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刻晴緩緩擦乾自己身上的水,輕輕地套上睡衣,思緒雖然有些混亂,害羞的情感仍然存在,不過現在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不出意外的話,洛雨應該是睡著了。

若不是這麼想,恐怕她今天晚上都不敢出來了,躡手躡腳的出了浴室的門,來到床邊,卻是發現一片平坦,壓根沒有洛雨的身影。

刻晴心頭頓時凌亂了起來,忍不住胡思亂想:他該不會生氣了吧?他真的很想那個嗎?但是我還不能接受呀!

越想越慌亂,刻晴感覺自己都快要急哭了,都顧不上其他的,就想要出門去找洛雨,心裡也是委屈的想哭,他不是說等自己願意了再說嘛,怎麼現在還生氣了呢?!一點都不守信!

剛準備走出院子,女傭看到她急匆匆的樣子,連忙上前問道:「小姐,出什麼事了嗎?」

刻晴頓時嘟起了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委屈的神色:「我出去找洛雨!」

女傭愣了愣,有些疑惑,不過很快便想通了,連忙憋著笑說道:「您上哪兒去找啊?洛雨少爺正在書房幫你批改文件呢!」

「誒!」刻晴人頓時就傻了,一臉難以置信,看到那女傭臉上有些調笑的神情,頓時就羞紅了臉,又讓別人看笑話了!

不過腿上的速度倒是絲毫不慢,三步並作兩步很快就到了書房門口,看到書房內閃爍著的微黃的燈光,一顆心也是總算放了下來。

洛雨此時還在看文件,今天喝了些酒,再加上時間也不晚了,平時也沒有熬夜的習慣,此時已經略微感到有些困意了。

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後繼續拿出手中的文件進行批註。

書房的門並沒有鎖上,刻晴輕輕地鑽了進來,貓著腳步,緩緩的走了進來,一時間,洛雨倒也沒有發現。

洛雨確實有些困難,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著面前的文件,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記得繼續提筆批改。

看著一幕平常的畫面,刻晴卻是心疼一顫,感覺眼角酸酸的,心頭流過一股暖流,之前那種害羞委屈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輕輕幾步上前,一把就抱住了洛雨,兩張小臉蛋兒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洛雨愣了愣,感覺臉上有些濕濕的,回頭認真的把自家寶貝的臉捧在手心裡。

看著她臉上的淚痕,頓時有些慌了,連忙把她抱進懷裡,輕聲問道:「怎麼啦?怎麼還哭了?」

刻晴雙手緊緊的抱住他,把小臉埋在他的胸膛里,小聲地啜泣著說道:「我…你以為你跑了,我害怕…」

洛雨感受著懷中人兒顫抖的身軀,頓時心疼起來,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柔聲說道:「好啦好啦,不哭了…」

說著,一邊輕輕抱起她來,替她抹去眼角的淚水,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不是說了會一輩子陪在你身邊嘛…」

說著,又嬉皮笑臉的親了她一口,調笑著說道:「再說你這麼可愛,我又怎麼會捨得離開你呢……」

「嗯!」刻晴重重地答應了一聲,隨即開心的笑了起來,主動的親了洛雨一口。

洛雨頓時也笑了起來,心裡洋溢著甜蜜的氣息,看了兩眼桌上剩下的三份文件,當下也不想管了,明天早上花個十來分鐘就解決了。

直接一個公主抱,伴隨著刻晴的一聲驚呼,洛雨便帶著他倆回到了卧室中。

洛雨看著懷中可愛的少女,親了親她的臉頰:「我先去洗個臉,等一下再來…」

還沒等他說完,少女變骨碌碌的爬了下來,一下子就躲入了被子之中。

過了一會兒,還探出小腦袋看他一眼,發現人還沒走,又連忙把腦袋塞了回去。

洛雨不由一陣失笑,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回浴室又去洗了個臉。

等他回到床上時,一個柔軟的身軀頓時湊了上來,一把就抱住了他。

洛雨也不管,任由她隨便扒拉自己。

刻晴見他不理自己,但是也大膽了起來,整個人都趴在了他身上。

洛雨身心一盪,差一點沒忍住,不過還是給壓了下來。

刻晴見他還是不動,頓時有些氣鼓鼓的,拉起他的一隻手,想都沒想就咬了下去。

「嘶~」洛雨不由得一聲驚呼,這一下咬的可是不輕呀,刻晴連忙鬆開嘴,有些緊張的看著他。

洛雨本來想說些什麼,看著她這副樣子,心又軟了下來,輕輕地把她抱在懷裡,柔聲說道:「好了好了,睡覺了。」

感受到熟悉的懷抱,刻晴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把身子又往裡面縮了縮。

洛雨輕笑了兩聲,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也睡了過去…

————

回來了呀,找導師請了個假,提前回來了!

今晚還有一章!把你們的票交出來吧!因之前對他有過一些恩惠,所以方玟曼想要知道陳青山的動向,只需要避開陳青山直接問陳秘書就行了。

看了一眼身後嬌俏的女兒,若是傅景韓能夠娶了她的女兒……..

這念頭一出現,如藤曼似的在腦海里瘋長。

傅景韓年輕有為,家大業大,比溫遠淳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的女兒肯的要比那個短命的女兒嫁的好才是。

方玟曼精緻的臉龐上浮現詭異的笑意,看了一眼自己美麗的漆花法國裂紋指甲挑着眉對芷晴說:「視頻里一身黑衣,面容剛毅……

《馬甲大佬A爆了》第402章一頭霧水 「天麟,你說明天學院招新會不會有人達到標準,通過考核進來啊!現在學院就我們三人,還全是男的,真是…」下午的彈力球室中,奧斯卡一邊和玉天麟閑聊著,一邊又往室內丟了一顆彈力球。

「你要是好奇,那我們明天就去看看唄,正好招生日我們放一周的假。不過就我們學院那嚴苛招生條件,我感覺希望不大,更別說女學員了。」玉天麟看着已經適應了十顆彈力球的馬紅俊,也往裏扔了一顆,並且角度選的很刁鑽。

果然,馬紅俊為了躲避這顆球,步伐紊亂了,節奏也被打斷,被三顆球同時砸中。

「呼…呼~,還是突破不了十個球啊。天麟你是怎麼做到在一倍重力的情況下同時面對十三顆球的,這也太難了!」馬紅俊把球都收了起來,走過來說道。

「這個其實有些技巧,但是那些複雜的計算量即使是我也應付不過來,所以只有提高注意力,憑藉着神經反應速度和身體的基礎靈活性和協調性來躲避。在適應了一個階段后,你的各方面素質都會有一定的增強,然後適應新階段,如此往複,在以後與敵人的戰鬥中,就能預判對方的攻擊,從而提前躲避。」

「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俊哥你前天才適應了十球,這都屬於正常現象,過兩天就好了。」玉天麟出聲安慰道。

「紅俊,你這算好的了,至少你都能在一倍重力下適應七球,而我到現在都只能適應無重力的五球。唉!感覺好難啊。」奧斯卡半是搞怪半是感慨的說道。

……

一轉眼玉天麟兩兄弟在學院裏修鍊了一年,這一年的艱辛自不用多說,只看他們現在的收穫,就能窺視到其中一角。

玉天麟,七歲,十七級。

馬紅俊,七歲,十四級。

奧斯卡,九歲,十九級。

平均每人都增長了三級,這是因為這一年他們着重於文化知識的學習和體能鍛煉,魂力冥想也就只是維持在正常的修鍊水準。而玉天麟因為有着寒螭內丹的輔助,能在一年中完成四級魂力的跳躍式增長。

此外,在得到玉天麟贈送儲物魂戒后,奧斯卡的賺錢大計終於能夠展開。這一年中奧斯卡至少獲得了三四百枚的金魂幣收益,而且因為名氣打出去了,奧斯卡現在都不需要自己去賣,只是每天晚上準備好香腸送到弗蘭德那裏,自然後有相關人員前來收購。

這其中如何扯皮自然與奧斯卡無關,可相應的奧斯卡也拿出了一部分收益送給史萊克學院。

……

第二天,三人匆匆的吃完早飯就來到了校門口,幫着李郁松搬桌子,管理秩序。不一會在學院門口處就聚集著不少人。大多數都是和十二、三歲的少年,其中大部分都有父母跟着,李郁松坐在學院正門前一張桌子後面。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當初大筆金魂幣是玉少乾捐贈的,因此弗蘭德還是聽取了玉天麟關於學院大門的重建計劃。

現在史萊克學院的大門終於符合高級魂師學院的身份了,無論是樣式還是選材,比附近的任何一家魂師學院都要好。但可能是弗蘭德的審美太過特殊,玉天麟表示他這樣的凡夫俗子欣賞不來,而被玉天麟吐槽的就是學院翻新之後的牌匾。

因為金魂幣給的足,學院牌匾自然也然也很好,但唯一的缺點就是上面的校標。那是一個綠色的頭像,看上去像是一種人形怪物的頭,綠綠的,有點丑萌的感覺。這就是怪物史萊克,也是他們學院的校標,而他們胸前佩戴的校徽上也有着等比縮小后的怪物頭像。

與之相比,由弗蘭德親筆所書的史萊克學院五個大字反倒是正常了許多。

不出意外,又有家長因為不退還報名費而鬧事,而李郁松的應對方法也很簡單,直接把魂帝級別的魂環亮出來,並且說出了那句經典的我們只收怪物的話。那位家長臉色一變,拉着自己的兒子就走了。

李郁松看一遍前來報名的人,嚴肅的說道:「我再說一遍我們的招生條件,在十二歲之前魂力達到二十級以上,並且前兩個魂環的配置都得是百年年限的。我們學院只招收怪物,所以那些沒達標的就回去吧,不要浪費錢了。」

「好了,下一個!」

武魂的光芒收斂,所有的魂環也在瞬間消失不見,李郁松又恢復了先前的樣子,彷彿之前那魂帝的氣息並不是他釋放出來的一般。經過這麼一場風波,很快大部分家長臉上都流露出了嘆惋的神色,默默的帶着自己的孩子離開了。

史萊克學院的招生要求太高,那真的是只有怪物才能達到,原本還看不到隊尾的報名隊伍,轉眼間就剩下了不到十人。李郁松也不在意學員的數量,繼續開始了他的報名工作。

畢竟連續很多年沒有招到學生了,甚至前幾年那一批學員畢業后,他們一度面臨空有老師而沒有學員的尷尬境地。這還是三年前弗蘭德在外面撿回來奧斯卡才扭轉這一狀況,之後玉天麟和馬紅俊的雙雙到來才讓這個學院重新出現活力。

能夠留下來的人,顯然都是有信心能通過這一關,接下來的幾個報名的少年魂力都超過了二十級,擁有兩個魂環。在交納了十個金幣的報名費后,李郁松告訴他們入學考試的第一關算是過了,可以進入學院進行第二關的考試,家長不能隨考生進入學院。

攢夠一波考生,奧斯卡就領着這幾個人往第二關考試的地點走去,玉天麟看過這幾人的名字和外貌,也知道最後這幾個人沒能通過。所以也沒多期待他們的表現,和馬紅俊收拾收拾現場,就打算回去了。

「這裏就是史萊克學院的招生處嗎?」一個留着一頭金色長發,眸生雙瞳,一臉的傲然,衣着華麗的少年來到了這裏問道。

「沒錯,就是這裏。」玉天麟一邊回答著,一邊觀察著來者的樣貌。畢竟氣質這麼獨特的人還是很少見的,並且剛看是見面就有一種淡淡的熟悉感。

「叫戴沐白是吧,把手伸出來吧,我要測試一下你的年齡。」李郁松隨口說道,並沒有在意來者的傲氣。

『邪眸白虎戴沐白,原來他是這時候來的學院啊,那麼那股熟悉感也就解釋得通了。』聽到李郁松的話,玉天麟想到。

因為穿越多年的原因,對於斗羅大陸的劇情玉天麟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只是隱約記得幾個關鍵性的大事件,像是戴沐白什麼時候入學這種事,早就沒了印象,否則今天也不會這麼平淡的過來。

「魂力二十一級倒是夠了,但是你只有十歲,而且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來,你確定要入學嗎?」測試完畢,李郁松看着眼前的少年問道。

「不是說只要滿足標準就能入學嗎,既然我滿足了,那就帶我去做別的測試,其他的不用你管。」戴沐白卻是毫不客氣的說道。

「天麟,我帶着他到第四關找趙無極測試了。你們兩個把桌子收了,今天就到這吧!」李郁松對着玉天麟和馬紅俊說道。說完示意戴沐白跟着他走。

「天麟,沒想到今年還真有到第四關的,而且才十歲,說不好我們就要有新的同伴了。」馬紅俊開心的說道。

「那我們就快點收拾吧,收拾好了就到趙老師那看看情況。」說着玉天麟加快了收拾的速度。馬紅俊一聽感覺有道理,也跟着加快了速度。 第152章

這得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往死里打啊!

包廂里頓時傳出吳小天的慘叫聲。

不消片刻,他已經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來人!把這混賬給我拖回去!」

「把他給我開除了!」

劉主事怒不可遏。

一群手下連多餘的話都不敢問,連忙過來拖走吳小天。

可憐的吳小天,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挨這頓打,明明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現在連職位都不保了。

劉主事顫抖地走過來,『撲通』就給林壞跪下。

這一跪,跪得柳家人又是心神一顫。

這個林壞……到底是什麼身份?

居然能嚇得劉主事這樣的人認錯。

太恐怖了吧!

「林先生,是我管教不嚴,我錯了。」

劉主事一臉絕望:「我會主動向上面請辭,希望林先生再給我一個機會。」

林壞冷道:「起來吧,下不為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