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楊哲是曹少元的發小。

現在一個成了當紅小鮮肉明星,一個是紈絝公子,兩人平日依舊玩得來,關係很好。

曹少元表情陰鷙的說:「別說了,被一夥外地人給耍了,如果不是我爸開口,估計我得關好些天呢!」

楊哲驚訝道:「以你家的關係,不至於呀!」

曹少元冷冷的說:「我這次出來,非弄死陳寧那幫傢伙不可。」

楊哲攀上曹少元的肩膀,笑眯眯的說:「報仇的事情回頭再說,我今晚在金陵商場參加演出活動,唱兩首歌三百萬。」

「等商演結束之後,我現場約幾個女粉絲,到時候咱們兄弟好好玩玩。」

楊哲仗著自己是當紅小鮮肉,演了兩部大賣的電視劇,利用電視劇內主角的形象人設,吸引了不少女粉絲。

草粉對他來說,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他在糟蹋女粉絲的時候,還會叫上自己的好友,曹少元更是其中常客。

曹少元笑眯眯的說:「好,記得挑幾個漂亮點的粉絲,我要好好泄泄火。」

楊哲猥瑣的笑道:「那是自然,自從我拍了兩部電視劇之後,那些女粉絲一個個都把我當成電視里的主角,以為我多少神情呢,她們一個個好騙得很。」

兩人說說笑笑,上了豪車,帶著一幫手下離開。

千千 隨着暗香進入繡房,卻見其中的佈置十分簡潔乾淨。

空氣中還瀰漫着淡淡的香氣。

棚頂之上,高懸着數個紅色的小燈籠,讓這個房間都籠罩在一片粉紅色的光芒之下。

科學證明,這種暖光效果,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激發荷爾蒙的作用。

簡稱催情。

出乎預料的是,在進入房間之後,暗香表現得並不算太過熱情。只是禮貌的請鄧賢在桌旁坐下,並為其斟滿一杯香茗之後,隨之開口說道:「其實我對鄧公子當真十分好奇。不知公子能不能容奴家再多問一個問題,如果你答對了,今晚奴家便是你的案中魚,板上肉,隨便你想要怎麼樣都可以。」

言下之意,答錯了就得滾蛋唄。

志在打探情報的鄧賢,對於這樣的問答自是無比歡迎:「暗香姑娘有話儘管問,我會撿能說的盡量解答。」

「噗嗤。」暗香聞言輕笑一聲:「你這個人還真是有意思呢。奴家的問題其實也十分簡單,不知鄧公子能不能猜出,奴家今晚為什麼會選擇你來共度良宵?」

還真是一個足夠直接的問題。

鄧賢猶豫了一下之後,卻是板着臉道:「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但你要保證,如果我答對了,你不能惱羞成怒。」

「鄧公子這話說得未免奇怪,怎麼答對了我反而會惱羞成怒呢?」

鄧賢一攤手:「人只有被戳穿心事的時候才會惱羞成怒。如果我的回答驢唇不對馬嘴,你只會感到不屑,卻絕不會羞怒。」

暗香坐在鄧賢對面,伸出雙手托著下巴,一雙玉臂在紅燈的映照下顯得格外嬌嫩誘人:「你說吧。」

「原因很簡單。」鄧賢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因為我是鄧賢。」

「這算什麼答案?」

「這就是正確答案。」鄧賢繼續說道:「因為之前在大考中出現的那篇文章,我的名字現在正是京城中許多人關注的熱點。我今天當眾承認那篇文章非我所作,傳出去之後固然會讓我的才名大減,但這也同樣是一波熱度。有熱度,自然就會有人討論,那鄧賢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在京城期間都有過哪些表現?」

「而在這些事情中,當然是才子佳人的故事最能引起旁人的興趣。」

「如果我今天成了你的入幕之賓,旁人在說談起鄧賢的時候,就有很大的概率會順便提起暗香花魁這個名字。也許有的人並不會很在意,可是總會有一些人對你生出好奇之心,而當他們需要來教坊司應酬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自然會是最近比較耳熟的暗香花魁。」

「反正不論找哪個花魁都是找,何不找一個知名度高一點的?」

這時,暗香已經再次替鄧賢續上香茗,鄧賢卻並沒有急着喝,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如此一來,不論我到底是欺世盜名也好,有真才實學也罷,蹭了一波熱度的你肯定會生意更好,受到更多人的追捧。有賺無虧。」

說完,鄧賢再次端起茶杯一飲而盡:「所以,你不選我選誰?」

鄧賢的一席話,只聽得暗香目瞪口呆。

這種蹭熱度的想法,絕對不是她之前想好的正確答案。可是仔細琢磨一下的話,貌似還真的很有道理,或許她在選擇讓鄧賢進屋的時候,潛意識裏就是這麼想的,只是她自己並沒有認識到這一點而已。

現在的暗香,當真生出一種禁不住想要惱羞成怒的感覺,但想到之前的約定,還是強忍了下來。一臉幽怨的看向鄧賢說道:「難道在鄧公子心裏,奴家就是那種市儈之人嗎?」

「哪有什麼市儈不市儈的說法,各取所需而已。」鄧賢聳了聳肩:「生意嘛,賺錢,不寒磣!」

鄧賢這滿是銅臭氣息的口氣,讓暗香為之氣結。不過在沉默了片刻之後,卻是忽然展顏一笑:「鄧公子的話初聞粗鄙,但仔細想想,其中卻又包含了極深的道理,奴家受教了。」

「不過……」說着,暗香話鋒一轉:「鄧公子給出的答案可以說是正確,但又不完全正確。因為除了你所說的理由之外,我今晚之所以選擇鄧公子你,還有另外兩個原因。」

「其一,是因為鄧公子那兩句詩,當真對奴家有所觸動。其二嘛,因為你的長相,看起來比其他人都要順眼得多。」

這話我愛聽!

鄧賢滿意的一笑,跟着問道:「那我剛剛給出的答案,暗香姑娘到底是滿意呢,還是不滿意呢?」

「當然滿意了。」暗香說話間,將身子湊近一些,鄧賢甚至能嗅到她口中呼出的淡淡香氣:「按照約定,奴家一定會讓鄧公子度過一個終生難忘的夜晚。」

「不!」鄧賢立刻糾正道:「按照約定,今晚怎麼玩,你得聽我的才行。」

暗香美目流轉:「那不知鄧公子打算怎麼玩呢?」

「當然是要玩點刺激的,而且還要多玩幾次。」

「到底幾次?」

「大概……七八次?」鄧賢不確定的回道。

暗香繼續問:「一次多長時間?」

「這就要看你的戰鬥力了。」言罷,鄧賢示意暗香退開一些,跟着便是大手一揮,在對方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取出一副象棋來,置於桌案之上:「我要玩的遊戲叫做『有問必答』,咱們便以下棋的方式來決定勝負,輸的人必須要回答贏的人一個問題。」

「我聽聞暗香花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應該不會不敢應戰吧?」

暗香萬萬沒想到,鄧賢居然想要這麼「玩兒」。

擱着你花十兩銀子打茶圍,最終目的,就只是要找一個美女來陪你下棋,問問題?

對於鄧賢提出的規則,暗香並沒有立刻給出明確的答覆,而是問道:「那如果我輸了,又回答不上你提出的問題,該怎麼辦?」

「遊戲規則,有問必答。」鄧賢一臉嚴肅的說道:「如果你輸了,我的問題你就必須要回答。哪怕是臨時去編,也要給我編出一個邏輯通順的答案出來。」

暗香聞言眼珠一轉,立刻想到了什麼:「那如果奴家僥倖勝了鄧公子一局,是不是也可以詢問你剛剛那兩句詩後面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呢?」

「我如果輸了,自然也會願賭服輸。」說話間,鄧賢已經將棋盤擺好,而且十分紳士的將紅字讓給對方:「不過,你要先贏了我再說。」 「小子,你該不會看上剛才那姑娘了吧?」老者打趣般的問道。

「你這老頭真是沒個老頭的樣子。「林煜走在回往客棧的道路上,不瞞老頭所說,自己也確實被那姑娘所驚艷到。

「罷了,罷了還是趕緊回去休息,明天還要去找那貪狼之核呢!」林煜也是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第二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在大地之上,整個碧天城都顯得尤為熱鬧。

林煜也是起的很早,一大早就吃過早飯,向著那碧天城東趕去。此時已經是族滿之日的第三日,算了算時間,林煜心裡明白自己必須抓緊時間,再加上自己還在那密道之中發現了第二個捲軸,任務繁重。

在趕往城東的道路上,林煜所路過之處都是一片喧嘩,似乎是都在討論某個事物。

「你們聽說了么,那武陵城似乎有個什麼寶物要獻到咱們這裡來。」

「城主一生喜好古玩,肯定是和之有關的東西。」

「哎,我看啊這事情不簡單,城主收藏的寶物都是天下數一數二的東西,那小小的武陵城,怎麼會有什麼奇珍異寶。」

林煜也是來到一處茶攤,聽到那眾人圍在一起討論。

「自下山後似乎是聽到過族中有人提起獻物之事,卻不知道是何寶物。「林煜端起茶盞,細細想道。

而殊不知在碧天城內的一側,府院之內。一中年男子,望著自己眼前眾多瓷器古瓶,嘴角不免露出一抹笑意。

「呵,此次那顧老三想借我之力吞併那林家,卻不知我要吞併的是林顧兩家!」中年男子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種前所未見的兇狠。

「呵,等著瞧吧!」話畢,中年男子向著院外走去。

林煜在茶攤聽著閑話休息了會,便繼續向著那城東趕去。

這碧天城確實是比那武陵城要繁華的多,即使是走到那隱秘的角落,都可以看見一些孩童戲耍的景象。

林煜也是行了幾里路之後,終是找到了那城東密林之處。雖然是在那密林之外,卻依然可以恍惚的聽到那樹林之中傳出的怪聲。

「那就是貪狼的吼叫聲了!」老者也是聽到那怪聲,提醒道。

「這貪狼實力不亞於一個橙階小成強者,你怕是要提前服用那聚源丹。」老者想起之前那顧望山曾給予林煜一枚低階聚源丹,沒想到卻是在此處派上了用場。

「這貪狼竟有如此實力,那貪狼之核?」林煜也是十分疑惑。

「貪狼之核,便是貪狼特有的心臟,其中包含著多股源氣,凝練成核。」老者補充道。

林煜也是不緊不慢的從包裹之中拿出那低階聚源丹,催動源氣服下。瞬時間,林煜就感覺到自己的心海之中源氣的氣勁變得更加雄厚,那身體之上也是變得更加強硬。

「這聚源丹怕是只能維持你兩個小時,所以要趕快!」老者也是注意到了林煜體內的變化,望著這種異動,也是不免算了算時間。

林煜見狀,也是一個飛身向著那深處趕去。

密林之中,樹木尤其繁多,整個地形錯綜複雜,十分危險。林煜也是不免加快了自己的呼吸幅度,他必須十分小心。

「這破地方!」林煜也是低聲埋怨道。

林煜也是越走越遠,逐漸到了那密林中心之處。林煜也是感到了一絲不對勁,自己所在之地似乎有一股血腥的氣息。

林煜剛想轉身,卻不料其身後傳來一群怒吼聲。

只見得一群體形頗大的惡狼,朝著林煜趕來。那群狼似乎都是一個樣貌,十分粗大悠長的獠牙,布滿全身的體毛,在其腹部似乎還閃動著一些許橙色光芒。

「我靠!真倒霉!」林煜也是環顧了一下周圍,發現自己是被那狼群所包圍了。

「小子,快想辦法逃出去,群狼實力怕是你我聯手都打不過的。」老者趕忙叫道。

林煜也是趁那狼群匯合之時,順勢一跳,跳到了一高處的樹上。

可令林煜無奈的是,那群狼似乎都有靈性,也是隨之而動。

「快跑!」林煜見狀趕忙繼續跳動,向著那遠處逃去。

「通靈結界!」林煜以極快的速度施展源氣,向著身後的狼群順勢一掌。狼群也是被其後者所形成的源氣牆所隔斷,一時間群狼似乎十分憤怒用力衝撞著那源氣牆。

「呼……」林煜也是回頭望了下狼群,發現自己脫離危險之後也是喘著粗氣。

「老頭,這也太危險了!」林煜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語氣,生怕自己在引來那群狼。

「這貪狼確實兇猛,不過若是能逮到一頭,倒隨便也能對付。」老者道。

「一頭?我看這貪狼團結的很,想找個落單的怕是有些難度。」林煜也是皺起了眉頭。

「林煜,你也來這找那貪狼?」林煜的一側傳來一女子的聲音。

「誰?」林煜也是趕忙機警起來。只見得那女子確是那碧衣少女趙涵雙。

「姑娘,怎麼會在這危險之地?」林煜也是十分驚訝,能在這密林深處遇見這趙涵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