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種事肯定不能詢問,否則林凡覺得,自己會很受傷,成為某種出氣筒。

「一切等盜帝的消息,由李廣負責這件事。」想了想,林凡這般開口。

關於盜帝入天人族這整件事,他也才是現在才聽聞,且應是他進入天人族之後,諸人才商議的結果,所以林凡沒有多思考,而由李廣負責此事,應該能夠最大程度上,取得盜州之人的信賴。

現在林凡急於做的事,是前往下界,向傾城宣告此次成功,她擔憂的下界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下界其實並不寧靜,至那日林凡傳下消息給舞傾城起,她便一直擔心著,整個神庭高速運轉,做好了一切籌備。

而整個下界生靈,亦同仇敵愾,但凡能夠舉得起刀兵者,全都在嚴陣以待,隨時準備著拋出自己這條命去,與下界的惡魔廝殺。

當然,也在祈禱著,那人依舊能續寫傳奇。

當林凡出現在神庭時,本持劍傲立在無盡大軍前的傾城展顏一笑,呢喃道:「夫君。」

她之身後,是無邊的生靈!

神庭戰部排列最前,而下界生靈則在最後。

「無事了。」林凡心疼無比,上前將傾城攬在懷中。

無邊大軍散去,神庭中,浮空島,紅床上。

「我一直等著我們能夠正式反攻,那麼多的血與債,總需要人去討還。」

傾城開口,宛若一尊衝鋒的女將,眸子中儘是凌冽。

這是一個曾讓林凡都頭皮發麻的妖孽,至少在很長時間內,從境界上都能碾壓林凡。

而如今,就連小希,就連最是懶惰不想修鍊的夢魘,都已經成為帝者,但她依舊還在王者這個境界內。

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這個女子,替林凡守住了林凡內心最大的軟肋於牽挂。

「今日就與我同去吧。」林凡憐惜的撫開被汗水黏在傾城光潔額前的黑髮。

傾城兩腮陀紅,她笑著:「以前不去,是覺得,若是你在上界敗了,傷了,退了,至少還有我駐守的下界這條退路,但現在我當然要與你上去,我要那一族在我手中葬盡。」

「嗯,明日就上去,我們該正式反攻了。」林凡開口。

「為何要到明日?現在就走,我真的等不及,很想看看外面的天空,想去看看百年來你所拼殺與奮鬥的上界。」

「你覺得呢?」林凡眼中出現促狹。

……

盜帝前往天人族,盜州從此歸順天人族。

這個消息太驚悚,讓整個天人界都顫抖!

盜州之人是要做什麼?

想要洗清往昔的罪孽,從此正大光明的活在陽光下嗎?

這怎麼可能?

若如此,那些曾死在盜州之內,那些人手中的冤魂會答應嗎?

但,通天代天神,昭告天下,且直接為盜州諸人洗罪,盜州八萬盜,無論那一人,他們的罪行都被重審,被重判。

用各種手段,或是欲蓋彌彰,又或者是蠻不講理等等各種手段,將這八萬盜的罪名洗清。

至少,整個天下,似都接受了這些人,大多都是冤枉,當然,亦有幾百人直接被通天以重罪宣判,且當場鎮殺。

「樂瑤妹妹不得了,這步棋太妙了。」

此時的舞傾城已經來到鳳凰族中。

第一日,幾女相聚,自然是大醉。

但第二日起,舞傾城很快恢復了往昔的冷靜,如運籌帷幄的女將,她以佩服的眼神看向樂瑤。

樂瑤矜持一笑。

傾城道:「我有一計,只是可能會委屈了盜州之人,這卻是要與李廣兄弟商量,看看是否可行。」

李廣皺眉:「嫂子儘管直言。」

「盜州諸盜,無論他們是被逼走上那條路,又或者是天性本惡,但都犯下大錯,手中白骨盈山,且,他們之所以會匯入盜州,本就是先被天人族定罪。」

舞傾城眼中出現智慧的光彩:「而現在,只因盜帝前往天人族之中,不知密謀些什麼,這一族竟然親自為這些人脫罪,枉顧那些曾被荼毒的亡魂,被天下所不齒……」

林凡皺眉:「傾城,你是打算用這個作為借口,而對天人族宣戰嗎?」

「有何不可?」舞傾城眉角一挑:「若真如此,我們可舉大義,明面上對盜州宣戰,但兵鋒直指天人族,定然有諸雄來投。」

「問題是……」李廣嘆息:「盜州之人,多是被天人族利用又或者構陷、迫害等,他們雖犯下大錯,但何其無辜。」

舞傾城智珠在握,道:「我們不針對盜州之人,但需要藉助這個大義,且若我們最終能勝,所謂罪行,所謂盜州,那時候自然已經被洗白,當然,那些真正的大惡,務必清除,否則吾等與天人族有何區別?」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另一邊。

三清道觀。

蘇城的那群朱雀正在天空當中練習飛行。

蘇城正在和直播間的觀眾聊天。

直播間有一條彈幕發出來。

「主播,你能不能近距離給我們看看你養的那些鳥啊!」

「是啊!剛才只是離得很遠看了幾眼,我們要看近距離的。」

蘇城看著彈幕,說道:「大家都想看近距離啊!那沒問題,稍等一下!」

蘇城說完,吹了一聲口哨。

接著,立馬就有一隻小朱雀聞聲飛了下來。

緩緩降落在蘇城的肩膀上,優雅的如同一隻天鵝。

無人機給了這隻朱雀一個特寫。

直播間內。

此刻近乎八百多萬的觀眾近距離看著這隻小朱雀。

一個個都看呆了。

「龜龜!這鳥也太美了!」

「這體型,這外貌,這羽毛!我以前是不喜歡鳥的,但是這隻鳥,我簡直愛了!」

「太他媽漂亮了,就這鳥要是放在拍賣會上賣的話,幾百萬都不愁賣不出去。」

「何止幾百萬,要是被富豪看中,千萬都有人搶著買好嗎!」

直播間的觀眾正在激烈的議論這隻小朱雀。

與此同時。

龍雲山萬丈高空之上。

一隻巨大的身影在雲海中翱翔。

這隻巨物每拍擊一下翅膀,周圍的空氣都會被劈成兩段。

一雙犀利的眼睛緊盯著地面,掃視地面上的獵物。

這是一隻成年的大型金雕。

自延邊一路向南,途徑此地。

此刻這隻金雕肚子里正餓著呢。

緊跟著,它就看到一座高山上竟然存在一個破爛道觀。

道觀之上,有幾隻紅色的小鳥盤旋飛行。

道觀之內,還有幾隻似狗非狗的動物正圍在一起吃著什麼東西。

這在這隻金雕的眼裡,這些動物簡直就是一頓美食。

自己今天必須要在這裡飽餐一頓!

金雕一念至此,隨即拍拍翅膀,發出一陣高亢的鷹啼之聲,化作一道利箭,朝龍雲山上俯衝下來。

金雕被譽為藍星大型猛禽之一,一隻成年金雕,翅展可以達到2.3米。

而且金雕還是所有鳥類當中最善飛行的那一類。

行動敏捷有力。

經過訓練的金雕在草原上曾經有過一隻金雕獵殺14頭狼的記錄。

金雕的恐怖可想而知。

此刻這隻金雕瞄準了蘇城的那群朱雀俯衝下來。

在這隻金雕眼裡,這些朱雀長得這麼漂亮,味道肯定也很好。

先吞它個幾隻涮涮口。

「唳!!!」

蘇城還在說話的功夫,頭頂一陣鷹唳聲穿透天空。

蘇城抬頭一看,只見高空一隻通體金褐色的巨大的動物俯衝下來。

「什麼玩意兒?」

蘇城還沒看清楚這是個什麼東西。

無人機自動升空,鏡頭已經鎖定了這隻動物。

直播間的觀眾十分清晰就能看到這隻動物的全貌。

「媽呀!這是什麼鬼東西?」

「老鷹?真的假的!」

「何止是老鷹,這是金雕吧!小時候我在動物世界看過!金雕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完了完了!這隻金雕肯定是奔著蘇爺的麒麟和小紅鳥來的,這是把這些動物當做獵物了!」

「蘇爺小心啊!金雕可是號稱天空霸主!連狼和老虎都能碰一碰!要不咱還是躲躲吧!」

「那那群小紅鳥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