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紅唇上揚,白嫩食指輕輕滑過秦雲嘴唇,笑道:「陛下,您難道不想看臣妾穿鳳袍了嗎?」

「那你趕緊換啊!」秦雲打了一個酒嗝。

王敏輕而易舉的就推開了他,嬌笑道:「陛下稍等,等妾身換衣。」

「好,好!」秦雲醉意朦朧。

約莫半炷香不到。

人沒有等到,秦雲只覺得眼前一黑,寢宮的所有燭火竟然被吹滅了!

那張寬大的軟床上,忽然出現了一道倩影。

身段婀娜,舉止妖嬈,只是有些看不清面容。

透著月光,能看見她身穿了一襲大紅色的鳳袍,格外美艷,有着一種女王的既視感!能讓人揚起濃濃的征服欲!

鳳袍乃皇后專屬,算是古代最頂級的制服了。

秦雲的血液瞬間逆流,腦中只有一個聲音,衝上去,肆意妄為!

那道倩影沒有說話,而是伸出了一條修長玉腿,勾起珠簾,彷彿在對秦雲說,陛下你來啊。

秦雲雙眼睜大,醉醺醺的步伐加快,爬起來就衝上了鎏金軟床!

騎鳳袍的壯舉倒是完成,但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光線,秦雲看不清太多東西。

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吹滅燭火,難不成王敏還害羞?

鎏金軟床不安寧,還有一陣怪怪的聲音,驚跑了寢宮外的幾隻野貓,就連月亮都羞澀的躲進了烏雲,不好意思露頭。

此刻,寢宮的珠簾外,有一道麗影正偷看着大床上的纏綿。

月光灑落,此女露出真容。

竟,是王敏!

……

一夜風流,秦雲只覺得自己腰酸腿痛!

看來,這御陽正氣修習的還不夠到位啊,在王敏這敗下了陣。

他睜開眼的第一瞬,沒有看見王敏,雖然被褥還殘留着昨夜曖昧的特殊氣息,但佳人卻是不在。

大概是早起了。

秦雲拍了拍暈沉沉的腦袋,昨夜醉的很離譜,連曖昧畫面都記不起多少了。

他立刻喊來宮女更衣,然後離開,沒跟王敏再照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龍中天很少在大眾前露面。

但在武道會召開期間,他會頻繁出現在眾人面前。

看到年邁的龍中天仍然生龍活虎,這讓不少門派的高手都很絕望。

雖說龍中天的九個兒子都很優秀,但跟龍中天還是沒法比。

一旦龍中天倒下,那些在暗中覬覦龍吟山的人,必然都會跳出來,再做一次嘗試。

那時候就需要龍中天的兒子站出來,如果沒人站出來,龍吟城數百年的傳承恐怕就將毀於一旦。

不過身為龍中天的兒子,只要天賦不太差勁,憑藉龍吟山裏的寶物,也能成為絕世高手。

這才是讓大陸上所有門派都感到絕望的地方。

看到龍中天,鍾夢的雙拳緊緊攥在一起,眼眸里蘊藏着恐怖的殺意。

魏小寶察覺到這殺意,扭頭看了一眼,低聲問道:「鍾兄,你沒事吧?」

鍾夢輕輕搖頭,緩緩放開了緊攥的拳頭。

鼓聲在此刻戛然而止。

龍中天緩緩起身,朗聲道:「又到了武道會開幕的日子,在下龍中天,在此代表龍吟城歡迎四方賓朋的捧場。」

言至此,演武場上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龍中天面帶微笑,緩緩坐下。

立馬又有一人站起,卻是坐在龍中天旁側的一個花甲老人。

熟悉龍吟城的人都知道,這老人正是龍中天的長子龍一鳴,同時也是未來龍吟城城主的不二人選。

身為龍中天的長子,龍一鳴肩頭的擔子一直都很沉重。

幸好他很有練武的天賦,也足夠努力,在龍中天的九子當中,一直都是佼佼者。

龍一鳴清清嗓子,自我介紹過後,沉聲道:「接下來我將宣佈武道會的規則,相信諸位都已知曉,但我還是得重複一遍:一入武山,生死不論。」

龍吟城給出的規則只有這簡單的八個字。

爭奪那些能讓各門派入圍的物品時,全憑各門派的本事。

除了比賽規則,武山之內將會百無禁忌,憑本事入圍,憑本事活命。

即便有門派的弟子全被殺死,龍吟城也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眾門派的年輕弟子親耳聽到這話,難免心裏犯嘀咕。

龍一鳴似乎聽不到這些聲音,直接宣佈道:「武山的大門,現在開啟。」

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有一道巨大的竹門緩緩打開。

各大門派按照先前排列好的順序,有條不紊地踏進武山。

各大門派的領隊只將門中弟子送到武山的山門口,然後便回到原來的位子,繼續喝酒吃肉。

諸葛藍雲到來后,楊思夢不想留在外面,選擇進入武山。

諸葛藍雲並沒有阻止。

有楊思夢在,落雲山入圍的希望將會大增。

只要能入圍,就能拿到豐厚的獎品。

對此,他充滿了期待。

目送眾人踏進山門,諸葛藍雲長舒了口氣。

這回他倒是沒有捨不得,讓秦紅月也進入了武山。

眾門派弟子進入后,在沒有聽到鐘聲前,斷然不能相互動手。

前來參賽的門派實在太多,光是進入武山這一環節,就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

龍九齡坐在椅子上,端著酒碗,怡然自得。

多日過去,仍然沒有蘇大有的消息。

而他現在腦中想的全是夏月,自然是跟夏月在床上切磋功夫的畫面。

只是已經在夏月面前放出了大話,說是要先砍下蘇大有的腦袋,才會跟夏月共度良宵。

現在要是反悔的話,肯定會被夏月嘲諷一輩子。

最關鍵的是剛好到了武道會召開的日子,每天他都忙得焦頭爛額,晚上連澡都不想洗,直接倒在床上便睡,一覺就能睡到大天亮。

若那蘇大有是龍吟城中人,肯定早已被被找到。

龍九齡現在堅定地認為,蘇大有一定是從外地來的,要麼是來龍吟城看熱鬧,要麼就是來參加武道大會。

既然還沒有收到蘇大有出城的消息,那就說明蘇大有還在城內。

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等蘇大有自己冒出來。

進入山中的眾人,全都非常緊張。

恐怕除了龍吟城弟子,沒有人知道入圍物品放在何處。

他們只能儘可能憑感覺去往可能藏有物品的地方。

清脆響亮的鑼聲,從武山山頂傳出,傳進每個人的耳中。

砰的一聲,武山的山門重重關上。

呆在外面的領隊們,紛紛選擇大碗吃酒,以此來緩解內心的焦躁。

「這座山這麼大,我們去哪尋找那麼小的東西?」令狐嬋環顧四周,到處是溝壑,到處是樹木,人在林中的話,視線將會更加短淺。

鍾夢道:「我們先在可能出現的地方找找,找不到也沒關係,因為每過一個時辰,藏匿物品的地方就會響起鑼聲,到那時如果我們離得近的話,就能過去搶奪了。」

剛入山的這一個時辰,其實是最安全的。

一旦入圍物品出現,就是最殘酷戰鬥的開始,縱然將物品拿到手中,也不安全。

只有順利將物品順利帶出武山,才算完成比賽,途中自然會遭到其餘門派的哄搶,實力不濟的話,定會橫屍在山中。

其餘落雲山弟子全都以柳葉馬首是瞻,柳葉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

柳葉也是初次來武道會,肩頭的重擔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

聽了鍾夢的話,魏小寶轉身看向柳葉,問道:「葉兒,我們要不要一起?」

「最好是不分開,更容易對付強大的敵人。」柳葉說道。

落雲山的參賽名額非常多,按照事先諸葛藍雲的計劃,需要將眾人分成四隊,分別去尋找入圍物品,這樣勝算無疑更大。

但分隊的弊端就是遇到強敵的話,即便手頭有入圍物品,也難以保住。

柳葉有自己的想法,就是希望所有人在一起,這樣彼此間也能有個照應。

在她看來,不讓師兄弟慘死一人,比拿到入圍資格更加重要。

「柳葉,你可別忘了我們峰主的囑咐。」卻是秦紅月站出來提醒柳葉。

柳葉的擅做主張,極有可能會讓落雲山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就分隊吧,我們四人一隊,告辭。」令狐嬋立馬附和秦紅月的堅持。

魏小寶什麼都沒說,已是朝一側走去,其餘三人立即跟上。

目送四人遠去,柳葉輕嘆一聲,道:「那就按照師叔的計劃,剩下的人分為四隊,到不同的地方去尋找,若是遇到危險,傳訊求援。」

「是。」眾人齊聲應道。

柳葉再次看向魏小寶等人離去的方向,眸子裏多有擔心。

別看現在武山還很平靜,一旦出現第一個入圍物品,這裏就會變成人間煉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