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易斯見陳寧報警,暗暗高興。

他以為警方來了,就算把他抓起來,也會很快把他遣送回米國處理的。

那樣子對他來說,簡直是送他回家。

沒多久,外面傳來一陣陣警車鳴笛的聲音。

接著,王知行就帶著大批大批的手下進來了。

王知行快步上來跟陳寧問好,然後一揮手,吩咐手下幹警們:「把這些人全部抓起來,嚴肅處理。」

劉易斯抹了抹臉上的鮮血,反抗者不讓幹警們銬他。

他大聲叫喚道:「我不是你們華夏人,你們的法律不適用在我身上,你們不能給我上手銬。」

「還有,我要求打電話!」

王知行來的時候,已經查過劉易斯這些人,知道劉易斯這批人是黑手組織文森特家族的。

此時劉易斯要求打電話,肯定是打給黑手組織文森特家族求救。

王知行不知道該不該給劉易斯打電話,猶豫的望向陳寧。

陳寧淡淡的道:「沒事,讓他打電話,不過我相信現在文森特家族已經大禍臨頭,無暇管他這小雜魚了。」

王知行聞言怔了怔,不明白陳寧這話的意思。

不過,他還是吩咐手下幹警:「讓他打一個電話,再把他抓起來。」

很快,劉易斯就打了個電話給大洋彼岸的文森特家族總管。

電話接通,劉易斯還沒有說話,就傳來文森特家族總管憤怒的咆哮:「劉易斯你這雜碎,你到底在東方招惹了哪位大人物?」

「我們教父文森特在一刻鐘之前被人槍殺了,是所羅門王的人乾的。」

「所羅門王不但派人殺了我們教父,還放話要對我們文森特家族的成員趕盡殺絕。」

「所羅門王說他這麼做,是因為你這混蛋,在華夏得罪了他的恩人。」

轟隆!

劉易斯如同被雷霆劈中,渾身狂震,驚駭的望著陳寧,整個人都傻了。

手機里猶自傳來文森特家族總管的怒吼:「劉易斯,你這混蛋到底得罪了哪位恐怖的東方大人物呀,你要把我們文森特家族都害滅亡了。」

劉易斯嘴巴泛苦,哆哆嗦嗦的道:「我……」

他話還沒有說完,手機里忽然傳來一陣衝鋒槍的突突掃射聲……

劉易斯失聲喊道:「總管,總管?」

手機那邊傳來一陣異響,似乎有人把手機重新撿起來,然後手機里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他死了!」

什麼!

劉易斯猛然明白了,此時電話另一端的人,是所羅門王的手下。

所羅門王不但殺了他們教父文森特,還把整個文森特家族給血洗了,家族總管也被幹掉了。

劉易斯掛斷電話,望向陳寧的眼神,已經充滿恐懼。

就是這個男子,一個電話,直接讓黑手組織五大家族之一的文森特家族,遭受了滅頂之災。

他望著陳寧,顫聲的道:「你……你到底是誰?」

陳寧沒有說話,旁邊的王知行則大聲的道:「讓你這洋鬼死得明白,陳先生就是我們華夏戰神,北境三十萬將士的統帥。」

「你們膽敢跑到陳先生面前撒野,你們說是不是找死?」

噗!

劉易斯得知陳寧就是殺得十八國高手聯軍屍堆如山,血流成河的華夏戰神之後,再也忍不住,直接噴出一口鮮血,兩眼一黑,當場昏迷過去。 「啊這……」

看到飛出去的天道之後,周圍的人都看傻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面前的這個人竟然有如此爆發力。

而對於天道來說,他也更是不可思議,甚至都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記得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胸口的一陣劇痛,之後便飛了出去。

還好被踢飛出去的天道,有自己的小弟們接住,不然的話,他肯定就重重的摔在地上了。

而且,陳明剛剛也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如果陳明稍微用點力氣的話,那天道怕不是要被陳明一腳給踢死。

「這小子,好像確實是有點實力,剛剛我那一棍子的速度那麼快,都被他給躲過去了。」

被自己的手下攙扶著的天道,一邊捂著胸口,一邊說道。

他確實是沒有想到,陳明竟然那麼能打,不過他還是不相信,陳明真的像刀疤臉所說的那樣,一個人能輕輕鬆鬆的解決十幾個人,雖然說天道的這一下吃虧了,但是他覺得,僅僅是自己大意罷了。

「他媽的,連大哥都敢打,兄弟們給我上,弄死他。

只見其中一個打手,看到天道被打成這樣,直接是怒不可揭,招呼了一聲之後,所有人都要動手。

「完了,完了,這小子竟然敢把天道打成這樣,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

「看樣子,他今天就是拿出一百萬,也免不了這頓揍了。」

「十幾個人,一人一棍子,都有可能把他打死,太血腥了。」

站在外面的路人們,都開始紛紛嘆息,覺得陳明今天是在劫難逃了,面對十幾個人,他就算是武功再高強,又有什麼用呢,最終肯定還是寡不敵眾。

說到這裏的時候,有的人都紛紛離開,覺得接下來的場面肯定很血腥,到時候有可能會引起他的生理不適,還是不看為好,尤其是那些帶着小孩的大人,都趕緊帶着自己的小孩離開了現場。

接下來,陳明面對的這十幾個人,都開始蠢蠢*起來,揮舞着手中的棒球棒。

可是陳明只是站在原地,內心毫無波瀾,因為這十幾個人,在他眼裏根本就什麼都不算,即使這十幾個人看起來比較強壯,比那天晚上的刀疤臉帶的那些小弟要專業的多,不過,在陳明眼裏,也僅僅是一群臭魚爛蝦罷了。

然而,正當陳明都準備迎戰這十幾個人的時候,突然其中一個人站出來,說道:「對付這種人,還需要興師動眾,我一個人就夠了。」

只見此人,長得凶神惡煞,一臉的橫肉,身材也十分強壯,滿身都是肌肉,看起來就好像一拳能打死一頭牛一樣。

他覺得,對付陳明他自己一個人足夠,十幾個人一起上,未免也太興師動眾了,殺雞焉用宰牛刀。

下一刻,他竟然直接將手中的棒球棍扔掉,因為他覺得,既然陳明都是赤手空拳,他也沒必要拿個棒球棍在這裏欺負人,不然就算是贏了的話,也實在是不光彩。

「千萬不要衝動,你一個人真的不一定能對不了他,不要小看了這個人。」

可是,刀疤臉可不這麼認為,他真真切切的看到,陳明一個人能夠瞬間解決掉十幾個人,而且當時自己這邊的十幾個人還都拿着武器,他親眼所見,陳明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看到其中一個打手要自己一個人上,而且還丟下了手中的武器,刀疤臉不免是有些擔心的。

因為他覺得,一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對付得了陳明,就算是這十幾個人,到時候都有可能夠嗆,更不要說是一個人了。

所以說他開始勸阻這個人,讓他千萬不要衝動,不然的話等下會和天道一樣,搞不好小命都沒了。

「少廢話,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來之前說的那麼嚇人,讓我們那麼多人一起來,結果就面對這種臭魚爛蝦,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

可是,這個打手哪裏相信刀疤臉的話,不僅僅是不相信,還狠狠的罵了刀疤臉一番。

這個時候的刀疤臉,也可謂是吃力不討好,接下來他也懶得說了,反正再怎麼勸都沒用,等下他吃虧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話到底有沒有用了。

「我勸你們還是一起上,不然的話,實在是浪費我的時間。」

陳明本來就以為這十幾個人會一起上,可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開始跟自己打車輪戰,前面哪有那麼多時間等他們,所以便開口說道,讓他們所有的人都一起上。

「太囂張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實力,也想讓我們十幾個人一起動手。」

「真是他媽的不怕死,我們那麼多人,就算是一人給你一棍子,你也有可能小命難保。」

「別跟他說那麼多了,趕緊把那個臭小子給我解決,簡直是耽誤我的時間。」

然而面對陳明的挑釁,這些人根本就不在乎,還覺得陳明是在狂妄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

而下一刻,那個丟在自己手中棒球棍的打手,二話不說,一個箭步就朝着陳明那裏奔去。

不得不說,這個打手果然也是專業的,比之前陳明教訓的那些臭魚爛蝦強多了,先不說是體格上強壯的很多,在速度之上,也是那些人沒有辦法比擬的。

不過這種速度,在一般人看來很快,甚至是如果一個普通人面對的話,根本就沒有機會躲閃,可能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

可是,他今天面對的是陳明,這種速度對於陳明來說,還是太慢了,直接陳明直接站在原地不動,好像是沒有任何防守,甚至是沒反應過來一樣。

「就這種反應速度,我一隻手就吊打你。」

那個打手看見陳明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還以為陳明根本就是沒有反應過來,冷哼了一聲,便伸拳向著陳明的腦袋打去。

「砰!」

下一刻,那個打手的拳頭,直接一拳轟在了陳明的腦袋上面,發出了一陣巨響。

這一聲巨響,讓周圍的路人都不禁閉上了眼睛,因為從感官上面來看,這一拳真的可以打死一個人。

。 「你,你在我臉上潑了什麼?啊,好辣……」

接著,清雅公主捂住臉恐懼地叫起來。

「救命,救命啊!」

「辣椒水,倒是個好東西,專門治你這種目中無人之人,先前我還覺得沒用,想不到還派上用場了。」

顧冷清這還算仁慈的了。

要不是看在她是尉遲墨妹妹的面上,按照她之前那暴躁性子,絕對不客氣,但這麼做,一定會給尉遲墨招惹不少麻煩,這辣椒水反倒省事多了,而且還不留任何錶面傷痕。

「三哥,三哥你快救救我,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蓮心,你在哪兒,你快來啊。」

清雅公主閉著眼,只感覺整張臉都火辣辣的,不敢睜開眼,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得驚恐地叫喊著。

婢女蓮心急得不行,「太子殿下,公主看起來好難受啊,你快救救她。」

因為不知道顧冷清用的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蓮心壓根不知道該怎麼辦。

春兒覺得解氣的不行。

以前這清雅公主就對當時還只是齊王妃的顧冷清各種看不上和冷嘲熱諷,那時候顧冷清為了討好尉遲墨,完全不敢得罪他的親人。

這可倒好,太子妃的做法相當解氣,就該給清雅公主一個教訓。

尉遲墨面色鐵青,絲毫沒有同情,「本太子以往便提醒過你,不許再這麼由著性子,今日你對你三嫂出言不敬,快給她賠禮道歉,否則本太子絕不幫你。」

一聽這話,清雅公主更氣惱了。

「三哥,這個女人當著你的面欺負我,你居然還幫著她,你還是不是我的三哥了。」

清雅委屈的控訴著,可臉上的辣感始終沒有消散,就連眼珠都感覺辣辣的,彷彿就要瞎了。

她又怒又不甘,「這個女人有什麼好的,你要這麼幫著她,難不成就因為她是顧家人,你當了這太子,還得怕顧家不成!」

「真是個狐狸精!要我道歉,絕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