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頭折斷聲響起,姚文廣的腳竟然直接被典褚踢斷了。

「啊!」

姚文廣慘哼著,滿臉痛苦的趔趄退下。

典褚反手一拳,打在雷震的手臂上,將雷震的手臂也砸斷了。

雷震悶哼一聲,抱著斷臂退開。

嗖嗖嗖……

姚文廣跟雷震剛剛被典褚擊敗,立即又有更多的洪門高手,齊齊的掠向典褚。

典褚如同猛虎迎上狼群,殺氣凌然的衝上去,正面迎戰。

砰砰砰……

很快,十幾個洪門高手,全部被典褚打飛。

這下子!

江南洪門分舵的人,臉色徹底的變了。「哼!」這個中年男子看到林宏的這幅神情,氣的差點吐血,手中的武器揮舞出來,朝着林宏刺殺而去。

「雕蟲小技!」林宏看着刺殺而來的中年男子,冷哼一聲,腳步輕移,閃過了刺殺過來的武器,手掌拍擊出去,一巴掌拍在了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上。

……

《逆天神王》第一百一十章精靈女王的居所 「我男朋友。」藍月親密的拉住了劉黎明的胳膊。「呵呵,男朋友!」陳軍不善的看了一眼劉黎明,然後盯著藍月說道:「藍月,你也知道我喜歡你,你丈夫剛去世的時候,那年我向你表白,你說他剛去世,至於自己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這麼多年了,不知

道你當初說的話還算不算數?」

「陳軍……你還是把那年的事情忘了吧!我們從小在一起長大,我一直把你當哥哥看,我之所以會那麼說,只是不想傷害你!」

「你的意思是,當年你騙了我?可伶我是不是?」

「不,不是!」藍月連忙搖頭道:「我是不想傷害你,沒有別的意思。」

「呵呵!」

陳軍氣惱的冷笑道:「我一直在等你,苦苦等了你這麼多年,你把我當成什麼了?備胎嗎?」

陳軍雙眼死死的盯著藍月,藍月將臉轉向了一側,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久,她才拉著劉黎明的手,說道:「我不知道你這麼執著,對不起!」

聽藍月這麼絕情,陳軍怒了:「藍月,你的心真狠啊,騙了我這麼多年,一句對不起就完了!」

說完,陳軍一拳砸在了餐桌上,餐桌被砸出了一個窟窿。

「三年,為了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這三年我沒日沒夜的掙錢,你知道嗎?」

「陳軍,此刻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是我虧錢了你,對不起,你說怎麼辦?」藍月落淚了,淚如雨下,聽了陳軍的話,她感覺確實是自己虧待了他。

「大哥,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我女朋友大病剛剛初遇,不能動氣。」劉黎明看陳軍雙目赤紅,大發雷霆,怕傷到了藍月,慌忙把她攬到了懷裡。

「滾你娘那個腿!」

陳軍指著劉黎明冷聲喝道:「我不管你們什麼時候好上的,也不管你有多有錢,藍月是我的女人,她就是我的!」

「我說大哥,你搞清楚好不好,她現在是我的女人!」

劉黎明也毫不客氣的說道:「如果藍月真心喜歡你的話,也不會和我在一起,我們都是成年人,強扭的瓜不甜!」

「你他娘的少在這裡油腔滑調,別看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你就想欺負我,我們民工雖然身份低賤,但也不是吃素的!」

「我並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劉黎明沉聲說道:「不瞞你說,我也是農家出身,你的遭遇我也很同情,但是,我絕不會因為同情你,而放棄我自己的女人!」「原來是個暴發戶啊!」一聽劉黎明也是農村人,陳軍看了看劉黎明一身的打扮,又轉身冷笑道:「藍月,我說你怎麼找了這個男人,原來是看中了他的錢,他的長相,才和他在一起的,你還說你不愛錢,那

都是放屁!」

「陳軍,你說什麼呢!我和黎明在一起並不是為了錢!我只是對你沒有感覺!」

「沒有感覺?」陳軍冷笑道:「如果這個小白臉沒有錢,你會和他在一起嗎,別說的那麼冠冕堂皇了!」

「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也是一窮二白,你不要侮辱我們的感情!」

藍月也怒了:「就算是他是一個窮光蛋,我也會和他在一起!知道嗎,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不光一窮二白,而且還是一個孤兒,你不是知道山口村嗎,你可以到哪裡打聽打聽!」

藍月說的話,讓陳軍連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當年的事情,只是你一廂情願,你要這麼侮辱我,我也無話可說,把我說的一文不值也無所謂!」

說完,藍月拉著劉黎明就要離開。

「想走,不可能的!」陳軍上前擋住了兩人的去路:「你也太不把我陳軍當一回事了,藍月,你心真狠啊,你天生是個斷掌女,村裡人都嫌棄你,而我呢,一直守候著你,對你一如既往,你卻這樣對我,你的良心讓狗吃了,今天

如果不給我走的話,休想離開在這裡!」

「我勸你最好還是讓開,不然的話,他可對你不客氣了!」藍月說道。

「不客氣?」

陳軍冷笑道:「就你面前這個小白臉,想和我叫板,他有這個心,恐怕沒這個能力吧!」

陳軍的話音剛落,幾個大漢也圍了過來。

「嫂子,你還是乖乖的跟我們軍哥走吧,就你身邊那個小白臉,長得跟豆芽似的,估計著軍哥一腳下去,就把他踢的十萬八千里!」

「是啊嫂子,你的那個小白臉也許很有錢,但是軍哥現在混的也不錯,雖然穿的不好,但也是一個包工頭,百兒八十萬在他手裡也不算什麼!」

「行了,兄弟們別說了!」聽幾個夥計把自己吹的牛逼哄哄的,陳軍找到了自信,上前冷笑道:「兄弟,我也不為難你了,識相的話把藍月留下,趕緊走人,你軍哥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

「留下?你感覺可能嗎?」劉黎明笑道:「藍月是我的女人,我哦今天要是把他留下,那我不是太菜鳥了!」

「哈哈,你真有自知之明,你不就是一個菜鳥嗎!」

「就你這個小身板,我們軍哥分分鐘玩死你!」

幾個壯漢嘲笑了起來,像看傻逼一樣看著劉黎明。

「別笑的太早了!」劉黎明也怒了,冷冷的掃了幾個大漢一眼,說道:「就你們幾個五大三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貨,就算是在拉一車皮過來,也不是我劉黎明的對手!」

「小子,你這話說的也太大了,也不怕閃到舌頭!我們哥幾個雖然不是各個都身懷絕技,但功夫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倫比的,像你這種菜鳥,我一個人能放到一大片!」

「行,既然你這麼說,我也無話可說!」劉黎明淡淡的說:「是騾子是馬,那我們就拉出來溜溜吧!」

「媽的,狂妄!」看劉黎明這麼囂張,陳軍大怒,突然上前一大步,一拳朝著劉黎明揮了過來。陳軍五大三粗,體重兩百餘斤,在加上整天干體力勞動,力大無比,雖然他虎背熊腰,但是出手非常敏捷,一拳揮出,餐廳四周好像抖了幾抖。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檢查了一下房子的布局。

房子在四樓,客廳和兩個卧室的窗戶,都能看到外面街道上的情況,而且視野很寬闊,兩邊的大橋和附近這條街都能看到。

四周道路也通常,萬一發生意外情況,逃跑的方向很多。

白曦對房子很滿意,轉身看向房東,

「阿姨,剛才我也跟您說過了,我是慕名而

《我在認真玩生存遊戲》第196章能吃是福4 私人會所二樓會客廳!

姜天涯和姜天芳緊張的等待着,兩人不停的看向三樓樓梯口位置,就怕大嫂不下來見他們。

咯咯咯……

終於,樓梯口處傳來了聲音。

兩道身影從樓上下來,正是澹臺紅妝和流流。

「大嫂!」

「大嫂!」

姜天涯和姜天芳連忙開口,一臉恭敬的喊道。

「嗯,你們過來,有什麼事么?」

其實,澹臺紅妝已經猜到了他們來這的原因,肯定是姜家遇到麻煩了!

「大嫂……」

姜天涯和姜天芳兄妹對視一眼,最終姜天涯緩緩開口道:「思瑤那邊,出事了。之前咱們姜家花一千個億拍下的那棟當年嚴氏集團的大樓,被很多勢力盯上了,今天,那些勢力的在世俗的代言人,已經找過思瑤,都威脅讓思瑤交出大樓,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哦?」

澹臺紅妝抬起美眸:「那思瑤是什麼意思?」

「大嫂,思瑤的性格你知道的,很倔,她直接把那群人罵走了,告訴他們要想得到大樓,讓他們的主子親自前來!」姜天涯臉色難看道:「大嫂,那些人的主子,可就是各大超然勢力啊,等那些超然勢力親自到來,思瑤她怎麼抵抗得了?」

「所以,你們就來找我?」

澹臺紅妝看着姜天涯和姜天芳笑道。

「大嫂,我們……」姜天芳苦笑道:「我們也是沒辦法了,現在思瑤面臨的壓力太大了,估計最多兩三天的時間,那些強大的超然勢力,肯定會找上思瑤,到時候以思瑤的倔脾氣,她若是再不屈服,我擔心她的安全會受到威脅,所以,我們過來,是希望大嫂可以幫幫忙!」

澹臺紅妝緩緩搖頭,說道:「我離開你們姜家前就說過,要和你們姜家徹底斷清關係,你們姜家以後的事情,再也與我沒有任何關係,這件事,我不方便插手!」

她這番話,讓姜天涯和姜天芳兄妹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大嫂!」

姜天涯還不甘心,說道:「我們是實在沒辦法,才來找你的!」

「我知道!」

澹臺紅妝臉色平靜道:「可是,我和你們姜家斷清關係,就是斷清關係了,我不方便再插手!」

「大嫂,其實你表面上不插手也可以,只要你派幾個高手在思瑤身邊,這樣,不僅可以保護思瑤,還可以鎮住那些想對付思瑤的勢力!」

姜天涯連忙道。

這也是,他來之前就想到的辦法,因為他知道大嫂發佈了公告,徹底和姜家斷清關係,如果在才插手姜家的事,確實讓不少人笑話她出爾反爾,但是,暗中派高手,這樣也不會影響大嫂的形象。

「我說了,我和你們姜家,再也沒有任何關係,這件事,我不會插手!」澹臺紅妝繼續說道。

「可是,思瑤的安危怎麼辦?」姜天涯依舊不甘心,看向澹臺紅妝:「大嫂,你來我們姜家也這麼多年了,你來的時候,思瑤還小,聰明也還小,他們兄妹兩,都是你帶大的,思瑤的教育,聰明學練武,都離不開你。難道,你要這麼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生命受到威脅么?」

姜天涯這句話,讓流流都心軟了,她美眸忍不住看向澹臺紅妝。

其實,流流在姜家待久了,對姜思瑤和姜聰明也有了感情,現在聽到這樣的消息,她心裏也有些難受。

「既然斷清關係,那思瑤和聰明的安危,跟我也沒有任何關係!」

澹臺紅妝站起身子,對流流道:「流流,送客!」

「大嫂……求你幫幫忙!」

「大嫂,求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