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禕想了想,本以為對小納迦的進步有點欣慰。但是馬上發覺那裡不對,這是小納迦從一個小酒鬼變成一個大酒鬼了,根本不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小納迦醒來后望著海水發獃,她的身邊還坐著一個人類。

竟然是剛才被矮人布萊恩·銅須打跑,還大言不慚放話說還會回來拆了鐵爐堡的人類。

這個名叫巴德的人類圍在小納迦身邊,正拿著東西吸引小納迦的注意。

「納迦小妹妹,叔叔這裡有一個玩具球,要不要一起玩啊?」

「不喜歡這個玩具球嗎,叔叔這裡還有一個糖果盒,想吃嗎?」

「不喜歡吃糖啊,要不要跟叔叔一起去巨魔古城尋寶啊?」

人類巴德赤裸裸得勾引小納迦,想要把她帶走,只是小納迦一直搖頭並不答應。

楊禕見這個人類這樣明目張胆想要拐走小納迦,趕緊跑過去把小納迦拉回來:「一邊玩兒去,小納迦是我們棘齒鎮的人,她是不會跟你走的。」

巴德看著小納迦被楊禕拉走,心裡一個勁地可惜,「這可不是一般的女納迦,這是一個蛇發納迦啊,可惜了跟著一群魚人。」

楊禕剛才看著人類巴德誘拐小納迦的樣子心裡也是一陣后怕,「好傢夥,還好這個人類沒有拿出一瓶酒來誘拐小納迦,不然小納迦還真可能被拐走。」

「魚人們,我看你們的實力不錯,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尋寶?」巴德見直接誘拐小納迦不成,開始轉而勸說楊禕,「巨魔古城數千年前被一場大洪水淹沒,水底埋藏有無數的寶藏。我們一起合作,你們魚人天生擅長潛水,再帶上這個小納迦,肯定會發大財。」

「你說的被淹沒的巨魔古城在哪裡?」楊禕聽說古城被淹沒水下倒是提起了一點興趣。

「就在東部王國的荊棘谷。」巴德說。

「在東部王國?那沒興趣。」楊禕聽說遠在東部王國,直接就回絕了。

「荊棘谷里還有封印數千年的巨魔帝國首都祖爾格拉布,哪裡埋藏有無數的權力珍寶,是巨魔文明千年財富的精華!」巴德繼續勸說。

「還是沒興趣,你說的這個荊棘谷離這太遠了。」楊禕不為所動。

「其實還有一個近的,就在這裡。」巴德神秘兮兮地湊近楊禕壓低聲音說道:「其實這個提度斯階梯底下藏著驚人的秘密。」

「哦,看來你知道的不少,說說看有什麼秘密。」楊禕說。

「其實啊,」巴德故作神秘,「其實這些階梯一直延伸到永恆之井崩塌落入大海之後的卡多雷的城市。厲害了吧。」

楊禕斜眼,厲害個鬼,這件事隨便問問這個牛頭人村裡的小牛犢估計都知道。

「嘿,你這是看不起巴德我,我可是一名偉大的考古學家和探險家。關於卡多雷的歷史,我可是了如指掌。」巴德急了。

楊禕之前用領主之眼瞧過這個人類的信息,這傢伙倒是沒有說慌,他確實擁有6級的考古學。

他心想:「人家矮人布萊恩·銅須是考古挖吧送到博物館的,這巴德一看就知道純粹是挖寶致富的,兩人一比起來高下立判。」

「巴德一看就是一心想要挖寶發財的老惡棍。」

「不過要是合作的話比起矮人布萊恩·銅須,我還是更喜歡這個巴德。挖到寶後上交博物館什麼的多沒意思,還是挖寶致富來得實在。」

當然,楊禕沒有直接把心裡的話說出來,而是故作好奇的連問道:「我相信你是個考古學家,你說的卡多雷和暗夜精靈是什麼關係?卡多雷有什麼歷史?跟提度斯階梯有關嗎?」

楊禕之前還想問布萊爾·銅須,可惜沒來得及問矮人就走了,現在來了一個自稱對卡多雷的歷史了如指掌的,他正好借這個機會問一下。

「卡多雷的歷史得要從數萬年前說起。在數萬年之前,艾澤拉斯世界只有一塊被無邊的海洋包圍的巨大陸地。大陸中心是一片充滿神秘能量的湖泊,這片湖泊就是永恆之井。」

「後來一個夜間行動的類人生物部落在永恆之井的湖泊旁定居了下來。天長日久,永恆之井的和諧能量對這個部落產生了影響,使他們變得強壯、聰明,並且幾乎成為了不死之身。這個部落的名字叫卡多雷,意思是「眾星之子」。為了慶祝部落的不斷發展壯大,他們在永恆之井的周圍修建了高大的建築物和神廟。」

「由於卡多雷毫無節制的使用著奧術魔法,操控著永恆之井的力量。最終導致永恆之井在一萬年前的上古之戰中被炸毀,這場災難般的爆炸引發的天崩地裂撕裂了艾澤拉斯世界的大陸。」

「卡多雷的歷史,在永恆之井爆炸的那一刻已經終結了,暗夜精靈是卡多雷,但卡多雷卻不是暗夜精靈。卡多雷的輝煌,已經隨著永恆之井的爆炸而深深地埋在了大漩渦的海底。只剩下被魔法力量變形的娜迦、墮落為惡魔的薩特、隱匿在林中的暗夜精靈和被放逐的高等精靈了。」

「傳說中,提度斯階梯底下就是永恆之井爆炸后沉入大海的卡多雷眾多城市之一。」 思索片刻,陳宇方才決定,今晚暫不穿越。

帶着小迷糊逛了一晚上的街,他也有點累了。

以這種狀態穿越到古代,似乎有點危險。

這讓急着長大的小迷糊有些失望,但只能接受。

接下來,陳宇給舊筆記本電腦和手機都充上電,包括今天剛買的幾塊充電寶。

他卻把電力滿格的新筆記本電腦送進了混沌空間,對小迷糊說道:

「今天晚上不許再玩遊戲了,有一個任務給你」

聽到有任務,小迷糊立刻興奮起來。

「是什麼任務?主人,我一定圓滿完成!」

「就是學習證券投資方面的知識,了解並研究一下中國證券市場的歷史和行情,明天我會考你」

「原來是這事,那太簡單了!」

「先別吹牛!等你掌握了證券投資相關知識,我會註冊一個股票賬戶,劃一筆錢交給你投資,看能不能賺點錢」

「儘管放心,我一定大賺特賺,幫您早日實現財富自由!」

「但願如此,到時再看結果!」

說完,陳宇就收回意識,關燈休息了。

混沌空間里。

白霧中突然幻化出一隻人手,開始操作那台懸浮着的筆記本電腦。

站在黑色石頭上的小迷糊,自信滿滿地說道:

「這有什麼啊?小菜一碟!」

夜色越來越深,萬籟俱靜。

……

清晨。

陳宇在鬧鈴聲中醒來,一切如常。

起床洗漱完畢后,他就拿起青銅密碼筒,將其戴在脖子上。

與此同時,意識也透入了混沌空間。

剛一進來,他就看到這樣一幕。

小迷糊正在全神貫注地打網絡遊戲,非常投入,十指如飛,大呼小叫着,都懶得搭理陳宇這個主人。

「還真是個網癮兒童,就知道你這傢伙指不上」

陳宇無奈地說道,這就準備收走筆記本電腦。

小迷糊立刻感覺到了。

他瞬間關閉麥克風,陪着笑臉開始求情。

「主人,這局馬上就結束了,讓我打完這局好不好?證券投資方面的知識我已融會貫通,所以才玩遊戲!」

陳宇看了看可憐巴巴的小傢伙,無奈地點了點頭。

「好吧,就這一局!」

說完他就收回意識,開始換衣服並整理背包。

過了大約五分鐘,他的意識再次透入混沌空間。

遊戲已結束,小迷糊正裝模作樣地在學習證券投資知識。

「行了,別演戲了!說說看吧,昨晚你學到了什麼知識,不會都是遊戲攻略吧?」

陳宇微笑着說道,拆穿了這個小傢伙。

小迷糊卻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地說道:

「主人,證券投資方面的知識我都已學會,也研究了國內證券市場的歷史和行情,您可以隨便考,也可以放心把錢交給我投資!」

「就你這種重度網癮兒童,我哪敢放心把錢交給你來打理,不等著打水漂嗎!」

陳宇開着玩笑說道。

「我是愛玩遊戲沒錯,但絕不會耽誤正事!」

小迷糊爭辯了幾句。

「既然這麼自信,那我就考考你,在國內股票市場上,怎樣才能賺到錢?」

「很簡單,就四個字,喝酒吃藥,只要遵循這個原則,那就能大賺特賺!」

「喝酒吃藥,就這麼簡單?我沒聽錯吧?」

陳宇非常詫異。

「沒錯,就這麼簡單!」

小迷糊自信地回道。

話音落下,陳宇卻沉默了。

緊接着,他就取出放在混沌空間里的新筆記本電腦,開始上網查詢資料。

正如小迷糊所說,在國內股票市場只要能堅持『喝酒吃藥』這個投資原則,還真能大賺特賺。

查詢的結果,讓他很無語。

沉默片刻,他這才說道:

「算你小子說對了,再說說證券投資的基本常識吧!」

「好的,主人」

小迷糊點頭應了一聲,隨即開始展示學習成果。

一夜過去,小傢伙還真學會了所有證券投資的知識。

而且他還研究了美國和歐洲、以及亞洲幾個主要國家和地區的證券市場、以及證券市場發展歷史、還有當下的行情。

當然,他的研究重點則是國內證券市場歷史和行情。

一番交流之後,陳宇頓時放心許多。

他決定拿出一部分錢來,交給小迷糊進行股票投資,看看結果如何。

接下來,他又查了一下國內幾家頭部券商的情況,最後選定一家總部位於京城的券商。

等上午九點以後,他準備在這家券商的APP上註冊一個證券賬戶,進行投資。

「乾的不錯,你再研究一下近期股市行情,選擇一兩隻股票,等我完成證券開戶,你就可以幫我投資了!」

說完,陳宇就把舊筆記本電腦和舊手機、以及那幾塊充電寶,統統送進了混沌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