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這副畫已經很好看了,沈益再想想長城上空有太陽,旁邊有密林。

金光灑在長城上,光和影看上去非常真實。

樹林也在光禿禿的山上突然湧現,瞬間蔓延出一片綠色的海洋。

到了現在,這副畫已經完成了。

導出PNG格式…

這副畫到了蘋果手機的相冊之中。

包括導出圖片的時間,總共用時不過兩分鐘。

沈益敢保證,讓他畫這副畫,每個五六個小時畫不出來。

而這僅僅用了兩分鐘。

神奇!

這是不是說,那些人類能夠想象,但是畫不出來的畫面也能夠被畫出來?

那這簡直是影視神器啊。

沈益又找到了一條生財之路。

自己就將《廣陵的奇妙冒險》做成漫畫,然後在網站上連載賺錢。

反正這玩意又不需要開公司。

說著,沈益就在腦中想象畫面,然後導出到相冊,再從手機用數據線傳輸到電腦上。

這樣可比用流量傳快多了。

於是乎,漫畫《廣陵的奇妙冒險》上線。

而且更新速度極快,上線就有五集。

他的計劃就是在每個星期三、星期日發一集,反正十幾分鐘就能完成一集。

他在各大論壇上通知各位網友。

那些網友聽到這個風聲之後,紛紛前往網站觀看。

【古哥可真夠拼的,這星火工作室也是神了,就這麼幾個人,不僅出牛逼的軟體,更是出了遊戲,現在還畫了動漫?】

【幾位這麼拼,不怕累壞么,還在上大學,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身體健康最重要。哎對了,下周更新什麼遊戲?】

【我也好奇了,這個星火工作室內部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哈哈,我就說,廣陵的奇妙冒險應該改編成為漫畫,才能夠吸引更多的玩家。】

【卧槽,才發就爆更了五集,這也太快了吧。】

沈益不去干預,任由他們討論。

前些天燕燕的漫畫被沈益帶的大火,被那個網站大力推薦。

她可高興壞了,有那麼多催更的人,她畫漫畫的速度快了不少。

燕燕也從沈益的角度考慮,為了他不和那個網站起版權的糾紛。

她簽了個將版權完全放在自己手裡、只駐站發布的合同。

即便如此,她能夠收到的打賞和訂閱也是非常高的。

僅僅半個月,來自打賞的收入就達到了2000塊錢,這個數目已經達到了大多數普通人的工資,看得別人眼饞。

她的心中清楚,那個網站和沈益孰輕孰重。

沈益是想帶她成功,而網站則是看見沈益成功了之後,才大力捧她的作品。

兩者的眼光和對自己的態度不一樣,即便漫畫網站給了自己收益,那也是沈益和粉絲們帶來的。

所以她堅定的站在沈益這邊。

沈益將鏈接給燕燕發了過去。

燕燕那邊看到沈益居然畫漫畫了,覺得挺不可思議的,他的工作室那麼忙,居然還有時間畫漫畫么。

「呦呦呦,你居然也有時間畫漫畫啊?」

沈益答覆:「工作室最近沒有什麼工作了,正好早就設定好了劇情,隨手畫了畫。」

「那你不怕耽誤工作室的事啊?」

「不用怕,我用專門畫漫畫的軟體畫的,方便的很。」

「什麼軟體?我也想用,快一點,快一點!【微笑】」

沈益原本是打算忽悠一下她的,但沒想到她還當真了。

這就尷尬了,總不能現編一款軟體給她用吧。

沈益向來喜歡忽悠人,他再次開始了忽悠之旅:「我用的是內測軟體,除了測試人員,其他人都不能用,我簽了保密協議,如果給你了我要負法律責任的。」

燕燕在CC上打出了兩個表情:「【尷尬】【尷尬】」

沈益:「所以你還是乖乖自己畫吧,說不定以後能找到公司將你這漫畫改成動漫【大拇指】」 之後的暢談持續到了深夜。

不過期間卻多是趙海倫在說,洪非在聽,偶爾出現一兩句詢問。

因為趙海倫仔細地講述了她的「再生搖籃」項目。

目前,這個項目的所有理論研究和計劃已經完成了過半,可謂萬事俱備只差錢。

之所以會在紐約逗留如此之久,除了那個學術會議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尋找投資人。

不過趙海倫雖然已經在科研界嶄露頭角,但她眼下畢竟年輕,所以目前為止對她矚目的要麼是看上她本身,要麼是想要鳩佔鵲巢對她的計劃和成果巧取豪奪。

之所以會答應洪非的會面邀請,也是抱著一絲希望前來。

若是洪非這裡仍然不行,那她的打算便是轉投美利堅的懷抱,因為對方給出條件相對而言苛刻得要少一些。

與那些人相比,洪非覺得自己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正人君子。

在一番友好的氛圍當中,兩人初步確定了合作。

由於時值深夜,洪非給趙海倫安排了住所,直到第二天清晨吃過早餐后,才派一號親自開車送她回去。

望著遠去的車輛,弗蘭克忽然道:「我覺得你不只是看上她的知識。」

洪非笑容一僵,當即駁斥:「胡說八道。」

「哼,我知道你這樣的年輕人心裡都在想什麼,她很不錯。」弗蘭克說完后不等洪非反駁,直接轉身離去。

洪非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弗蘭克說得對也不對,因為知識能力肯定是要排在首位,他不需要花瓶。但在滿足了第一要求之後,那必然會更傾向於好看的。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有毛病嗎?

完全沒有!

與趙海倫的正式合作需要等她結束手中的一些項目安排,並且更詳細的合作協議還要等待後續磋商,但在洪非看來這件事已經十拿九穩,誰也別想從他手裡把這個人搶走。

否則,他會毫不猶豫地放出弗三炮。

又完成了一樁短期計劃,洪非心情大好,練功的時候也更加暢快。

兩天後。

四號和五號帶著一批人從索科維亞歸來。

「老闆,他們都是索科維亞人,因為戰火的波及失去了家人或工作,經過我和五號的考察,這二十個人暫時都可以信任,另外還有三十個留在索科維亞城堡。」

站在樓上,隔著窗戶望著排列整齊的人群,洪非滿意地點了點頭。

「幹得不錯,去跟弗蘭克交接一下,他正等著用人呢。」

「好的。」

二十個人雖然不多,但也可解燃眉之急,地下空間的擴建正在進行,至於改造則不宜令外人知曉,弗蘭克已經嚷嚷了好久。

俯瞰紐約,洪非眼神快速變化,唇角也跟著掠起。

是時候做點壞事了,能量的提升已然落後於身體素質的增長,就是不知道能量是否也存在階段性的突破。

當然,好與壞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站在不同的角度總會有不同的發現。

具體如何,還要看洪非辦完事之後提升的是能量還是身體素質。

除此之外,若是採用遊戲的說法,他現在也該去主動打怪摸技能卡了。

夜幕初升,洪非通知了弗蘭克一聲后駕車離開。

地獄廚房位於曼哈頓區,移民的主要聚居地,環境雜亂落後、族群衝突頻發、犯罪率居高不下。

但凡可以選擇,幾乎沒有一個普通人會願意長久地居住在這裡。

這是很多人眼中的惡地,卻也是許多黑幫分子的樂土。

入夜之後,沒有人會無故出門,這裡是連巡邏的警察都不太願意來的地方。

阿富汗行動之前,洪非經常在這裡出入。

把車送進停車場,洪非拎著一個布包躲避沿途的監控攀上一座樓頂。

扯開拉鏈,裡邊是一套黑色衣服和一張白色面具。

「托尼,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穿它們了。」口中小聲喃喃,洪非換好衣服站在天台邊緣巡視四方。

片刻,洪非目光聚焦在不遠處,隨即他微微低伏,兩腿猛然用力,身軀立時如離弦之箭迸射而出,跨過十餘米的街道上空后,穩穩地落在對面樓頂,跟著他腳下不停,快步邁步,好似靈猿般穿梭於高樓之間。

不多時,靠近目的地后,洪非放緩腳步。

在弗蘭克出現之前,洪非已經定位好幾個英雄或反派角色的位置,出於穩妥考慮,洪非那時並沒有急於出手。

眼下,時機已至。

推開天井門口向下而去。

樓道里一片陰暗,混雜著各種奇怪的氣息。

洪非的腳步輕盈至極,幾乎無聲,當他來到某道門口之時,將耳朵貼在門口安靜聆聽。

聽力作為一項身體素質同樣也已經被強化提升,洪非聽到了內里極細微的響動。

確定對方在家,洪非本想提腿直接破門而入,不過略一思索,他藏在面具下的嘴角微微勾起,接著抬手輕輕叩門。

咚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