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吹雲震聲吐出一字道:「封!」

大殿上方頓時出現濃煙滾滾,又似烏雲濃墨,接着,一道道火光炸裂開來,一顆顆流星破雲而出。

飛火流星!

如同天災。

「這哪裏是鍊氣境的法術?」

「胡鬧,胡鬧!」

「這游吹雲輸了!他果然不簡單,他竟動用了這等手段!」

殿中頓時一片喧嘩吵鬧。

「諸位聽我一言。」

昭陽公主竟主動站起來說道:「游吹雲的確是自封為鍊氣境,看來諸位仙家都忘記了一件事。咒術,我父親的咒術,不動用修為不消耗法力,也能使用!」

原來是這樣!

這簡直是作弊!

不動用修為,不消耗法力,這不是耍流氓嗎。

「徒兒當心!」酒劍仙難得的擔心起自己的徒弟。

「無妨!咒術又如何,他根本打不中我,這麼大規模的攻擊,我不信他身體能負擔得了。」

蘇放險之又險的躲避飛火流星,只是他自封鍊氣,還是困難至極。

不對,不對。

蘇放突然察覺到一件事情。

「他竟然已經達到準確操控飛火流星下落軌跡的地步了,他在用飛火流星封住蘇放的走位!」

帝君驚詫道。

就連昭陽公主也喃喃道:「他的確是第二次使用飛火流星……」

飛火流星如同游吹雲的手一般,想往哪裏去便往哪裏伸,而且越來越熟練。

不好!

蘇放只覺得腳後跟一麻,一顆流星在他腳后炸開。

他猛的向前扎去,一連串的爆炸在他身後轟出。

錚!

一聲劍鳴。

蘇放一個翻滾時候,只覺得脖間一冷。

游吹雲的劍已經擱在他的咽喉,只需輕輕一動,便人頭落地。

「老祖,我贏了。」

蘇放的劍落下,彈在地上。

他面容很是憤怒與不服氣,但他長長的吸氣后,終於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我輸了。」

他向大殿內的眾人宣佈。 曼陀羅花神聽完郡主的解說,對畫寵有了了解,於是欣然答應當郡主的畫寵,多少時日都沒問題。

「曼陀羅花神,您最喜歡的是何種動植物呢?」閻如意微笑問。

「蝴蝶,有勞郡主畫只蝴蝶畫寵吧。」曼陀羅花神若有所思道,郡主微微鄂首應了聲。

「冬去春來大地蘇,

萬紫千紅百花香,

群蝶共舞百花叢,

春色春香春蝶美。」

閻如意有感而發地邊隨口輕吟著邊取出頭上的意念筆憑空作著畫,隨着語畢停下手中筆,一隻閃爍著白月光光芒的靈動青蝶漸漸顯現。

「世人皆知彩蝶美,何人能曉蟲蛹苦?作繭自縛斂心氣,破繭成蝶美幾時?」曼陀羅花神傷感的輕吟了幾句,便優雅抬起如春筍般的嫩白嬌手。

翩翩起舞的青蝶畫寵朝曼陀羅花神揚起的指尖飛去,一觸被瞬間吸收。

這曼陀羅花神皆被世人、幽冥地府、幽冥冥界公認為毒害生靈、噬魂噬愛的惡極之神,在場者做好了不忍直視的準備,可要變成畫寵的曼陀羅花神並未有在場者想像中那麼痛苦難耐、變身過程的時間也不長。

且變身後,精神力各方便都不錯,曼陀羅花神青蝶輕輕煽動雙翅朝壁上開滿白色曼陀羅花叢中飛去,在花叢中時時飛舞著。

「是花神阿姨從始至終都堅守着那顆純凈善良之心和竭盡全力寧自我封印平息浩劫的緣故,方有如此待遇么?」閻如意伸出蘭花勢芊芊手微笑輕喃道。

「也許吧。」閻王妃閃身到閻如意身後雙手輕搭著閻如潤白的雙肩慈愛應聲。

青蝶見到郡主朝它伸出蘭花指,便輕飄飄的飛過來停留在郡主指尖上,還以觸角輕輕摩擦著郡主那如羊脂玉般的手指,郡主身上那股由內向外散發出的淡淡蓮花、靈力氣息讓青蝶愛不釋手!

閻如意、閻王妃、青衣和冥寒風等正準備離開洞府,這時,一群群點點閃閃數之不清的金色之光源源不斷地飄進了洞府,圍繞着閻如意,接着慢慢沒入閻如意的身體里,此時閻如意猶如被佛光襯托著的神佛,令人敬仰!

「功德點!解救曼陀羅花神的所得?!」閻如意驚喜到發愣喃喃輕語出聲,第一次一次性賺到了如此之多數之不盡的功德點!

「意兒,快盤膝而坐,妥善的功德點存好。」閻王妃退後幾步催促道。

「母妃,意兒所得的功德點都無須經意兒出手理會,功德點一入體就會自行找位置囤積。」閻如意不緩不急微笑應聲。

閻王妃微微一愣,看向一角落的站立的青衣和冥寒風,他們倆不為所動,或許早知道了吧,王妃回頭,一臉尷尬的微微鄂首,唉,對意兒了解的不多,是身為父母的失職。

如此龐大數量醒目的功德點定然會引起見者的轟動,閻如意並不想那張揚,決定等待功德點集齊完畢再離開,於是回到榻上閉目打坐歇息。

青衣抱臂、冥寒風一手負背一手腹前,兩貨都面無表情的處在洞口欣賞著從四面八方飄來的金色功德點。

守候在無望崖邊上的冥兵冥將亦是在欣賞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金色之光,第一次見到如此龐大的功德點,還是金色的!冥界的功德點一般是如月白的瑩光。他們心裏感嘆這位郡主果然是神佛仙等級的大能…

而守在意兒身旁的閻王妃並未因此驚喜,面上雖無異樣,心裏卻是暗自憂傷,擔憂意兒功德圓滿就此離開幽冥界去受苦受難,閻王妃偷偷抹著淚,心裏還是自責夫婦倆擅自給意兒改命格卻該糟了…

功德點集聚的差不多了,閻如意感到飄來的功德點漸漸減少稀疏了,一時興起的想知這次賺的功德點是否有能力幫她把活動區域開擴到人間去,於是詳細地內視了起來。

那麼大一堆,粗略估計了下——萬點有餘!令閻如意驚喜萬分!等等,功德點往哪去?沿途尋去,只見丹田裏被遺忘多年的元嬰在放肆的吸取、消耗著功德點!元嬰在萬點以上的功德點滋養下,終於有了蘇醒的跡象!

閻如意腹誹,人家的元嬰靠靈氣靈力修為滋養修鍊,我這奇葩元嬰,卻要靠驚天的功德點滋養、自我成長!早知功德點可以滋養修鍊它,就不用功德點來開擴活動區域了,只要元嬰得到修鍊,修為晉陞到開竅、分神是不是就不受局限了?想想或許吧。

可那是閻如意的天真想法,局限區域不只只局限了她肉身,她的一切都被限制了!

閻如意回想起修鍊之路就鬱悶!

因閻如意的特殊,閻如意向來不知自己該走何種類修,出生在幽冥界不是鬼魅就是冥人,走修冥道吧,那就是——

靈動、開靈、魂丹、心練、靈噬、凝體、凝魄、煉魂、鍛體、歸虛、渡劫、大成。

可閻如意生來就有人身肉體,冥修不適合自己,青衣、冥寒風就是走冥修道,青衣早已大成,妥妥的鬼神級了,喜自由,不屑職位,雖沒高官厚祿加身,可待遇不呀高官厚祿。而冥寒風則是步入了歸虛瓶頸了,離成為鬼神還有兩個階段。

若是走修真道吧,那就是——

築基、開光、融合、心動、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洞虛、大成、渡劫。

可閻如意一出生就身攜靈力、強大能量,且丹田內隱隱已有元嬰形成,可這元嬰任性的很,根本不受閻如意修鍊的影響,好似沉睡不長進!

閻如意因它遲遲學不會御物飛行,好在元嬰並未影響她法術的施展,可煉不了元嬰,出竅、分神、合體什麼的就不用提了,全修鍊不了!

閻如意一度懷疑自身修為之所以得不到晉陞全拜元嬰所賜!非常嫌棄它是來阻礙自己的,不然以自己的修鍊速度,早該渡劫飛升了吧?

哪需要在體能、速度等方面為了加強而艱苦地鍛煉著,所幸功夫不負,閻如意將速度提升到了出神入化般地步!

發現元嬰有了異動的閻如意當機立斷睜開了驚喜的麗眸。

「母妃,我們立馬回地府去,刻不容緩!」閻如意說完一個躍身到了母妃身邊,拉起母妃的手就急閃了出去。

一陣疾風從冥寒風和青衣側身駛過,留下閻如意那句’即刻回地府’的餘音,青衣掃視了下洞府,洞府里已不見閻王妃和郡主的身影,便一聲不吭的緊追了去。

又丟下冥寒風獨自在餘風中搖擺…

也罷也罷,再次回望了眼曼陀羅花神洞府,只見沒有曼陀羅花神的洞府,原本生長在洞府的曼陀羅花的白色之花開始凋零,待花全部凋零,曼陀羅花的滕蔓也開始萎縮乾枯,直至歸為灰燼。

「人去樓空,了無生機,意兒最喜歡的冥花之一,就不知意兒庭院的曼陀羅花是否還健在。」冥寒風一臉柔情的低喃一句后也隨之消失而去。

守候在無望崖邊上七天六夜的冥兵冥將,他們是那麼迫切的想再一睹這位神佛級別的郡主大能。

可冥寒風這個三王子的出現,告知郡主已離開,冥兵冥將們聞言,期望落空,情緒有些失落,冥寒風第一次在冥兵冥將前多言了幾句,解釋郡主着實有刻不容緩的要事急需處理,而且郡主聽不懂也不會講西方言語,郡主有些難為情,諸位要明白。

悉知了原由的冥兵冥將豁然開朗,更有膽大點的冥將在冥寒風身側悄聲祝福三王子能將那位郡主大能早日娶過來!這祝福讓冥寒風挺受用,面容雖依然冷峻,但也沒翻臉發作,還微微鄂首示意明白!

冥寒風打算回冥王殿告知父王要去東方地府繼續教導郡主的。

「Theki

gofHadessaidthattheth

eep

i

cescouldgodi

ectlytotheeaste

u

de

wo

ldwithout

epo

ti

g(冥王口諭,三王子可直接前往東方地府,無須報告。)冥王殿守衛的頭領攔住了冥寒風道。

冥寒風汗顏無語,這個父王還能不能要?! 秦天像是一支大蝦般蜷縮,這一拳很重,外表看去,沒有任何傷勢,但肯定是五臟六腑都被震得稀爛了。

「轟!」

暗金骷髏發威,太強悍,陡然探出骨爪卻在剎那化作鋒利的鳳爪,咔的一聲,秦天的腰眼都被掏空了,血淋淋。

「啊……」

秦天慘叫:「這是什麼怪物?」

另一尊主宰臉都白了,想要逃,但不可能,宇主橫跨一步,以劍將他逼回原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