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17、18歲人從霍格沃滋畢業,

以自己這種謹慎且鹹魚的心態,

去這麼一個看起來特別邪惡又恐怖的地方是萬萬不能的!

甚至,哪怕已經超過21歲,她恐怕也不會踏足這裡。

擱從前,正常人就學了幾手拳腳,誰會沒事往確定有危險的小巷子里逛?

但西弗勒斯·斯內普畢業之前就在這裡混跡了吧?

他們那個時候的斯萊特林,幾乎都是在霍格沃是預備役,一畢業,直接加入食死徒。

伏地魔總是需要可以做事的人,而教授只是個混血。

凱瑟琳想,

雖然哪時候的教授魔藥水平確實出眾,但剛剛入職難不成就直接能夠做上中層?

十六、七歲的時候,沒有背景後台、沒有錢、孤身一人。

他…

凱瑟琳忽然有些想不下去了,有的時候她覺得西弗勒斯成為食死徒很正常,

他那時候才16、17。

伏地魔還沒有露出另一面,一切都被包裝得那麼美好。

後面事情愈演愈烈,甚至開始了戰爭。

但伏地魔勝券在握,所有人都很清楚,如果伏地魔上台,一切變革就完成了。

伏地魔是魔法部長的話,歷史就會往另一個方面講述這段故事。

他或許會被描述成新時代巫師的領導者,食死徒也可能會變成政府部門要員的存在。

看一看未來的赫敏和哈利,他們帶領鳳凰社贏了戰爭,才有那份資歷成為後來的魔法部長和律法執行司司長。

而那時的年輕的他,只是單純想要為自己掙一條出路而已。

畢竟,

比起大多數人,

比起金庫里存著金山一樣錢幣的詹姆斯·波特,他什麼也不是。

昏暗的燈光黯淡的小巷裡,

兩具生死不知的屍體躺在眼前,剛才忽然暴起的凱瑟琳不知怎麼動的手。

那個被同伴阻止動手的男巫師心有不甘,特意跟上來想看看新來的陌生巫師的下場。

然後,

他從頭到尾看見了戰況。

解決戰鬥不到一分鐘,兩人剛開始有圍過來的苗頭就被擊倒在地上。

什麼神施法?

快、准、狠!

他甚至沒注意到蒙面女人怎麼出手的,用的魔咒又是什麼顏色。因為導演不知道剛剛的意外,助理又怕被導演知道之後會更加怪罪曼曼,到頭來曼曼還是把脾氣撒到自己頭上。

她就把損壞的道具給放回到原位。

曼曼進入狀態之前還是狠狠瞪了她的助理一眼。

小助理被看的心驚膽戰。

拍戲的時候使用到了剛才已經被破損的道具,但是誰也沒有發現。

而台下的助理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而擔心害怕。

到時候這幫粉絲要是回去的話,那第一個被拿出來頂事的肯定是她,被開除是小事,到時候被網暴了才是真的出事。

就因為在……

《穿書後男主逼我改結局》第七百六十七章答謝 ,

第693章

早飯後,林洛嬌便收拾出門。

昨天,北江縣那邊影視城項目,林大河牽頭,找縣總,人家一口答應。

這可是個好項目,利用荒山野地,帶動旅遊開發,促進居民就業、增收什麼的。

昨天一直在忙選址,統計荒山地的面積。

今天上午就可以簽約了。

縣裡面答應,他們機械平整場地。

影視城的圍牆,縣裡資修一半。

場地承包,5000畝,一畝30元。

影視城,前三年免稅。

這一算下來,省了不少錢。

整個影視城,投資預算差不多一個億就能搞定。

林洛嬌一早就下縣上去,開快車。

上午八點半到達,合同一簽,直接返回中海。

同時通知朱永標進場,打圍,準備火速施工。

沒有那麼多迎來送往,縣上也很支持、理解。

這才是辦實事的。

茶不喝,飯不吃,事業先立起來再說。

在市裡面,顧芸夢作為林洛嬌的助理,已經把容喜生態農業的相關資料,準備好了。

她也是有些鬱悶,感覺好笑。

宋三喜新項目在幹什麼啊?

兩萬多畝土地,養雞?

但人家現在有錢,任性了呀!

顧芸夢還想著,上一次宋三喜答應要請她吃飯的,單獨。

可,這還沒兌現呢!

資料做好后,沒多久,林洛嬌趕回來了。

帶上資料去南海區上,先註冊。

這事按宋三喜的要求,找張紅松,好辦的很。

張紅松一看項目,不禁都哈哈大笑,說我這老同學啊,弄啥呢,養雞?

林洛嬌都有點不好意思,但微笑道:「張哥,宋先生辦事向來靠譜的。說不定,咱南海區,在這個項目上,要大放光彩呢!」

張紅松一想,點點頭,「也對啊!我這老同學,能著呢!他要做的事,我,全力支持。」

「反正鬼石場那邊,荒著也是荒著,養點雞什麼的,倒能增加一些活氣,也是一個生態農業的典型,規模太大了。咱南海區,工業發達,農業也得跟上嘛!」

「其所屬的火花街道辦,也能多一筆收入。這還不少呢,七十年一次付清的話,也四千五百多萬了。我打個電話,讓批個整數吧,四千萬。」

張紅松很自信,說著拿起了辦公電話。

「好嘞,謝謝張哥,辛苦您啦!」

「哎林總,客氣啥呀?我得謝謝我這老同學,他呀,給咱南海區的經濟注入了新思路、新活力嘛,呵呵」

到半下午,容喜生態農業審批完成,立項、南海區批地完成。

朝·中有人好辦事,就是這麼個理兒。 第437章

高德彪的保鏢,被帶走做了個筆錄就放了。

他只是聽令行事,而且腿也被打斷了一隻,所以張守成這邊也沒有太過於為難他。

這保鏢從局子里出來,就找了家醫院處理了一下傷勢,然後到沒人的地方掏出那張高德彪給他的名片。

這名片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和一個電話號碼。

保鏢沒多想,直接撥通了這個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怒斥聲:「姓高的,我說了多少次了,沒事別聯繫我……」

保鏢忙道:「苗爺你好,我是高先生的保鏢龍剛,高先生他出事了……」

嘟嘟嘟!

龍剛話還沒說完,那頭便直接掛了電話。

搞得他有些莫名其妙:「草,掛我電話幹什麼……」

正當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一個陌生號碼又打了進來。

「喂?」

「是我。」苗爺的聲音再次傳來:「高德彪出事,剛才那個號碼已經不安全了,以後你就用這個號碼聯繫我。」

龍剛:「好,我知道了。」

「苗爺,你想辦法救救高先生吧,他被張守成給抓了……」

接著,龍剛把在天鴻公司裡面發生的事情,給苗爺說了一遍。

苗爺聽完,深吸了口氣,沉默良久才開口:「一個小時后,南郊棚戶區,周氏麵館見。」

「暗號,小碗拉麵,只放醋,不放辣。」

「記住了,一個字都不許錯,高德彪出事,以後就由你代替他替我做事。」

說完,苗爺直接掛了電話。

龍剛激動得熱淚盈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