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立即起身道:「能為陛下分憂,臣義不容辭,豈敢言累。」

朱厚煒壓壓手,示意王守仁坐下後繼續說道:「王愛卿此番領兵西征吐魯番,朕要的是能將西域之地歸於王化,在西域設府設縣,派遣流官置之,這是其一,其二要將吐魯番揍趴下,讓其徹底絕了東望之心,朕無需吐魯番對大明稱臣納貢,沒有意義,朕要讓他們怕,發自肺腑的怕,讓吐魯番知道侵擾大明,無異於自掘墳墓!」

「臣明白!」

「忠順王既然背棄大明,那麼俘之押送京城處死,以警天下!」

「臣明白。」

「西域之事便這麼定了。」朱厚煒頓聲道:「還有就是烏斯藏……」

烏斯藏,朱厚煒倒不會鬧什麼烏龍,所以徑直說道:「烏斯藏的情況要比西域乃至東南複雜太多,實際上朕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解決烏斯藏問題,這是一個信仰很深,深入所有藏民肺腑的地方,這一點和西歐人信仰天主很相似,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是西歐乃是異族,對付異族,皇兄可以懷柔可以屠殺,可以分化也可以同化,手段多到不知道該用哪一種,但是烏斯藏不一樣。

烏斯藏對於大明終究還是臣服的,朕沒有道理興無名之師而伐之……」

這一刻,楊一清等人沒來由的想起了如今正在飽受侵略的東南小國……

「朕思來想去,如何處理烏斯藏問題,總的來說要有一個大的宗旨,就是朕不干涉烏斯藏的宗教,也不管藏民的信仰,但是在烏斯藏必須派遣流官治理,也就是廢除活佛任命地方官員之權,可增設宗教管理處,處理宗教問題。

各流官需要尊重藏民之信仰,不得做出傷害藏民宗教情感之事,若違之,朕必重懲。

另外還需駐軍,在朕看來,對一地是否真正實現有效統治的根本就在於駐地的軍隊能否迅速剿滅地方叛亂,能否維護地域安危,所以駐軍必不可少,其餘的無需多問,諸位愛卿以為如何?」

「陛下睿智,臣等信服……」

「那好,楊愛卿回去后就擬定章程,籌建議會,交給議會討論,拿出切實可行之法,以定烏斯藏之事!」

「臣遵旨……」

7017k 芒羊補勞,猶未為晚;通宵補覺,那是真爽!

陳晨早上來了醫院以後就讓廖俊龍和大力回去補覺休息。

因為只是酒精中毒而已,只要人清醒過來就無大礙了,醫生說下午或明天早上應該就可以出院,。

廖俊龍和大力兩人聽完醫生這樣說,也就沒有再堅持,告別廖憲夫妻兩人,直接跑回宿舍補覺了。

「噔噔噔噔……」廖俊龍和大力兩人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電話就響了,廖俊龍無奈地睜開右眼,艱難的拿起床頭的手機往眼前湊。

「嗯?」看見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人是馮軍,廖俊龍馬上精神了一大半,按下了接聽健。

「喂,馮總,這麼早呢,找小的什麼事呀?」

「不早了吧,已經10點了,怎麼,小龍你還沒起床啊?」馮軍聽見這邊的廖俊龍聲音嘶啞,無奈道。

「啊哈哈,那個,昨晚有事忙了一晚,通宵呢,所以今天起床比較遲,」廖俊龍不想再討論這件事,轉移道:「馮總是有什麼好消息告訴我?」

馮軍聽到廖俊龍昨晚通宵,心裡感嘆年輕人精力旺盛的同時,對廖俊龍回道:「哈哈,沒錯,我已經把你上次發給我的第一篇營銷文發表出去了,實體雜誌方面,像國內比較出名的數碼先鋒、潮流前線等雜誌都有發表。」

「而且我聽從你的建議,網路上的幾個大網站也都發表出去了,你可以上網去看看,易網、新狼上面都有,上面都是罵聲一片,你出名了,」

「我出名了?什麼意思?」廖俊龍還沒完全清醒過來呢,聽著這話一臉懵逼。

「沒,你自己看吧。」馮軍心虛說了一句,馬上又說道:「小龍,等下我把貨款數目單發到你郵箱,你也看一下,三天內把貨款匯過來,我這邊收到貨款就馬上安排發貨。」

「好,我知道了,我等下會看郵件,貨款儘快安排給你。」廖俊龍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前世’月光寶盒’是2002年8月8號正式對外發布的。

今天已經是7月27號,那麼’月光寶盒’也差不多開始在各銷售點鋪貨了。

廖俊龍也沒有了睡意,直接爬起床去洗手間刷牙洗臉。

等搞定個人衛生問題,廖俊龍走回房間,按開了電腦,廖俊龍首先打開新狼主頁,本來還準備再打開數碼頻道的,沒想到只看了一眼,主頁頭條裡面就有一橫醒目標題

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看著自己寫出來的標題,廖俊龍點開了這條新聞,廖俊龍沒有看內容,他直接拉到評論區。

現在的評論區已經打得火熱,短短一早上就有幾千條評論,可別小看這幾千條評論,要知道現在還是2002年,網民可還遠遠沒有後世那麼多。

現在評論區分成了兩派,維護派和嘲笑派。

不過明顯嘲笑派的人數要遠遠多於維護派,佔據絕對的優勢。

嘲笑派:「簡直是痴心妄想,拿什麼去超越那些進口mp3?拿頭去超越嗎?」

維護派:「國產威武!國產崛起!」

嘲笑派:「別自欺欺人了好嗎?國內有什麼技術可言?」

嘲笑派:「是什麼原因讓這個鳥公司自大到這種地步,貽笑大方!」

維護派:「廖俊龍就是個洋奴,貶低同胞,抬高洋爹。」

……

「等等,怎麼好像有人罵自己?」廖俊龍又拉回剛才那個維護派的帖子樓層看了一遍,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急忙又拉著評論區往下翻,下面果然很多人在罵廖俊龍。

廖俊龍又急忙拉回正文末尾一看,果然,作者署名:廖俊龍。

「你妹,要不要玩這麼大!」廖俊龍徹底無語,沒想到馮軍還有這麼惡作劇的一面。

還是忘記改名……可是廖俊龍記得原稿上自己也沒有署名啊!

不過廖俊龍也沒什麼忌諱,反正他現在又不出名,全國還不知道有幾個叫廖俊龍的人呢,別人又找不到他,不過對於馮軍的這一惡作劇,廖俊龍還是心裡感到有一點不爽,想著以後有機會得找回場面。

不過總的來說,罵也好維護也罷,’月光寶盒’這系列mp3火了,還沒有正式發布就已經在全國爆火了。

雖然廖俊龍沒有打開其他網站瀏覽,但也能想象出應該和新狼網站的情形差不多,充數著評論區的,不外乎一片維護聲和謾罵聲。

「既然馮軍那邊已經開始宣傳了,那麼自己這邊也應該要正式加快腳步了。」廖俊龍心裡盤算著,拍賣會拍來的2000部手機已經修好9成以上了,剩下那些讓大力先修著吧,如果大力修不好再由他出手維修。

眼下的他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鵬城範圍內的mp3宣傳活動。

提起電視點歌台,相信很多80后甚至90后,對於新千禧年爆火的電視點歌台都不陌生,甚至很多人還直接參与過,親手點過歌。

說起點歌台,它的雛形是源自於廣播電台。

早在在90年代,全國各地就開始了學習珠江經濟台,搞起直播、引入熱線,與聽眾互動,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為聽眾向親朋好友送出各種歌曲祝福。

同一時期,音樂MV興起,而把類似節目搬到電視屏幕上,將祝福信息轉成字幕表現的形式,更能夠打動市民百姓,點歌台節目一下子就火了。

因為在這個年代,電視台的神秘性與權威性依然非常之高,把自己以及親朋好友的名字變成字幕打在電視機上,這是一件多麼榮耀又有面子的事情啊!

很多人因此迷上了點歌,有事沒事一閑下來就會點上一首自己喜歡的歌,或是和整個城市的人分享自己喜歡的歌曲,或是為戀人或者朋友點上一首歌。

聽著電視台播放著自己點的歌曲,心中的滿足感虛榮心都超級滿足爆棚。

廖俊龍記得前世的自己,在高中放假時期,在家閑得發慌的自己,還親自用電話點過幾首歌送給他自己和他自己的女神。(沒有告訴女神,屬於自嗨模式)

最後他老爸去電信廳交電話費的時候東窗事發了,被他老爸一頓好罵。

或許還有很多人都有這種經歷吧。

點歌台一開始是以城市為單位,每個城市設立一個點歌台,但是在點歌台火了以後,一個城市一個點歌台的模式漸漸滿足不了人民的需求了,特別是在大城市,大家想要點歌只能靠搶,通常都是幾十個人搶一個點歌名額。

有利益的事情是永遠不缺人去做的,所以後來慢慢湧現出了更多的點歌台,好比現在的鵬城,大大小小點歌台有將近10個,除了全市的點歌台,每個城區都有了自己的點歌台。

廖俊龍記得再過一兩年,點歌台發展到巔峰的時候,城市裡每個鎮區都會設立點歌台了。

時光流轉,點歌台如同很多時代的特色產物一樣都逃不過相同的命運,從快速崛起到一路經歷巔峰,最後被時代無情拋棄而迅速隕落。

如今,關於點歌台的記憶,也成為了那個年代極富代表性的場景之一。對於點歌台,許多人在自己心底都有著一份充滿情感的回憶。

廖俊龍準備對點歌台下手了。 第1121章

這不可能啊。

胡醫生的眼神里,當時滿是震驚。他沒想到方糖在古家這麼久,竟然沒人發現?就連古劍晨,也沒發現方糖的孩子竟然被打掉?

胡醫生深吸一口氣,哈哈笑着:「方糖,你是用什麼方法騙過去的。」

方糖已經感覺到,麻藥上身了。

她的身體,根本不聽自己的使喚,就像是要軟下去一般。

「胡醫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吧……你想要什麼,我以後一定會給你。錢,等我進入古家后,一定不會忘記了!」「求求你,看在我肚子裏還有孩子的份上,放過我吧。」

對。

方糖的確是去醫院裏打過孩子。

不過,那都是她造假的。

她一個女人,可以為了孩子被浸豬籠,可以在垃圾山住五年。可以在整個寧城人的侮辱下,帶着孩子五年。

首發網址et

妞妞是她生命的所有。

現在,肚子裏的孩子。

也是。

而古劍晨給她開的條件,很簡單。第一,要每天從她身上抽血出來。第二,肚子裏的賤種絕對不能留着。

第一個條件,對方糖來說很簡答。懷着孩子很需要營養,但她只要每天能吃增加血液的藥物,能調理過來。肚子裏的孩子可能會受苦,卻不會有生命危險。

第二個條件,她說什麼都不答應。

她去醫院造假了打胎的假象不說,還用佰草鋪的葯,把肚子裏的喜脈也掩藏了起來。甚至,每天都會塑腰,這樣一來古劍晨才沒發現。

但現在,胡醫生髮現了。

他沖着方糖,哈哈大笑的說道:「方糖,如果這件事,我告訴古少爺的話,你必死無疑!」

方糖咬着牙,說道:「怎麼可能,古劍晨是我哥哥!他就算知道,頂多也只是發火。」

胡醫生也不傻子,他笑着說:「是嗎?要不然,我們試一試?哈哈,如果你真的敢這樣做,你就不會藏着你這個孩子。」

方糖慌了,她一把抓着胡醫生的手,說道:「胡醫生,我求求你,只要你放過我們母子,我怎麼都可以。」

胡醫生哈哈作笑,完全不把方糖當一回事,他冷聲說:「方糖,如果真想我幫你,你就乖乖聽話!來,伺候一次勞資!」

方糖的臉色無比難堪,她搖搖頭。

胡醫生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吼道:「賤人,你不是說,為了你孩子什麼都可以做嗎?」

「裝什麼清純,你都兩個孩子的女人了。」

「我順便告訴你,你別以為古劍晨真的放過你女兒了。你的女兒,早已經被人從孤兒院帶走,現在估計都開始投胎了。」

方糖聽到這話,臉色蒼白。

她有生以來,唯一一次對不起妞妞,就是把她送到孤兒院去。送走那天,妞妞不停的在哭,不停的在說恨媽媽。

方糖聽到那些話,如同錐心。

心臟一陣陣的疼痛,可她沒有辦法,古家,她必須要去!否則,除開古家,沒人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