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季哥你說什麼?」

「快快快!熄滅手電筒!」

宋倩和陳科半信半疑的熄滅了手中的手電筒。

只剩下季寒手裏的還亮着。

希望我沒有猜錯。

季寒拿着手電筒,朝沒有阻擋的過道貼地一滑,點亮的手電筒直接滑向了遠方。

而已經到了身邊的大理石雕塑也都停下了腳步,逐漸轉身朝着背後的手電筒移動了過去。

三人這才停下來喘了口氣。

「寒哥,你怎麼知道那些東西趨光?」

「噓,小點聲兒,我也不知道,就是試了試,這個大廳被厚窗帘捂得一點兒光線也沒有,而那些東西移動的還很緩慢,似乎在確認我們的位置,我就試了試,反正就是損失個手電筒嘛,沒想到真猜對了。」

季寒這傢伙的戰鬥經驗果然不是蓋的呀。

宋倩提示道:「剛剛我看到以前的監獄照片中並沒有這東西,誰會在已經關閉的監獄里留下這種東西呢?」

「反正看情況就是不想讓人再進來了。」

陳科問道:「那接下來怎麼辦?我們還是上不去呀。」

確實,此時他們手裏連個開門的傢伙都沒有,這樣的話,就只能出去后想辦法爬窗戶進入樓上了。

嘩啦啦!

突然響起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

三人看去,原來被手電筒吸引的雕塑走過去的路上推倒了手電筒旁的一個桌子。

而貼在桌子下面的幾串兒鑰匙,也隨着倒了的桌子晃悠了起來,發出清脆的響聲,桌子底下另一側還掛着兩根警棍。

陳科指著翻倒的桌子,小聲道:

「季哥,宋倩,你們看,不會那麼巧真的是這裏的鑰匙吧?」

宋倩眉頭一皺。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離開的獄警將鑰匙藏好,以便回來需要的時候取用。」

季寒看了看,心說這怎麼拿呀,大理石雕塑就在旁邊摸索。

這不是虎口拔牙嘛,這得多大的膽子才敢過去呀。

宋倩和陳科也注意到了位置的兇險,搞不好就會被那些雕塑包圍。

【支線任務:獲取鑰匙開門】

【成功獎勵:10000】

【提示:警棍的價格為20000】

「是不是的,我拿回來看看就知道了。」

季寒說着就頭也不回往前走。

宋倩和陳科看着季寒的背影,完全被他這種無所畏懼的執行力嚇到了。

百無禁忌的嘛?

毫不在意那鑰匙旁邊正張牙舞爪的雕塑?

二人感覺季寒真是三人之中那根無比粗壯的大腿。

季寒慢慢走到翻倒的桌前,所幸此時沒有雕塑注意到他。

小心的將上面的鑰匙取了下來,正要繼續摘警棍。

不知道哪個雕塑一個出腳,將地上亮着的手電筒踢了過來,正滾到季寒身邊。

移動的光源頓時吸引了雕塑們的注意,朝着季寒所在的地方張牙舞爪而來。

這麼寸的嘛?

季寒撿起手電筒正想扔向別處,可是剛拿起來,手電筒閃動了幾下,就滅了。

四周頓時陷入了黑暗。

居然在這種時候沒電!

黑暗中雖然看不見雕塑,但是季寒可以感受到這些東西就在自己身邊,可能一個不注意就會撞到。

陳科二人一看這情況,也捏了把汗。

宋倩急忙打開自己的手電筒,重新吸引了雕塑們的注意,季寒做了個扔的動作,示意她把手中的手電筒扔到另一邊吸引注意,助自己脫困。

陳科伸手制止道:「我來吧,我的手電筒電量更少些。」

「你行么?」

「男人不會說自己不行的,我可是吃雞遊戲的投雷專家。」

說着,陳科便打開了自己的手電筒,然後朝着對面奮力扔了出去。

亮着的手電筒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正好撞在季寒對面的大理石柱頂端,接着「啪」的一聲彈開飛出,砸在了季寒的身前。

將季寒整個人都照亮了。

「日了狗了,陳科你這個幾何學大師!」 吳皓決定幫顧凡,找出劉萌萌討厭他的原因,尋思片刻后,就有了辦法。

「萌萌,心怡一直在操心你的終身大事,老是問我有沒有好男生介紹給你,我看這個顧凡就挺不錯的,給個機會嘛。」

劉萌萌的思維跳躍得很快,最討厭別人在同一個問題上不斷糾纏,如果要探查她的真實想法,把她搞煩躁了,也是一種辦法。

反正就算惹怒她了,問題也不大,劉心怡有的是辦法哄她開心。

「吳皓,你在這裏羅里吧嗦的,煩不煩啊!都說了不合適,還在那裏bb…」

「你都在敷衍我了,我bb一下又咋地,肯定是他惹了什麼事,你才會這麼討厭他的,告訴我原因,以後都不會再來煩你!」

「真是被你打敗了!好吧,我演示給你看,你先回去坐好,我讓你看看那個傢伙有多沙雕。」

吳皓回到了座位上,菜品已經擺了一桌,兩個理工男開始埋頭苦幹。

不久,劉萌萌拿着直播的設備,來到兩人的餐桌旁邊。

此時,她已經換上了一套日式水手服,下身的那條格子小短裙,尤其引人注目,在她走動的時候,小短裙一晃一晃的,白花花的大腿上,那條粉色內褲,總是若隱若現,一直在勾人心魄。

「張超,記得幫我帶可愛多!」

她對着門口喊了一句,也順便引起了顧凡的注意。

「萌萌醬,你怎麼又吃雪糕了,前幾天還說自己痛經來着!」

顧凡擺出一副貼身暖男的架勢,趕緊勸阻。

「確實有點過分熱情了,可也不至於說他是沙雕吧」吳皓在心裏嘀咕了一句。

「嘶嘶嘶…你怎麼穿這麼短的裙子!大腿會受涼的,而且別人還能看到你的小內內,多羞恥啊!女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現在這個社會單身男士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被sp騷擾……」

周圍幾桌客人聽到顧凡的宣傳,都把頭轉了過來,盯着劉萌萌的大腿看,離得稍遠的一桌男生,都在拚命的把頭伸過來,一臉色眯眯的掃描那兩條白玉大腿,劉萌萌一臉尷尬,直接社死。

吳皓終於領教了顧凡的毒點。

「我…」

「萌萌醬,我幫你買了暖宮寶,明天就給你送來;我還準備了薑茶,同仁堂出的,這兩天也應該到了;另外我還給你買了幾條褲子,在餐廳里空調吹得猛,別整天把大腿露出來,不健康;對了我還從廣西買了幾箱桂圓……」

「我…」

「感激的話晚點再說,先回后廚把衣服換了吧,看着怪叫人心疼的!」

劉萌萌一直想申辯,都被顧凡打斷了話。

眾人被顧凡的沙雕言論震撼到完全懵逼,全都怔怔的看着兩人。

卻不料他一個閃現,突然出現在劉萌萌的身後,身影一晃,迅速下蹲,伸手捂住劉萌萌那條小裙裙,稍稍一用力,很輕鬆的就把劉萌萌扛到了肩膀上,然後不顧抗議,直接起身,『嗖』的一下就竄進了后廚。

「哐啷!」一聲,吳皓手上的餐刀掉落在地上,眾人被突然而來的聲音驚醒,猶如剛剛經歷了一場大夢一般,直到幾分鐘以後,周圍才開始傳來眾多竊笑聲。

「尼瑪,這個顧凡的情商,簡直就是深入海底兩萬米以下,憨批、直男、耿節都只是小問題,他的『強迫暖』才是真正的晚期絕症,這可是舔狗的終極形態啊!」

吳皓終於明白劉萌萌為什麼會喊顧凡『晚期小哥哥』了,上天給了他帥氣的臉,豐厚的家底,過人的智商,代價就是跌破下限的情商。

一個完全不懂女人心的傢伙,不要說浪漫,不把女朋友浪死就不錯了。

…………

「看到了吧,暖到你驚心動魄,暖到你懸樑自盡,幸虧我沒開直播,要不然,粉絲數直接清零!」

「確實有毒!」

「吳皓,求你個事,把這尊金剛羅漢,請出我這座小廟,只要成功,小女子以後任由差遣!」

「我試試吧。」

對於劉萌萌來說,顧凡是一碗毒藥,可對於吳皓來說,卻是一個難得的人才,對方的專業知識,剛好能彌補他在硬件方面的缺失,一旦進入工業智能化改造的深水區,顧凡這樣的人才,就會大發神威。

情商跌破下限的人,容易執拗,不過只要用對了方法,還是可以牽住他的牛鼻,讓他回頭的。

…………

「顧凡,你是自己開公司,還幫別人打工?」

「今年剛畢業,我想四處走走,玩一段時間再說,好不容易出了……」

顧凡似有失言,後半句直接選擇沉默。

「出了什麼?」

「好不容易出一趟家門,平時沒這種機會。」

吳皓知道對方有所隱瞞,但這不是重點,畢竟每個人都會有私隱,尊重彼此才有合作的基礎。

「我開了一家專門研發智能化場景的公司,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創業?」

「『皓天科技』對吧,我在新聞上面看到了,你的公司正在引領時代浪潮!」

顧凡顯得有點小激動,一個技術宅,是孤傲的,難得遇到一個志同道合、能相互理解的人。

「下一個項目已經確定了,我要開發一套『基於萬物互聯的家居智能互動系統』,正需要你這樣的合作夥伴參與進來。」

「你是希望我成為你的員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