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後立刻出現四個年輕人,四人動作幾乎一模一樣,跟機器木偶似得。

天高杵著拐杖來到了府門外,看到蕭何和三千邊荒精銳,他立刻破口大罵起來:「滾!什麼東西,也敢來天家搗亂,是不想活命了嗎?」

蕭何站在人群前面,冷聲喝道:「天鵬犯下十惡不赦的罪行,我奉帝主之命來將他斬殺!」

天高冷冷盯着蕭何,嘲諷道:「蕭何,不要被人當槍使!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看在你是蕭家後輩的份上,老夫給你一個機會,帶着你的人趕緊離開!否則,別怪老夫殺無赦!」

這就是四大古老家族的氣勢!

帝主直接不放在眼裏!

蕭何若不是蕭家的人,他可能連廢話都懶得說,直接就動手殺人了!

「嗤嗤……」

蕭何拔出了法刀,黑夜之中,立刻閃爍出一陣寒光!

蕭何手持法刀,大聲吼道:「天鵬所犯之罪,罪不容誅,我執掌法刀,今日必將他斬與刀下,攔我者……皆斬殺!」

「不自量力!」天高嘲諷的說了一句,隨即不在跟蕭何廢話,直接下達命令:「斬盡殺絕!」

咻!咻!咻!咻!

站在他身後的四個年輕人,立刻拔地而起,像是獵豹一般沖入三千邊荒精銳大軍之中!

砰砰砰……

隨着一陣碰撞聲音響起,連一秒鐘的時間都沒有,蕭何身邊就倒下了幾十人!

這四人的實力,太恐怖,太厲害了……

然而蕭何和剩餘的人,並沒有退縮!

蕭何大聲吼道:「阻我執法者,斬!」

天高也在這時說道:「那就先殺你吧!」

四個年輕人,立刻朝蕭何撲了過去!

「住手!」一個女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隨即又有四道身影撲了過來,全都轟出一掌,打向那四個年輕人!

砰!砰!砰!砰!

四個年輕人出拳,與那四道身影的手掌碰撞在一起,只有一瞬間,他們就被打的吐血飛了出去。

天高臉色劇變,只見黑暗中,一個披着黑色長袍的女子走了出來,她戴着面具,沒人能看清楚她的模樣!

天高忍不住詢問:「你是何人?竟然敢管天家之事!」

女子冷聲道:「神靈殿少主!」

「什麼神靈殿?」天高一臉疑惑,蕭何也一臉疑惑!他們都從未聽過這股勢力!

然而,就剛才神靈殿那四人出手,就可以看出,這是一股極其恐怖龐大的勢力!

「不管你們是誰,馬上滾,不然殺無赦!」天高大聲吼道!

女子冷笑:「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殺誰!」

……

着筆中文網 楚雲不由得多看了唐佳怡一眼,並不是因為她是女的,也不是因為她長的多麼漂亮,而是因為她是冰系的,冰系是水系的一個分支,少了水的纏繞,但是威力比水要大,在有些時候比火系的威力都大。

楚雲暴露在外的還是火系異能,因為這個他比較常用,要是暴露別的,會耽誤他的實力,有時候實力強,才會有話語權。

因為楚雲還不知道具體的任務,王曉又詳細介紹了一下任務,這次發佈任務的是第七區負責人齊榮生的侄子齊新傑。

自從齊新飛失蹤以後,因為齊榮生只有一個女兒,他又是一個比較傳統的人,所以對於這個侄子比較重視,再說,齊新傑也比較爭氣,不到二十歲已經是D級覺醒者,而且覺醒的又是特殊類的異能,更是受到齊榮生的喜愛。

這樣一來,這一段時間齊新傑很是囂張,但是他也很會做人,聽說齊榮生的女兒齊飛兒十分喜歡可愛的動物,立刻就發佈任務,因為在城裏養動物是個禁忌(雖然這個制度名存實亡,但是表面要遵守),發佈的任務是清理任務,但是實際就是陪着齊新傑外出尋找可愛的小動物。

和齊新傑外出的不光是他們五個人,還有一隊五人,再加上齊新傑和兩個保鏢,一共十三個人,不過兩個保鏢只負責保護齊新傑,參與尋找的就是他們兩隊人,哪隊找到的多,而且動物比較可愛,那隊就得到的積分多,不過就算找不到,也會給二百積分的辛苦費,真是財大氣粗。

說好的去東邊城門集合,由於離集合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王曉才會拚命遊說楚雲,幾個人簽好了擔保協議,就趕快趕往東邊城門。

幾個人來到了城門口,只見一個長得和齊新飛有七八分像的年輕公子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看到來到的幾個人,哼了一聲,擺了擺手中的扇子,他旁邊的一個保鏢向前走了一步說道:「都上前面的車,等到了地方具體給你們安排任務」。

楚雲向前看去,只見前面一個中巴車,幾個人坐了上去,上面已經坐了五個男人,看來是另外一隊。

「不知道齊公子為什麼還要找一隊人,有我們青龍戰隊就可以了,那些臨時組合的阿貓阿狗還不夠耽誤時間的」,五個人中的一個高高壯壯的看着楚雲幾個人諷刺道。

「你」,雙胞胎裏面的周武剛想發怒回懟過去,王曉攔住了他搖了搖頭,對着對面的青龍戰隊說道:「現在打嘴炮沒有什麼用,不如手底下見真章,反正這次也是按勞分配,就看一下誰才是阿貓阿狗」。

青龍戰隊裏面的一個中年男子眼光一凝,注視了王曉一會,然後阻止了還要說話的那個壯漢,對着王曉說道:「剛才我二弟說話比較沖,在這裏給各位陪個不是,這位兄弟說的不錯,還是看實力說話,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了」。

楚雲看着這個中年男子,這應該是這個戰隊的隊長,不過這個人就是一個笑面虎,可比剛才那個壯漢難對付的多,不過這次任務只是尋找可愛的小動物,應該是各負責一片,起衝突的概率不是很大。

不一會兒,到了山林邊上,中巴停了下來,兩隊人也都下車來到齊新傑的面前,齊新傑又是一擺扇子,逼格裝的滿滿的,手下的保鏢對着兩隊人說道:「你們兩隊一隊負責左邊,一隊負責右邊,現在是九點半,兩個小時後來這裏集合,然後有公子看一下那個合格,找到的越多獎勵越多」。

說完,對着楚雲幾個人揮了揮手,那個青龍戰隊的看了一眼楚雲幾個人,然後率先向著左邊走去,看着青龍戰隊所去的方向,楚雲不由得臉色一變,那個方向正好是山谷的方向,希望不要看到小兔子,不過那個山穀穀口有幻境,又那麼隱蔽,他們找到的概率應該很低。

等青龍戰隊走了以後,楚雲幾個人也在王曉的帶領下向著左邊走去,來到山林之中,王曉對着幾個人說道:「咱們幾個人裏面周文有感知異能,尋找方面就以他為主,要是遇到危險咱們剩下的人出手」。

楚雲幾人聽後點了點頭,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但是王曉給他的感覺還不錯,他危險預知一直都開着的,剩餘幾人也沒有給他危險的感覺,看來這次運氣不錯,幾個隊友還算給力。

周文開啟感知在前面探路,剩下的幾人跟在了後面,走了大概半個小時,沒有發現一個動物,以前楚雲一個人任務時,除了小兔子以外也沒有見過未變異的動物。

「都是那些打獵的,為了掙錢,都把山林外圍的動物打滅絕了,咱們只好深入了,都打起精神,山林深處可是存在危險」王曉對着幾人說道。

楚雲雖然已經完成了很多任務,可是一些常識知識卻是不知道,所以這次任務他打算一切聽取王曉的安排,幾個人繼續深入山林,隨着深入,逐漸出現了一些低級的變異動物和未變異的動物,不過都是一些大型的動物,看着捉到的幾隻野豬幼崽,楚雲不由得黑了臉,他感覺沒有幾個女孩喜歡這東西。

看着周武手裏拿着的禿鷲,楚雲感覺這幾隻野豬幼崽也眉清目秀起來,王曉看到以後,不由得拍了一下額頭,那幾隻野豬幼崽就是周文捉到的,周武又捉到這個禿鷲,他們兄弟兩個是不是審美有問題,回頭看到對着禿鷲兩眼放光的唐佳欣,他感覺也許就楚雲他們兩個審美正常的人。

又走了一段路,運氣不錯,沒有遇到什麼厲害的變異動物,還捉到了兩個錦雞,這樣一來,終於有可以交任務的動物了,由於動物的變異,很多以前可愛的小動物已經不常見了。

看着時間已經不早,王曉通知幾個人回去,要不然就要在約定時間趕不回去了,幾個人轉身向著山林外走去,快出山林時,遠遠看到了青龍戰隊的幾個人,看着幾人手裏掙扎的動物,看來收穫不小。

楚雲看着青龍戰隊隊長手裏的動物,不由得臉色一變,那不是小兔子嗎?它怎麼會被抓住,他欠小兔子一個人情,一定要想法救它。 卓凡微微詫異。

爐鬼的出現,在預料之中。

爐鬼是石老道,意料之外。

視網膜上顯示著信息。

物種:靈鬼

品級:稀有

等級:一級6階

特殊天賦:念,煉丹成功率加30%

物種起源:丹意成魂,在特殊條件下,與爐靈合二為一,形成靈鬼,其生前對煉丹的一份執著之心,是其靈源之根本,轉為特殊天賦,名為「念」…

「為了繼續活下去,您老可真是處心積慮啊。」

卓凡把眼從書上抬起,看向乾坤五氣爐,丹爐上的石老道一臉炙熱地盯著自己,看得卓凡心裡發毛。

撇開其它的,卓凡是打心眼裡佩服這老頭。

各種手段是層出不窮。

石老道卻氣不打一處來,恨恨罵道:「我要有你小子的氣運,還用得著這麼折騰自己啊?」

卓凡微微一愣。

這是石老道第二次跟他提起氣運的事了,看來這特殊天賦還真不簡單,但有句老話說得好,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羨慕不來的東西。

盤了盤手腕上的小核桃,卓凡把心裡的疑惑問了出來,「既然兩個都是你,為何非要把另外一個自己往死里整?還有,你是不是還沒放棄對我奪舍的心思啊?」

聞言,石老道的臉在青色煉丹爐上游轉了一圈,像是困在魚缸里的觀賞魚。

滿臉遺憾道:「你要是能早點來,或許還有幾分奪舍的可能,但我的靈魂一份被蛤蟆吞了,一份被煉丹爐給拘了,這煉丹爐可比那隻臭蛤蟆厲害多了,當了它的爐鬼這輩子也別想脫離了。」

停頓了一下,石老道的臉上又浮現出嫌棄之色,繼續道:「至於那個臭蛤蟆,實在是太丑了,樣子丑,心也邪惡無比,這要讓它混出名了,我石公羊可不臭名遠揚了?」

卓凡知道,石老道沒有撒謊。

知彼神通已經提示,石老道的魂已經跟爐靈合二為一,不可能奪舍別人了。

後面的話雖然說得很糙,但也有深層的意思。

這三頭變異屍怪,說白了都是石老道自個養出來的,若不趁早處理掉,任由它們發展下去,將來不知道會成長出什麼強大的怪物來,危害世界和人類。

看來,石老道兩分的靈魂,性格多有不同。

最起碼,煉丹爐里的石老道,還算是有點人性底線,在復仇這件事上,沒有那麼執著,反倒對煉丹有著天然的著迷。

卓凡目光火熱。

他對這口乾坤五氣爐很感興趣。

能夠強拘白霧進行煉丹的寶貝,若是能收服的話,今後對他的幫助有多大?

仔細琢磨一番,卓凡已心下決定,試探問道:「你有什麼打算?就這麼繼續待著,獵殺這些變異屍怪?」

他知道,這石老道雖然變成了爐鬼,但也能繼續進化。

這一問,石老道沉默了。

卓凡知道他在考慮,沒有出聲打擾。

良久,石老道才幽幽一嘆。

「卓凡,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想讓我跟你走,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須要完成這最後一關的考驗,我雖是爐鬼,但也並不完全說了算的,還得乾坤五氣爐真心認可你才行。」

「最後一關?莫非還是異滌靈造化丹?」

「沒錯!」

說完,乾坤五氣爐滴溜溜一轉,再次開始強拘白霧,這一次耗費的時間比先前一次,要長至少三倍。

看石老道全神貫注的樣子,讓卓凡不由感慨。

這老頭把大半輩子的時間和精力,全用在煉丹上了。

做個爐鬼,或許也是他自己的選擇,如此,更能發揮出他的特長來。

卓凡等了很久。

心中納悶,「這一次的開爐煉丹,為何會如此之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