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你和離兒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啊。」林天回答道,接着就推開了李飛。

他就是想藉著李飛擺脫上官離而已,他的目標已經達到了,就想要離開。

「沒關係?沒關係能為了你轉來這個班?還要請你吃飯?你騙鬼呢?」李飛冷冷的說道:「你最好老實給我交代,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李飛同學,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就儘管來,不要一直在這裏虛張聲勢,這樣會讓我看不起你。」林天淡定的推開了李飛等人。

「給我站住。」李飛握緊了拳頭,向後一拳打去。

不出意外,林天輕而易舉的就把他的手抓住了。

「李飛,你就這點本事嗎?」林天輕輕一甩,李飛頓時腳步不穩的退後了。

「林天,別怪我沒提醒你,以後離我的離兒遠一點,否則,我會讓你在青州待不下去。」李飛憤怒的丟下一句話就離開了。

林天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眯起了眼。

已經忘了有多久沒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他可是血閻王,令人聞風喪膽。

如果不是他回到青州脾氣好了很多,李飛的下場不會好到哪裏去的。

「飛哥,就這麼放過他嗎?」李飛身旁的小弟問道。

「不然還能怎麼辦?打他一頓?」李飛皺着眉頭說道:「你以為我不想這麼做嗎?但是憑咱們幾個,誰有這樣的本事?」

「林天很能打,我們打不過。」

「那也不能就這麼放過他,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飛哥,我有一計。」楊鑫開口道。

「你說。」李飛看向楊鑫。

這楊鑫的鬼點子一向很多,這一次說不定真的能整出來一些新花樣呢。

「飛哥,你想想,女人眼裏都容不得沙子,就算現在上官離對林天有些好感。」

「什麼好感?離兒肯定是被騙了。」李飛沒好氣的說道。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嫂子被他欺騙了,如果我們揭穿了他,或者讓嫂子看到他和別的女人親熱,那不就會放棄他了嗎?」楊鑫嘴角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市場班有個如花,我去找她,給她點錢,到時候嫂子肯定會對林天反感的。」

「不愧是你啊,就按你說的辦。」李飛笑了起來。

楊鑫這招真是太毒了,深得他心。

「都是飛哥教導的好。」楊鑫不著痕迹的拍著馬屁:「就林天這屌絲樣,拿什麼和飛哥比啊,飛哥比他好一萬倍。」

林天回到了辦公室,發現桌子上放着一份早餐,眼神有些古怪。

這不會是上官離送來的吧?

「林老師,好福氣啊。」一進來,周圍的老師們都是羨慕的說道。

「這是誰送的?」林天問道。

「是剛來的外教老師吧,好像叫什麼麗。」

「是斯嘉麗老師。」

聽到他們的回答,林天才放下心來,還好,是斯嘉麗送來的,不是上官離。

剛出現這樣的想法,身後就有一陣香風襲來,林天嗅到這熟悉的味道,臉色僵住了,不會吧這麼巧?

「林老師,你還沒吃飯呢吧?我給你買了份飯,記得吃哦。」上官離放下東西,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接着就離開了。

「天啊,林老師,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剛來就俘獲了兩個大美女的芳心。」辦公室的男同胞哀嚎了起來:「斯嘉麗老師也就算了,聽說是和你一起來的。」

「怎麼青州大學的校花都看上你了,你才剛來啊,聽說她為了你,都轉去你的班了。」

林天有些無奈,見鬼的桃花運,這種桃花運,他一點也不想要好嗎?

「我和她們沒有關係,我不餓,這些東西你們吃了吧。」林天把東西分出去了。

這時候,一個肥頭肥腦的人湊了過來。

「林老師,你好,你可以叫我包打聽,我也是這學校的老師,我教體育。」胖子自我介紹道。

「你教體育?」林天看了一眼就震驚了。

你這個體格教體育?

你怎麼好意思說出來的?

這合適嗎?

「林老師,你有所不知啊,這學校的老師不喜歡搶課,體育課是可以正常上,但是學生不願意啊,每上體育課,不是出去吃就是出去喝,沒辦法。」

胖子名為范偉,也是這學校的老人了,他一直沒有出過什麼事,留的時間也比較長。

之所以這樣,就是因為他為人圓滑,上不得罪學校,下不得罪學生。

「這樣啊,你過來幹什麼?」林天微微皺眉。

「林老師,我想問一下,怎麼才能追求女生啊?」范偉憋了半天,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了。

他追求過很多女生,沒有一個同意他追求的,他心裏很難受,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范老師,想追求女生,你得先把自己收拾好。」林天比量了一下說道:「你起碼得變瘦,在買幾身好看的衣服。」

「還有呢?」范偉追問道。

「你先瘦下來,事情就容易了。」

范偉的底子是有的,就是太胖了,導致整體看起來不怎麼樣,瘦起來的話,還是能看的。

「好,那我聽林老師的,明天就開始減肥。」范偉點點頭。

接着訂了一大堆外賣過來。

「范老師,你一個人,吃的晚嗎?」辦公室的人看到堆積如山的各種食物愣住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步暫休丹?」

夜叉王驚叫,毛骨悚然,道:「近古十大禁藥之首?」

林凡詫異的看了一眼夜叉王,道:「正是。」

夜叉王打了個寒顫。

竟然是只因一種丹藥名,從而對林凡更是敬畏與忌憚。

這丹藥,端的是歹毒無比。

顧名思義,但凡中了此毒者,只需下毒者出了毒印,只需你走出三步,道行暫休,神魂暫休,生命暫休。

「尊上……你這是要將這幾千人打包送給羅剎王嗎?」

夜叉王心神皆顫。

若是得到這幾千人,羅剎王真的就是無可爭議的皇者,怕是比現在的任何一宮都不弱多少。

「莫非本尊不能這般做?」林凡瞥了一眼夜叉王,而後呵呵一笑:「你只需做好你分內事,本尊從不虧待麾下。」

夜叉王一顫!

麾下。

只這兩字,就已經將他的命運定了。

只能是麾下。

「遵命。」

夜叉王再次拜下。

心甘情願,沒有任何的反抗心理。

但,全程羅剎王,竟然都是一言不發,只是不時的看着林凡,眼神很複雜。

開始了,林凡已經在開始煉丹。

「恭喜羅剎王。」夜叉王苦笑着,向羅剎王抱拳。

羅剎王瞥向夜叉王,道:「何喜之有?」

夜叉王嘆了聲,道:「怕是該稱羅剎皇了吧。」

羅剎王盯瞪了一眼夜叉王,冷森道:「還是準備好化解他口中的不詳與天譴吧,他很小心眼,若是出了錯……」

夜叉王打了個寒顫:「定竭盡全力,拼盡性命。」

而後,他臉色微苦,道:「但若還是出了叉子,還請羅剎王美言幾句。」

羅剎王沒有說話了,她將羅剎寒刃拋向九天,讓其垂落蒙蒙光輝,將駐地盡數籠罩起來。

夜叉王鬆了口氣,也將夜叉勾拋出,同樣有絲絲縷縷的寒芒垂落,若大道瀑布,但所有的光輝,卻都是被羅剎寒刃包裹在內。

這是羅剎王有意為之,夜叉王也遵循這貨羅剎王的意思。

很明顯在告訴他,不要讓其他人發現他們已經聯合。

羅剎王眼神很冷,眼中不時出現憤怒與掙扎。

而後一聲冷笑——

「你是要彌補本王?將這天下送了本王,就認為可以一別兩寬,互不相欠?」羅剎王冷冰冰,心中寒霜密佈——「但本王對這天下,從未有過任何願景,只是你認為本王想要而已。」

無論她心中如何想,又如何的不忿等等,都是無用。

有些時候有些事,身為主人公也只能被動的接受着,這是命運的饋贈,也許也是剝奪。

天明時,林凡步履踉蹌而出。

一夜煉製三千暫休丹,哪怕是他,被人尊位天下第一神師,都覺得不堪重負。

在煉丹時,心魔多次來襲,差不多就讓他前功盡棄。

好在堅持了下來,但疲累欲死。

而羅剎王與夜叉王,兩人也都力竭。

難以用言語描述昨夜之苦,那般多的天譴,那般多的詭異不詳等等,無孔不入,若非借用究極器之威,哪怕是以雙王之威,怕都是不足以渡過。

「去吧。」

林凡仰躺在搖椅上,整個人都透出疲憊來:「你們三人,一人一千,記住要做得隱秘,若沒有完全的把握,寧可不下毒,時間很多,王戰整整半年,若是本尊所料不錯,怕是青目王也要等到王戰末尾,才會發難。」

「遵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