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阿顏一直以來那麼恨他,應該是恨不得他去死才對。

但夜裏男人做夢,卻夢到了喬顏在三日後的股東大會上,為了他,甘願放棄公司的場景。

「咳咳……」

又是一陣夢醒時分的夜間猛咳,過後,憶及這個夢,男人的唇角浮現出一抹虛弱又自嘲的笑來。

「阿顏、你瞧,我真的是愛做夢呢!但這個美夢真的讓我……好想接着往下做呢!」

「就是做夢!」

「想讓我救他,絕不可能!」

大半夜喬顏得知還跪在她大門口的王野還沒走,不由得將手中的暖爐狠狠的摔在地上。

為什麼要這樣來逼她!

「把他放進來。」

喬顏這時冷冷的命令保安,她不可能一直讓王野跪在外面一夜,會死人的。

她總是會心軟。

十五分鐘后,身上飄着一層厚厚雪花,左腿被司爵用鐵棍打瘸了的王野,一瘸一拐的被保安引著來到了喬顏的面前。

噗通一聲,他又給喬顏跪下了。

隨即就是嘭嘭嘭的幾聲磕響頭:「夫人,求求您救救司總,求求您!」

「你不必跪我,也不必給我磕頭,王野,第一你從來都不欠我,第二我跟他之間的恩怨不是你磕一兩個頭就能抵消的!」

「我想我白天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跟他沒有關係,他是生是死都是他的事,跟我無關。」

「不,夫人!」

王野看着如此冷血的喬顏,使勁搖頭:「您不能不管他的!夫人,他真的會死的,司爵那狗東西陰狠無情,他什麼事都能幹出來的!」

「他畢竟養大了您,您難道真的忍心看着司總被他弄死嗎?」

「忍心!我為什麼不忍心!」

喬顏聽着這樣道德綁架的話,很是煩躁惱怒,就彷彿心裏有一股火要發泄一樣,語氣是受了刺激的癲狂。

「總是說養大了我,是,他是養大了我,但是他也把我差點打死過好幾次,我早就不欠他了!」

「但你們為什麼不放過我!今天他傻了,明天他死了,怎麼哪哪都是他,我只想過沒有他的日子就有這麼難嗎?」

「夫人您冷靜一下,司總他……」

「不要跟我提他!滾啊!」

喬顏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怎麼那麼大的火氣,似乎就想把這些年的恩怨糾葛全都發泄出來一樣的。

她說完,就離開客廳,『嘭』一聲關上自己卧室的門。

周圍四周又安靜下來,喬顏關了燈,坐在床上,不覺委屈的蜷縮抱緊自己,竟像個孩子一樣嗚嗚的哭了起來。

淚眼朦朧中,她打開司爵給她發的那張司邵斐在地下室,額頭蜿蜒流着血的照片,心中複雜酸楚。

這絕對是最後一次!

喬顏想着,心中做出了選擇。

三天很快過去,在司念的嘴裏,司邵斐用懵懂的傻子語言套出了司爵在股東大會上的計劃。

就在當天夜裏。

等司念睡熟之後,司邵斐通過密道離開了別苑,先是去了一個公共電話亭,給一個人打了電話。

「嗯,龍先生,是我,明天……」

緊接着,司邵斐又做了一些其他的佈置,並順便特意拜訪了一下自己的養父,只等明天獵殺的好時刻。

這次,他一定要斬草除根,讓司爵這個跳樑小丑再也沒有任何掙扎的可能性!

第二天一早。

本來只是一次很例行的股東大會,但就在股東們落座以後,發現不僅喬顏這個新任的總裁過來了。

就連司邵斐這個前任的總裁都過來了。

只不過,他是被司爵和司念帶過來的,而且看起來膽膽怯怯的,跟往常那個強大狠厲到讓他們只敢仰視的司總,判若兩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死氣精粹,被源源不斷地輸送進終焉皇城。

不過,還沒有等死氣精粹出現大動靜,終焉皇城中的死氣精粹,又直接被封天城抽進了小世界之中。

大量的死氣精粹被抽離,天池中的壓力也頓時消減了很多,陸沉直接趁著這股功夫,飛身來到青皇神樹下方,將鎮魂柱緊緊的抓在了手中。

「平息吧。」

陸沉輕喝一聲操控靈氣直接控制鎮魂柱,這一瞬間,天池之中的靈氣暴動戛然而止,就是那些死氣精粹也瞬間變的和家貓一樣安靜。

「終於結束了。」陸沉與風龍同時出了一口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這周圍依舊在輕微翻騰的氣海,陸沉開口了:「小黑,小白,你們再辛苦一下,將天池中的靈氣恢復原狀。」

陸沉看着下方一臉疲憊的雙魚,手中凝聚出靈氣糰子丟向兩魚,隨後心神意識看向了小世界的方向。

「呼嚕呼嚕……」兩隻看着巨大的靈氣糰子,臉上的疲憊瞬間一掃而空,抱着靈氣糰子啃食的同時,開始引導靈氣回歸各自的位置。

「風龍,我去小世界看看,你照顧好我的肉身。」陸沉手中緊緊的握著鎮魂柱,引導著那些因為死之氣暫時飽和,而無法被轉化的死氣精粹,直接轉身奔向了小世界之中。

青皇神樹在身後看這陸沉離開,輕輕晃動着樹冠,似乎是十分的不舍。

「你是封爺爺……?」陸沉進入小世界之中,意識之體顯現的同時,便已經注意到了圍在先天青皇神樹周圍的白澤等人的身影。

此刻,陸沉看着面前領頭的精壯青年,目光中出現了一些疑惑,他心中覺得這人與封天城極為相似,可是一時之間他又不敢去相認。

「吾王,你來了!!」白澤等人此時正在手持着法寶,配合封天城引動死氣精粹,看到陸沉現身,便立刻沖陸沉呼喊了一聲。

「呵呵呵,小陸兒,你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封天城一邊呵呵的笑着,一邊迅速掐動着手決,將終焉皇城中的死氣精粹引渡到小世界之中。

陸沉沖着妖獸頭領點了點頭,隨即沖封天城說道:「你真是封爺爺?可是你怎麼會……」

「容貌?」封天城嘴角上揚,沖着陸沉一笑說道:「容貌而已,我本來就沒有真正的肉體,容貌哪些對於我來說,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只不過我之前在秘境中停留的時間太長,體內的靈氣消耗殆盡,所以才是一副蒼老的模樣。」

封天城迅速掐出一個手決,右手輕拍腹部,神通光芒附帶着烙印直接衝出,開始在空中不斷地盤旋。

隨着封天城的手決不斷掐出,他腹部的天池也開始顫動起來,從他的腹部天池中,直接衝出了萬千的法寶,將空中哪些被引渡出來的死氣精粹包圍在了中間。

「難道……,難道封爺爺你的境界恢復了?」陸沉有些激動,他最開始的時候只以為封天城的實力很強,但是這一段時間聽風龍、紅狐他們介紹青帝的化身。

而且……

這一段時間他見識得越來越多,陸沉也就越感覺,封天城的實力絕對不是那麼簡單。

「成了!!」封天城輕喝一聲收回手中的術法,隨後轉過身子,走到陸沉的身邊,拍着陸沉的肩膀說道:「還沒有完全恢復,不過也差不多了。」

「這一段時間,我一直在三十三座山修鍊,可是小世界的靈氣濃度還是不夠,我一直都沒有辦法進入地盤境,不過……」

「就在今天,或者是外界的幾天前,我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出現,也就是那股熟悉的氣息讓我的境界直接回歸了地盤境。」

「熟悉的氣息?不會是那個人吧……」

陸沉聽着封天城所說的熟悉氣息,立刻就想起了那次異空間中二祖化身,隨後陸沉便直接將空間戒子中,那面模模糊糊的身份令牌給拿了出來。

「那個人?」

封天城聽到陸沉的話語,有些疑惑:「按照道理來說,現在這個修行界,不應該存在我熟悉的人。」

「封爺爺,我之前碰到了青帝的第二化身……」陸沉輕聲說着,將身份令牌遞到了封天城的面前:「封爺爺,你看看這個身份令牌,你應該時能看到裏面的展示內容吧。」

「我們當時無意間揭開了一個隱秘,就觸發了他留下的傀儡,哪個傀儡把我拉到了一個異空間之中,只是這個身份交給我,又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就直接崩壞了。」

「這是老二的身份令牌。」封天城看着手中的身份令牌,右手手指在牆面輕輕的一彈,那被二祖化身留下的屏障術法立刻就消散了。

身份令牌上方,一個傲然獨立的英俊少年站立在山巔之上,遙望着海面獨自應對數十位聖人。

「二祖大人的身份令牌?」白澤等人此刻也已經收回了術法,來到了陸沉的身邊,看着封天城手中的身份令牌,瞬間便作揖行禮,表現得十分敬重。

「小陸兒,這是怎麼回事?」

風龍本體來到陸沉的身邊,沖着陸沉擠了擠眼睛:「難道這裏你現在這個地方也有二祖留下的秘境?客戶四二祖的道場不是在江海之東嘛?」

「額……,這個說來就話長了……」

陸沉砸了咂嘴,走到先天神樹之下迅速掐動手決,直接將外界的情況展示了出來,同時,陸沉用術法壓縮語言,在給眾人說着關於二祖化身的事情。

從他們得到二祖化身關於靈氣的預言,到根據預言猜測出大陸上靈氣開始復甦,還有現在的大陸靈氣都是天羅產生的重重事情,全部都給這些妖獸首領說了出來。

整件事說完,其中存在漏洞,陸沉也都一一提了出來,現在封天城蘇醒過來,他也想要將這些問題全部弄清楚。

核心區域的眾多修士,認真聽着陸沉的話語,同時也在通過青皇神樹,感受着外界的變化,之前小世界開始變異的時候,青皇神樹就自動關閉了對外界的聯繫。

此時,這也是封天城之前只是感應到二祖化身,卻沒有直接看到二祖化身的原因了。

封天城聽着陸沉,對這兩天所發生事情的描述,也是不住的點頭:「這的確就是老二慣用的手段,我之前看到他們使用天羅還有天羅大法,就已經猜出這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

「不過,他為什麼會把他的身份令牌留下呢?」

封天城手中握著二祖化身的身份令牌,神識立刻散發出去。

他想要感應二祖化身的氣息,可惜這個時候,陸沉身上殘存的二祖氣息,早就已經被清理乾淨了,封天城感應了很長的時間,卻也沒有感應出來二祖化身出現過的跡象。

十分鐘后,封天城停止神識散發,重新看向青皇神樹,他心中其實也明白,如果二祖化身不讓他感應,他肯定連一個雞毛都是不會發現的。

外界。

第二波想要奪寶的修士,在這個時候已經再次沖了上來。

陸青,第二化身,第三化身此刻已經分成了三個板塊,他們彼此之間都一根靈氣光束鏈接着,這就是陸青與第二化身用來阻斷第三化身惡念的手段。

此刻,陸青在青皇神樹之上指揮眾人戰鬥,第二化身、第三化身在人群中迅速的穿梭。

相比於第二化身的冰凍、焚燒,第三化身每一次行動,都會在周圍的空間中帶起陣陣血花,而且第三化身的這種攻擊根本無視敵我。

也正是因為這樣,無論是敵人還是張良這些隊友,幾乎沒有人想要靠近第三化身,生怕第三化身殺紅了眼把自己也給會直接殺了。

第三化身攻擊的兇猛,在一定程度上,都直接碾壓過了陸青與第二化身,不過他們兩個人也並沒有意外,因為相對於三具化身來說,第三化身在術法造詣方面,確實比他們要強上了很多。

第二化身在戰場的右方,看着第三化身那血腥的攻擊手段,苦笑着搖了搖頭,隨即雙手凝聚術法,讓壘石陣、崩雷咒、離陽·水不斷凝聚出來,在第二化身每次攻擊之前,都會率先讓自己的術法覆蓋過去。

焦灼、焚燒、冰凍、掩埋,有了這些術法提前甩出,這才讓第三化身的術法變的不是那麼血腥。

陸沉一邊觀察著外界的戰鬥情況,一邊給封天城說着這幾天遇到的特殊事情。

尤其是關於遇到死氣精粹,並且他現在能夠利用先天八卦圖、青皇神樹還有鎮魂柱,將死氣精粹轉化成死之氣的事情,完完整整一字不漏的全部說給了封天城。

「果然,這死氣精粹並不是真正的死之氣,所以才不能幫助我找到輪迴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