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是童稚之音,卻帶有獨一無二的無上威嚴,寒兒哪裡見過這等架勢,對她來說就算村長都沒有這般氣勢,嚇得連滾帶爬的站起來。

雙手緊緊絞在一起,小腿顫抖,小身板戰慄不止,默默的流著眼淚。

這副模樣誰看都受不了,奈何神逆此時鐵石心腸,全然不顧,他繼續喝問道:「朕問,你答!你是誰?這裡是何界何處?」

「我、我……夫君連寒兒都不認了嗎?」

小蘿莉抽泣著,豆大的淚珠連成珠子般落下,面如死灰,眼神充滿絕望!

「夫君可還記得,按我大寧國律法,若家主不認髮妻,髮妻只有被分配給大元的低等土著一條路可走!」

小蘿莉彷彿下定決心,也不哭了,悲憤的看著神逆!

而神逆則是目現異彩,大寧、律法、家主、髮妻、分配、大元、低等土著!

從這些關鍵字來看,這裡似乎……是一個比較落後的世界……

不過還挺有意思,以神逆的經驗之談,所謂的大元就是大寧的屬國,這個世界可能還處於亂世爭霸的時代。

可能是大寧國為了促進生育,推出了「國家統一包婚配」的政策!

這也不怎麼樣嘛!

神逆想起自己和素卿聯手推行的「鼓勵生育、求愛之分大行其道」,不禁勾起嘴角,連帶著看小蘿莉也順眼了許多。

「來,」神逆輕輕的拉過寒兒,寒兒面色一喜,就要順勢倒在神逆懷中,卻被神逆無情阻止,「你再給朕說說,大寧與大元的情況。」

寒兒本來因不能抱著神逆而哀愁,聽了這話,瞬間瞪圓了雙眼:「夫君,你失憶了?」

神逆目光微沉:「以後不許叫朕夫君。」

「憑什麼?」

寒兒撅起小嘴,不服的看著神逆:「憑什麼不叫?除非夫君不認我這個髮妻,否則,你逆神就是我寒兒的夫君!萬生萬世不變的夫君!這是受到大寧律法保護的!」

寒兒心中歡呼雀躍:哎呀,好羞恥啊,終於把話說出來了!原本是想成婚時再說的,可是誰知道夫君突然昏迷不醒……

不提小蘿莉是如何開心,神逆滿臉猙獰!

「你說朕是誰?」

神逆咬著牙,一字一字從牙縫中擠出來!就算喪失全部法力與修為,嗜殺成性是永遠刻印在道心之中的!

寒兒又被嚇到了,看著神逆猙獰的面孔、血紅的眼瞳,大哭道:

「夫君,你是逆神啊!你是寒兒的夫君逆神啊!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嚇寒兒,在大婚時夫君突然昏迷,寒兒請來村裡的醫者,他們都說夫君活不過三天……

嗚嗚……夫君,你,我!隔壁的狐政過來搶家產、搶寒兒、我不走!就算被分配到大元,我也不放棄夫君,為了照顧夫君寒兒把嫁妝都送給了冰兒姐,換來這清神洗髓乳,每天都給夫君用,你為什麼要這樣嚇寒兒……」

寒兒哭到幾近昏厥,一個毫無法力的小丫頭自然做不出假,絕對的真情流露!

一向視情為寶的神逆卻是沒有上前安慰,他面無表情的坐著,看著寒兒哭雷了,沉睡過去,神逆自己則一坐一天。

一天之後,寒兒從沉睡中醒來,迎接他的是一個全新的神逆!

不對,應該是扮演逆神的神逆!

以至於寒兒都覺得昨天發生的事,是不是一場夢!

又是一天過去,神逆終於從寒兒口中,套出了不少隱秘。

比如大寧的一天,等於大元的三千年!

比如大寧正在與大羅開戰!

再比如,這裡名為小荒村,是大寧最北方的一個小村落。

最重要的,有關逆神的信息,則與神逆所了解的那個逆神,截然不同。

逆神,聽聽,多麼熟悉的名字!

是不是?

自己名為神逆,偏偏魂穿?還是什麼?反正不知為何來到這個名叫逆劫的身體上!

而且逆神這個名字代表什麼,神逆最是清楚不過!

神逆前腳才融合了逆神的五成殺戮魔軀,後腳就成了名為逆神的孩童!

呵呵,神逆想著那個宿命般的對手,殺意盎然,知道逆神沒有那麼容易死,神逆提防了逆神留在本體的那一絲元神,卻沒想到逆神竟然在殺戮魔軀中留下了後手!

可是事實真就如此嗎?

本著推翻一切的原則,神逆很快推翻並想出了無數種可能性。

等等,神逆猛然一驚,返本還源后,自己成為逆神,那麼逆神會不會成為了自己……

嘶,洪荒! 第696章

跟班:看到了。

小九盯著發來的三個字,能想象到對方盯著一頭藍發,面無表情的看著她模樣,當即有種臉被燒紅的羞愧感。

將手機一丟,人往床上摔去,臉死埋到被子里。

「丟臉丟的跨省了。」

一點犯都沒了!

……

御園塆、私人飛機場。

從京城飛回的飛機已經穩定降落在飛機場道內。

工作人員上前,將艙門打開。

宗政御身上就隨意套了一件黑色風衣。

江城最近天氣多變,晚上這個點,風比較大,吹著七爺身上外套飄起。

他正要走下台階,手機響。

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宗政御表情略有意外了下。

接了電話。

「什麼事?」他剛問完,隨後便是聽著電話里人說,最後七爺才回了一句,「知道了。」

隨後結束通話,從台階上走下去。

羅森跟在背後。

宗政御道,「小九跑江城了。」

羅森意外了一把。

宗政家族九小姐,羅森是知道的。

是一個挺能鬧事的主。

所以在聽到七爺說小九來到江城這句話后,羅森第一反應便是,「九小姐離家出走?」

「全面調查,把人給我抓出來。」七爺表情冷酷,「鬧到我的地盤來了。」

話說完,七爺隨意轉了下手腕上的腕錶,表情又冷又狠,連羅森都忍不住打一個冷顫。

在內心為這麼為九小姐默哀。

就算離家出走,好歹也選一個別的城市。

明明知道七爺在江城,還跑來江城,這不是把自己送上門虐嗎?

羅森:「我立刻去調查。」

「七爺!」

羅森話剛說完,前方便傳來一道雀躍的呼喊聲。

一抬頭,便見慕安安坐在輪椅上,手?一直按著輪椅的按鈕,加快速度朝宗政御這邊衝來。

這個時間點溫度本來就低,加上停車場這邊沒有什麼建築物擋住,風之前刮來。

慕安安這一通飆,風是直接往她天上出來,把頭髮吹亂,因為輪椅的速度過快,身上的毯子也不知怎麼的就往下掉。

慕安安都不管。

看到七爺那一刻太興奮了,越沖越快。

宗政御眼看著人衝過來,臉沉了下來,邁開長腿朝慕安安趕去時,直接脫下風衣外套。

他站到慕安安面前,單腳踩住輪椅下方剎車板,讓輪椅停下的同時,把風衣外套蓋到慕安安身上。

他臉很不好看,聲音也有責備,「誰讓你這麼來的?」

「想見你啊。」慕安安昂著頭,笑容燦爛。

每一次,與這個男人分別,再見面,都讓慕安安非常激動。

心臟都是雀躍的。

她不管身上蓋著的風衣,舉起手,一臉期待的看著宗政御,「七爺!」

「先回去,這裡風大。」七爺並未接收慕安安求抱抱的意思,轉身便對要朝輪椅後方走去。

誰知,這腳步剛邁出,慕安安就直接撲到他身上,一把抱住他大腿。

臉往腿上蹭。

慕安安剛正面吹了風,臉就冷冰冰的,這麼一蹭,頓時感覺到溫暖不少。 中午。

下班時間一到,若晴收拾好,挽上包就走。

「戰大少奶奶。」

沒想到在電梯口被剛從總裁辦公室里出來的趙其叫住。

若晴扭頭看向趙其,美眸閃了閃,臉上揚起笑容,禮貌地向趙其問好。

趙其走過來,溫和地問著若晴「大少奶奶下班了?」

明知故問。

若晴心裡腹誹一句,面上還是那副無害的表情,笑道「是呀,剛下班。」

趙其按開了電梯門,然後與若晴一同走進電梯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