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護國公府,還有好幾名庶子庶女呢!

容夫人素來少見他們,少見心裏就不會堵得慌。

但她也不是惡毒主母,並不會剋扣、暗害這些個庶子庶女。只要他們安分守己不會生事,容夫人倒也省心。

在她心裏,容彥便是個很聽話的孩子。

這不,這會子容彥這個「聽話的孩子」到了這種時候,還在乖巧的給她請安呢!

「容彥給母親請安。」

看着他一臉順從的樣子,容夫人只以為是容玦欺負容彥。

她低聲說道,「玦兒,你與你大哥可是發生了什麼不愉快?」

豈止是不愉快?

容玦頭也不抬,壓根兒沒有多看容彥一眼,語氣仍舊淡漠冰冷,「今日之事,大哥是自己說,還是本世子替你說?」

「說什麼?」

容夫人眉頭擰得更緊了。

容彥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母妃,我知道世子為何動怒。」

「他一定是在生氣,今日我去寧遠侯府一事。」

「你去了寧遠侯府?」

容夫人臉色有些變了,「你去做什麼?」

「我去見了段二小姐。」

容彥語氣不疾不徐,臉上也看不出心虛。

倒是容夫人臉色微微一變……

難怪玦兒生氣呢!

原來是容彥偷偷去了寧遠侯府,還見了段嬰寧!

「胡鬧!」

容夫人也有些生氣了,不由斥責道,「你是什麼人,嬰寧又是什麼人?!雖然她與玦兒有婚約在身,但是她還未嫁入我們護國公府。」

「因此你便是外男!你一個外男登堂入室,不是讓人說閑話嗎?」

容夫人越說越生氣。

她忍不住拍了拍桌子,語氣愈發嚴厲,「如今本是多事之秋!嬰寧正處於風口浪尖,你在這時候去寧遠侯府,不是給她添麻煩?!」

她一通訓斥,容彥不敢頂撞半句。

他一掀袍子,規規矩矩的跪了下去。

「還請母親息怒!我也是為了世子着想。」

他一臉坦蕩。

容玦撐著下巴坐在椅子上,瞧著多了幾分慵懶。

可是蓋過這幾分慵懶的,仍是那冰冷的讓人心生懼意的目光!

他並未說話,隻眼中閃爍著幾點寒光。

容夫人不悅的看着容彥,「哦?說來聽聽!」

容彥這才一板一眼的說道,「母親,我聽聞段二小姐與世子之間鬧得有些不愉快。我心想,若是我能從中勸和……」

「一來,母親可以放心。」

「二來,外面也不會說我們護國公府無情無義!」

容夫人眉心輕輕擰了一下,又鬆開了。

容彥的意思她明白了。

聽着,的確是他一片好意……

「話雖如此,也是你思慮不周!你一個外男怎能去見未來的弟媳婦?也難怪玦兒生氣!」

容夫人是有些偏心自家兒子的。

不管容彥是不是一片好意,偷偷去見段嬰寧本就是他不對!

她板着臉,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沒有再多言。

容彥怎會不知容玦生氣?

看着他此時面色冰冷的樣子……他心下已經知道他生氣了。

不過這些年來,每當容玦露出這一面性格時,容國公容立群以及容夫人,都不敢讓任何人發現了,以免有損容玦聲譽。

說起來,今兒個還是容彥第一次面對呢!

容夫人心下有些緊張,生怕容玦會對容彥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她放下茶杯,轉頭看向容玦,眼神示意:玦兒,嚇唬嚇唬他就得了,可千萬莫要鬧出什麼人命關天的事兒!

容玦只當沒看見她的眼神示意。

容夫人還在擠眼:敲打一番便是。

容玦仍舊不搭理。

敲打嚇唬便是?

容彥此人心懷不軌,豈是敲打嚇唬這般簡單?

他心下冷笑,冰冷的目光緩緩看向容彥。

只見他一臉真誠。

「世子,我是當真為了你好!這一次事情鬧得不小,整個京城都知道了!段二小姐心下生氣,你又貴為世子,自然不會拉低身份去哄她。」

容彥說得很認真,「而我就不同了。」

「只要能取得段二小姐原諒,不計前嫌繼續嫁入國公府,你們倆的事兒成了,我也替你們高興!」

這番話落在容夫人耳中,不由點點頭。

這個容彥,果然是個識趣的!

是非輕重,他看得很明白啊!

「如今京城多少雙眼睛盯着咱們國公府。」

容彥眼角餘光見容夫人一臉欣慰,心下得意,「若是這時候與段二小姐退婚,少不得會被人罵薄情寡義!」

「畢竟輿論么,總是會偏向弱者!」

「眼下雖然大家都在叱罵段二小姐,但時日一長,眾人見她帶着孩子……」

「少不得會將矛頭對準咱們國公府啊!」

容夫人繼續點頭,心想他說得有道理。

「我今日不過是去安慰了段二小姐一番,替世子您說了幾句話。我勸段二小姐,千萬不能因為一時生氣、就衝動退婚。」

容彥低垂著頭,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

再抬眼時,仍舊一臉坦誠,「我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子您好啊!」

容夫人忍不住替他說話了,「玦兒,既然你大哥是為你着想,不如……」

「娘,這是我的事。」

容玦只一句話,便將容夫人堵了回去。

她有些氣惱,不由站起身出去了。

這個混賬兒子!

惹了嬰寧和團寶生氣,眼下還讓她這個老娘沒臉,真是氣死她了!

她眼不見為凈!

容夫人離開后,容彥眼神仍舊無辜,殊不知容玦早已看穿他的偽裝……接下來,他會親手撕掉他偽善的面目!《馬甲大佬A爆了》第297章負責好看 「嘻嘻。」聽到短笛大魔王的話,楚風突然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能夠遇到你真好,如果不是不知道300年前,武天那傢伙將你沉到了哪出海底,我早就將你放出來了。」記憶不停的在楚風腦海中浮現,武泰斗老師被羞辱,自己被直接穿腹而過。

原本這些記憶在結束模擬之後,就已經不再影響楚風了,因為這畢竟是模擬出來的東西,但是當他再次見到短笛大魔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心中從來沒有放下過那一段經歷。

「你激怒我了,原本你可以活命的。」

300年前!!!沉入海底!!!

這兩個詞語讓短笛大魔王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這簡直就是他屈辱的回憶,他決定,將眼前這個揭露他傷疤的傢伙直接幹掉。

「嗯?」突然,短笛大魔王楞了一下,因為他感應到,被他派去天下第一武道大會拿武道家名單的鈴鼓竟然被殺死了。

「怎麼?手下被人幹掉了?」楚風也發現了短笛大魔王的異常,聯想到原著中的內容,楚風一下子就猜到了,短笛大魔王的手下在天下第一武道大會被人幹掉了。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先不說孫悟空的實力提升了多少,單單小林和樂平。這兩個人在經過龜仙人一年的訓練之後,就離開了龜仙人,爬上了加林仙塔。

這是楚風從神殿下來,經過家加林仙塔的時候,加林仙人給楚風說道。

小林和樂平兩人都花了數月就獲得了超聖水,然後離開了加林仙塔各自去修行了。

有著這樣的經歷,小林和樂平就算不是鈴鼓的對手,也不會讓對方輕易殺死,一旦鈴鼓被纏住,再加上小林和樂平離開時帶走了一部分仙豆,恢復體力的小悟空分分鐘就能教會鈴鼓怎麼做人。

「你究竟是什麼人??!!」聽到楚風的詢問,短笛大魔王楞了一下,大聲的吼道。

「我說過,我們見過的,就在300年前,泰斗山的道館之中!」楚風說著,直接一抬手指,瞬間,一道氣功波就飛射了出去。

楚風的這一記氣指速度很快,快到短笛大魔王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

砰,氣功波直接擊中了短笛大魔王的左肩,雖然沒有傷到對方,卻讓他身子踉蹌了一下。

「你以為這樣的攻擊就能夠擊敗我?笑…………」短笛大魔王被氣指擊中之後,毫髮無傷,他輕蔑的看著楚風,剛剛開口,就看見楚風雙手連點,無數氣指好像繁星一樣直射而來。

這種氣指是楚風專門創造出來對付短笛大魔王的,為了發揮攻擊的急速,楚風放棄了威力,就是為了此時此刻。

被氣指不停擊中的短笛大魔王被打的穩不住身形,整個身體好像跳舞一般,左扭右扭。

很快,短笛大魔王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況,他怒吼一聲,全身的氣突然增強,直接站穩了身體,硬抗下了楚風接下來的十幾道氣指攻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