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為何?」

「因為有你在啊,金人在韓大哥手下吃的虧還少嗎。」

「哈哈哈哈……。」韓世忠指了指葉治,笑道:「你小子就是個小狐狸加馬屁精。」

韓世忠心裡卻是美滋滋的,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何況葉治說的是事實。這次劉猊在韓世忠手下碰了釘子,不就乖乖地換地方了嗎。

「淮東雖然比淮西安穩點,不過也不能掉以輕心,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自己在高郵也要及早做些準備。」

「嗯,韓大哥放心,我自有分算,從春耕之後就開始訓練弓手和槍手了。」

「現在有多少弓槍手?」

「一戶出一丁,約有五千之數。」

「看來高郵戶數增的很快啊,我記得去年你來之前好像只有四千戶。」

「嗯,北邊流民來的多,加上一些外逃回鄉的,現在的戶數比以前增加了一倍。」

「唉……,」韓世忠嘆了一口氣道:「百姓苦啊。曾有探報,劉麟強征山東、京畿人夫為戰,有不少百姓自書鄉貫姓名於身而就縊自盡。當年我還小時,在陝西親見調夫,號哭之聲,所不忍聞,是以聖人常以用兵為戒。」

「是啊,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等哪一日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百姓才能安居樂業。」

「談何容易啊。」

「亂世只能以兵息兵,以戈止戈,大亂之後才有大治。」

「要不兄弟你也跟我加入軍旅得了?」韓世忠半開玩笑地說道:「你我兄弟一起馳騁疆場,何愁大敵不滅。」

「呵呵,得了吧,我還沒娶親呢。」

韓世忠捶了一下葉治,「就知道你小子。」

「韓大哥,走,我帶你去看個寶貝。」。 怪物在達到三階的時候會迎來第一次進化,不管是成為卡牌的怪物還是野外的怪物。

在達到三階的時候他們都會開啟第一次進化。

在滿足了所有進化條件之後,怪物就會開啟進化。

進化過後的怪物實力會增強一個台階,即使和品質高於自己等階和自己一樣的怪物對打,只要對方沒有完成進化,也是有機會打贏的。

如果讓嚴刀的本命卡完成了進化,那麼他的實力將會迎來一次暴漲。

費流火的本命卡也是沒有完成進化的,不然也不會和他勢均力敵。

怪物進化的條件往往都十分苛刻,品質越好實力越強的怪物進化條件就越苛刻。

……

天牛城,費流火帶著人把天刀幫圍起來后卻發現整個天刀幫人去樓空。

一個人都沒有,就連雜役都沒有了。

在天刀幫的牢房他更是看到了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蔡明。

「嚴刀!老子跟你勢不兩立!」

在看到蔡明的屍體慘狀之後,費流火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暴怒。

「全力搜查嚴刀他們的下落,我要他們死!」

「記住!不顧一切損耗!給我找到他們!」

費流火雙眼通紅,自己身邊的人都是跟隨自己出生入死多年,早就有非常深厚的感情。

末日之中有沒有人性完全看人的選擇。

無情只是多數人的選項,所以才會是末日的代言詞。

……

此時雷炎一回到聚集地就得知自己的手下被欺負了。

他昨天出去了,所以今天回來猜知道怎麼回事。

聽了手下一頓添油加醋的說法雷炎十分不屑。

「你們什麼鳥樣我不知道嗎?如實說來,不然到時候害我丟臉有你們好受的。」

自己手下的鳥樣就和自己差不多,俗話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自己帶出來的人什麼樣他心裡有數。

皺間尷尬的把事情重新說了一遍。

「這不就對了?你們理虧我要是氣勢洶洶過去找人家那我丟臉不是丟大了?」

「這種事情就要找機會報復回來,算了是不可能算了的,只有我們第六隊搶他們的份,他們有什麼資格搶我們。」

「行了,下去吧。」

雷炎雖然也是強盜性格,但是他知道分寸,這種不佔理的事情鬧起來,到時候絕對是他吃虧。

這種事情就像是倆伙學生打架,小打小鬧你來我往沒問題,但要是鬧大了,家長就要出面了。

他可不想被李狂揍,更何況現在李狂已經突破三階,他就更不想招惹了。

……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路聖也從養身狀態回過神來,躺著很舒服,要是有佳人相伴就更好了。

不自覺的他就想到那一身紅裙,面帶面紗的女人。

對方身材不錯,皮膚又好,雖然沒有見過對方真容,但路聖感覺絕對不會差。

沒錯,酒足飯飽思**,路聖就是饞對方身子。

別人對女人感不感興趣他管不著,反正他感興趣。

不過他現在的實力不算強,這種事情只能先想想,等到實力強大了再考慮也不遲。

天色已晚,該去吃飯了,讓躺在他肩膀上的時空蟻藏起來或者變回卡牌。

在藏進路聖頭髮里和變成卡牌間,時空蟻選擇了後者。

吃飯的時候,石九說明天要去主城一趟。

這是他們小隊自己的決定,也就是說只會是他們十個人前往。

路聖手裡還囤積著大量紅囊,而且他也想要搞一點新的物種來養殖,所以並沒有什麼意見。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想去一趟,也沒有意見。

衛良作為新來的,沒有發言權,就算有意見也沒用。

第二天

一早眾人就收拾好東西出發。

從表面上看,他們是外出,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前往主城了。

不過就算知道也不會怎麼樣,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限制。

此時,通往主城的道路上,一伙人站在一個滿是屍體的聚集地中。

地上的屍體有老人…小孩…青年…婦女,整個聚集地的人全部死完了,沒有一個倖存。

或許還有一個女孩,七八歲的樣子,長著一張洋娃娃般的臉,很可愛。

小女孩面上沒有一絲血色,很慘白,她渾身都在顫抖,面前這個男人就是大魔王。

他殺了媽媽,殺了爸爸,殺了他們這裡的所有人。

「小妹妹,不要害怕,把眼睛閉上,叔叔很快的。」

嚴刀溫柔的摸著小女孩的頭,一絲絲黑色氣息在他眼中閃爍,那是世間最冷漠,最無情的氣息。

天刀幫的人於心不忍的看著這一幕,但是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去阻止。

縱使現在是末日,縱使他們也很無情,但這兩天跟著嚴刀乾的事情真的超出他們底線了。

他們不是無惡不作的人,更不是以殺人為樂的心理變態,聽命於嚴刀只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渾身顫抖的小女孩沒有顫抖了。

嚴刀把小女孩的身體放平在地上,同時把頭安好。

「真是可愛的小女孩……」

嚴刀這一副心裡扭曲的模樣讓天刀幫其中一些人再也忍不住了。

「幫主!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不能再和你這樣殺下去!跟著你我只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不是成為一個老弱婦孺都不放過的殺人魔!」

「對!我在天牛城還有家室,我有女兒,我真的無法看到你連小孩都不放過!」

「幫主,收手吧!」

「幫主,收手吧!」

「幫主,收手吧!」

一時間天刀幫全體單膝跪地,高聲請求嚴刀收手。

嚴刀嘿嘿怪笑:「你們要阻止我嗎?你們要阻止我給那死去的五十個兄弟報仇嗎?」

下方眾人皺眉:「幫主,報仇可以,但這些人是無辜的,你的方式錯了。」

嚴刀搖頭:「不,我沒錯,這些人以後說不定也會與我為敵,就像幫助流火幫的哪一個聚集地,我明明和對方沒有任何交集,可是他們卻幫流火幫的人殺我們。

所以我只是在提前解決敵人,至於小孩,鏟草除根不知道嗎?」

嚴刀的歪理讓眾人無言以對,一時間不知所措。

「起來吧,你們看不透我不怪你們。」

眾人只好站起來,但眾人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某一種信息。

在他們前往下一個聚集地的路上,一個人悄悄脫離了隊伍,朝著天牛城的方向返回。 鑒於大家可能對最近三章有些迷,這裏解釋一下人物出處及背景。

【人物】:禍之女(女禍)

【身份】:禍之一族首領

【實力】:第②檔次的精英級大妖(准大妖)

【出處】:犬夜叉-夜叉姬第10集(毀原著,差評)

根據夜叉姬,我自己構畫出了新的角色,禍之女,以及有關「禍之一族」的小故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