強大,更加的完美。

沒有止境,彷彿可以這樣一直到永遠。

甚至讓大蛇丸的精神都被吸引了進去,隨著那涅槃的神鳳不斷的重生,輪迴…

仿若己身沉浸了進去代替了神鳳一樣,大蛇丸忽然猛地一甩腦袋,清醒了過來。

眼前的廚境異像都已經盡數的消失,只剩下那彷彿可以讓人沉醉的香氣,伴隨著微微的煙氣在那顆有著七色的蛋類料理上飄蕩。

而精神與那廚境異像共鳴,進入了一個他想都沒有想象過世界的大蛇丸,只覺得自己原本已經彷彿到達了瓶頸的查克拉,竟然又有了鬆動。

彷彿可以繼續前進一般。

『我甚至都還沒有開始品嘗…』

『就已經有了這麼龐大的收穫了么?』

眼中流露出的是驚駭,更是興奮。

大蛇丸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的查克拉可以進步不過是精神力量大幅度提升的小小體現,真正強大起來的部分,相較於查克拉來說,簡直就好像重獲新生一般。

而同樣打開了料理的京四郎和狂兩人,對於廚境異像的出現,也是震驚非常。

那樣不斷輪轉的神鳳,更是讓京四郎彷彿明悟到了什麼,他學的無名神風流劍,好似恰好可以用到這樣的意境!

「嘗嘗看吧!」

鬼眼狂是最迫不及待的那一個,筷子落下,就已經將七層不同的蛋類料理,全部夾在了其中。

不等別人的目光看來,便全部塞入了嘴裡!

隨即,七色的光輝從他的身體內透出,將整個餐廳都照得猶如霓虹燈被開啟一般!

餐廳內的情況,趙扶余並不算太過在意,因為他的所有精神關注,都放在了接下來為雷電影要奉上的『剎那芳華湯』上。

為了形成輕盈的口感,趙扶余要製作的冰湯,絕不是尋常的冰沙。

他要做的是…雪!

無數高湯形成的,特殊的雪!

被冰凍成了冰塊的湯水,並沒有完全的凝固,因為有著鹽分的存在,湯鍋的中心點,還存留著相當多的液態。

而這些,才是真正的精華所在,也是趙扶余要製作的雪湯核心!

極速的冷凍,自他的手中浮現。

這種超凡的力量,源自於鳳掌握火焰的概念,可實際上…那種概念控制的並非火焰,而是『溫度』!

無數的冰霜浮現,將那原本還未凝結的湯鍋中心也極速的覆蓋上一層寒霜。

可是非常明顯的,那六角晶體冰柱的模樣,絕不是冰沙的樣子,而是…雪!

「怎麼會?!」

廚房裡料理到興起,已經完全沉浸進去,甚至還動用了超凡手段的趙扶余,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哪怕是雷電影這樣的異界神明,也將目光投向了散發七彩霓虹光輝。

不!

應該說是散發跑馬燈一般光芒的鬼眼狂身上。

「因為狂如今沒有肉體,一切顯露在外的模樣,都是這個餐廳賦予他的東西。」

「所以在品嘗到這道『七重霓虹蛋』后,他便直接從體內開始吸收這道料理的力量。」

京四郎神色震動,可神情卻無比的驚嘆。

因為他或許將真正見到,鬼眼狂恢復原本模樣的可能了!

「沒有肉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