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梧突然蹦了出來,嚇了沈明月一跳。

蕭決握拳,毫不客氣的打在他的頭上。

井梧欲哭無淚,小聲抱怨:「王爺,你也太狠心了……下手居然這麼重!」

沈明月還是第一次看到蕭決身邊有如此活寶性子的侍衛,忍俊不禁。

「你就是太小心王妃了,王爺你自己看,王妃並沒有被我嚇到。」井梧說着就擠出一抹微笑,要跟沈明月靠近胡。

被蕭決無情的拉住了衣領,「別逼本王給你丟出去。」

井梧立刻變得正經,「我剛剛從外邦回來,耶加濘的確有一個養在深宮的妃子吾日耶緹,這一點調查信息是不會有錯的。」

他的調查系統是自己一手創辦,環環相扣,如果任何一節出了問題,消息早就傳到他的耳朵里了。

「看樣子是我多心了。」沈明月一隻手放在下巴,輕聲呢喃。

「王妃請放心,屬下會一直盯着她,若是有任何不對的地方,屬下會第一時間稟告。」

井梧站直身體向沈明月承諾。

可還沒等沈明月回答,他便一溜煙消失了。

沈明月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你身邊還有如此有趣的侍衛嗎?」

「他這個人雖然話多了些,但在做事方面可以百分百放心。」蕭決輕聲說着。

他試探的看了一眼沈明月,主動想去拉她的手,緩和兩人這些日子的尷尬,讓他沒想到是,沈明月一個轉身,伸了個懶腰就進屋了。

蕭決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中,他吞咽一口唾液,眉頭緊鎖。

還不行嗎?

他們的對話被吾日耶緹聽了個七七八八,她嘴角微微上揚,眼神中閃過一絲意味深長。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東西,小聲呢喃道:「沈明月,別着急很快我們就會重逢了。」

吾日耶緹利用井梧跟蹤自己的特性,讓身旁伺候的丫鬟換成自己的衣服在院子裏待着。

她則是換上丫鬟的衣服來了個偷天換日,又打傷了攝政王府的人,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廚房。

吾日耶緹觀察好幾日了,蕭決的飯菜和沈明月的飯菜是分著的,左邊的是給送到蕭決屋子裏的。

她唇角微勾,毫不猶豫的將藥粉下了進去。 快樂其實很簡單。

因為一個人,因為一件事,因為一個舉動,都會讓你撥開雲霧見天日。

而此時承浩就因為一個人,一條簡訊,讓他抑鬱的心情徹底消散。

「昨晚,你揍的是我…弟…弟。」

看著手機屏幕上這條顯示的簡訊,一晚上沒笑的他突然笑了,我什麼就越來越稀罕你了呢!

「我需要你給他道歉。」

似乎是見承浩沒有回消息,此時手機另一邊,躺在一張潔白的大床上的知恩,不滿的抬腳一腳踢開身上的被子,目光不善的盯著手機。

就在知恩已經不知不覺退出簡訊界面,打開照片欄,準備給對方發兩張刺激點的照片,提醒一下對面的傢伙不能無視自己的時候,手機輕輕震動了一下。

「他說你壞話,所以我揍了他。」

讀完承浩的簡訊,因為早上剛剛睡醒,知恩那沒有經過眉筆描畫,雖然不是很驚艷,但是依舊好看的秀眉微微皺起,那雙白皙的小手則是快速在手機上敲出四個字發送了出去:「說我什麼?」

「他說你是他的女朋友,想和你分手,要教訓你,所以我沒有忍住。」

看著簡訊內容,知恩那雙美麗動人的雙眸,在自己都不自知的時候,已經彎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今晚我要吃酸的。」

「好,晚上我給你做酸菜魚。」

除了第一次,這是兩人簡訊聊的最久的一次,沒有了相互鬥嘴,有的只是那淡淡的溫馨。

放下手機,李知恩雙手攤開,在床上坐起了仰泳的姿勢,手滑腳蹬終於挪到了床邊,這才坐起身子爬下床,氣勢洶洶插著腰,就向著卧室外走去,這是將「懶」字體現的淋漓盡致,也沒誰了。

隨著李知恩打開卧室門走出去,清晨原本安靜的房子內,突然響起了一段驚艷的三段高音久久回蕩繚繞:「李鍾勛,你給我滾起來~~~。」

………………………………………。

「孩兒們,準備起床吃中餐了。」

放下手機,承浩翻身從床上爬起來,直接打開卧室走了出去,在去洗漱間的路上,順手分別敲了敲林小鹿和徐澤豪的房門。

「啊西,哥我們今天休息,能不能讓我多睡一會。」

穿著一條花褲衩的徐澤豪打開卧室們走了出來,看著正在洗漱間刷牙的承浩不滿的埋怨道。

「呵呵~,這是小野貓找回來了嗎?」

林小鹿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推了推鼻樑點黑框眼鏡,撇了一眼洗漱間里,整個人精氣神都煥發一新的承浩,一如既往的毒舌。

「臭小子,你倆嘀嘀咕咕說什麼呢!為什麼我感覺你們再說我壞話。」

仰頭漱了漱口,承浩扭頭看著兩個交頭接耳的弟弟,開口呵斥道。

「該死的春天,總是反覆無常,所以我才討厭春天啊!」

被承浩狐疑的目光注視,林小鹿十分感概的揉了揉太陽穴道。

「哥,小鹿在說你發春了。」

眼珠子轉了轉,像是想到了什麼壞主意,徐澤豪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小鹿,突然舉起手,對著承浩打起了報告。

「憨貨,能不能長點腦子。」

像是已經看到結局了一樣,林小鹿看著舉起手,打著自己小報告的徐澤豪,十分無語的搖了搖頭。

「呵呵~,看來你小子是皮癢了,竟然說你哥發春。」

冷笑兩聲,承浩面無表情的將牙刷放回杯子里,拿起自己的毛巾擦了擦臉,甩著手腕一臉不善的向著徐澤豪走了過去。

「哥,哥,哥你別過來,是小鹿說的,又不是我說的。」

看著直逼自己而來的承浩,徐澤豪不由害怕的退後兩步,急忙擺手解釋道。

「可是我只聽見你說了,好了別後退了,是你自己過來,還是讓我抓到嚴懲。」

承浩說完,直接向著徐澤豪撲了過去,此時他的身上在也沒有了老成,說起來,其實他也才22歲而已。

「無聊。」

看著扭打在一起的二人,林小鹿嘀咕一句,趁著二人打鬧,順便插了一個隊向著洗漱間走去,這個小家庭里也有著自己的規矩,那就是什麼都要講究個先後。

「呀!林小鹿今天是我先起床的,你不許插隊。」

被承浩按在沙發上摩擦的徐澤豪,眼角餘光正好看見慢悠悠向著洗手間走去的小鹿,頓時急了,誰早上起床還沒有個三急啊。

「誰管你。」

聽見徐澤豪焦急的吼叫,林小鹿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說完,直接走進了洗漱間。

「哥,小鹿不按照規矩來,你放開我,我要去實行家法。」

眼見強行掙脫無望,徐澤豪只能可憐兮兮的看著承浩,希望自家老哥放開自己,實在是膀胱快爆炸了。

「可以,你去吧!」

在徐澤豪驚喜的目光中,承浩直接起身,從徐澤豪身上下來,一臉笑意的放過了徐澤豪。

「康桑密達,林小鹿你給我滾出來,是我先起床的。」

從沙發爬起來,徐澤豪感激的對著自家老哥道完謝,隨即急吼吼的向著洗漱間沖了過去。

「嘭~。」

在林小鹿的無聲冷笑中,回應徐澤豪的只有被重重合上的玻璃門。

「卧槽,鹿哥你不能這樣的~。」

貼在玻璃上,徐澤豪一手按著小腹,一手拚命拍著玻璃門都快哭了,此時的他似乎已經忘記韓語該怎麼說了,全程用著普通話哀求著。

看著徐澤豪凄慘的模樣,承浩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靠在沙發上,一臉笑意的看著,因為他知道,小鹿肯定會在最後開門的。

而承浩從小就喜歡看著兩個弟弟打鬧,雖然總是徐澤豪被欺負,但是承浩並不在意誰贏誰輸,他在意的只是過程,畢竟很有意思不是嗎?

(撒花,感謝諸君的支持,讓大明星終於登榜同類新書榜第一,全平台第十八名,是你們親手造就了大明星,謝謝諸位了,老規矩這章送給早上起床的書友,順帶求評論推薦票。) 一邊抵禦漩渦的撕裂和席捲之力,一邊還要反擊那些此起彼伏的鯊魚群,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這時候,暗星龍龜的暗星引力突然發動,80%的減速之下,那些鯊魚群的身影頓時陷入停滯狀態。

羅瀚手指上的星月神戒猛地爆發出一團神光,下一秒無數的流星從天而降,轟隆隆砸在那漩渦之中的鯊魚群中。彩光爆閃,血光乍現,緊接著就是一片的白光。噬血三頭鯊好不容易召喚而來的小弟們,被流星隕落的攻勢給轟殺一空。

見勢不妙的三頭鯊停止了翻滾,那深邃的巨型漩渦也逐漸消失。

激烈的戰鬥一直持續了近兩個小時,噬血三頭鯊手段用盡,最後僅剩一個腦袋的情況下,全身傷痕纍纍,但眸中的兇殘卻毫不褪色,典型的有攻無守的拚命架勢。饒是圍攻的一方,羅瀚幾人也是累的氣喘吁吁。

不過現在終於是收割的時刻了,因為半空之中,已經響起了雷羽玄鳥的啼鳴聲。

當海面之上那多巨大的蘑菇雲消失之後,羅瀚升了一級,等級為171級,紫月兒升了2級,到達168級。

羅瀚潛入海底,再次做了一次海底摸金者。

收穫相當豐厚,金幣1500萬,175級金色御靈師法杖1件,紅色裝備3件,分別是戰士和御靈師的。最後,還有可用來打造裝備的鯊魚皮若干。

戰鬥結束,收穫清點完畢,羅瀚收回勞苦功高的戰鬥寵物們,召喚出虛空之鯤,朝著愛月之城飛去。現在,羅瀚和紫月兒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緊張的戰鬥之後,御鯤飛行的輕鬆愜意。

不過,倆人倒是沒有注意到,黃寶寶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一個方面,那裡是更遠的海域,似乎有一個黝黑的影子正在海底漫遊。就算是從如此遙遠的距離看去,那個黑影依舊是感覺無限之大。一股水花從那個黑影的上方噴出,形成一個衝天的水柱。一聲悠長如汽笛的鳴叫聲從那個黑影處傳出,那穿透力十足的音浪在無盡的海域蕩漾。

羅瀚和紫月兒自然也聽到了這個聲音,詫異的扭頭向著遠方音波傳來的方向看去。

黃寶寶起先一臉緊張的盯著那個黑影,聽聞那聲鳴叫之後,昂首發出了一聲類似狼嚎的長嘯,那聲波的穿透性竟是絲毫不差。然後就見黃寶寶突然像是撤去了所有的防備,在虛空之鯤的背上趴了下來。

那個巨大無匹的黑影漸漸的下沉,最終消失不見。

羅瀚看向黃寶寶,見其閉目假寐中,別沒有開口詢問。這個黃寶寶太過神秘,每當你覺得似乎了解它幾分之時,就會有更大的謎團出現在你的面前。

看不清,猜不透,果然不虧是雌性的生物。

回城之後,提交了懸賞的羅瀚等級再升一級,到

達172級,還有300萬金幣收入。

於是銅榜通緝欄里,又一個任務的變成了灰色。

待到羅瀚他們離開任務大廳之時,幾個高級玩家組隊的隊伍走到銅榜之前,其中一個165級的戰士玩家正在對著幾個隊友說道:「憑咱么幾個的硬實力,拿下一隻170級的神話初階BOSS應該不在話下,大家這次幫我,我一定會有厚報!哈哈!」

這時隊伍里一個牧師妹妹怯生生的說道:「你們快看!已經有兩個通緝任務被完成了!」

「瓦特!不可能!」其餘幾人趕緊擠到懸賞榜之前,看到那灰色的等待刷新的文字,頓時呆如木雞。

這才進入一級主城幾天,就已經有人完成170級乃至175級的通緝BOSS?要知道,這通緝榜上的魔物,可無一不是一方的霸主,比起平常的同階BOSS更是強了不止一籌!更難的是,這種任務是有人數限制的啊!五人組隊就是極限了!到底是誰,這麼快奪得頭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