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真的是他們化形出世之地嗎!

「逆劫道友,你的家真的在不周山?」

家!

不同於道場。

如果逆劫說道場在不周山,伏羲還可以接受,但是他說家在不周山——看那宮殿群,還是在不周山山腰——或許傳說中的不周之巔也是他的家!

這足以令伏羲顛覆自出世以來的傳承與認知!

伏羲目不轉睛地盯着逆劫,陰陽二氣繚繞周身,在天靈匯聚成一方陰陽魚圖!

「道友究竟是何方神聖?」

「道友在推算本座?」

逆劫淡淡一笑,沒有行動,身後的窮極怒喝:「大膽!」氣勢勃然一變,死亡之氣狂風巨浪般席捲伏羲!

伏羲雙目連閃精光,卻是毫無防禦!

女媧見此,一個側身橫在伏羲面前。

「休要動手!」

在逆劫驚艷的目光中,女媧伸出玉臂,皓腕輕搖,玉指微動,捏出造化法決,造化之氣化作陣陣白霧,縈繞周身,將死亡之氣洗滌一空。

逆劫作為皇子,見識過魔教副教主造化的造化大道。

與造化那種造化衍生不同,女媧多了一分神聖高潔,多了一分雍容華貴。

窮極見此,冷哼一聲,那伏羲推算皇子跟腳犯了大罪,自己不過是稍作懲罰,女媧竟然不知好歹,看來……

想到此,窮極眼中閃過一道殺意!死亡之氣再度變化,令鎮定自若的伏羲臉色大變!

「極哥兒退下!」

千鈞萬發之際,逆劫喝退了窮極。

逆劫深知窮極擁有天道本源!雖然沒有完全煉化,但此時的女媧伏羲絕不是窮極的對手!

在皇庭二代中,別看祖龍九子最先出世,可九子性格迥異,道心不羈,比起修道,他們更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逆劫出世便是混元金仙,卻有三道皇道封印。

說起來,皇庭二代的最強者還是窮極和孔宣!

只不過窮極有無法控制的力量,孔宣已然成熟。

好在窮極得令,瞬間收手。

伏羲見此,暗中鬆了一口氣,對逆劫一行的身份愈加懷疑。

「逆劫道友,」女媧微微一禮,不卑不亢道:「大哥心憂於我,這才推演道友跟腳來歷,我替大哥向道友致歉,事已至此,就此別過!」

逆劫見女媧再次拒絕,不惱反喜。

山腰中的宮殿群,逆劫不信女媧沒有看到,一句話能令不周山煥然一新的威勢,逆劫不信女媧沒有神思震動,

即便如此,女媧非但沒有攀附高枝,反而維護自家哥哥,有理有據,不卑不亢,令逆劫青睞有加。

逆劫真心感嘆道:「女媧姐姐有這麼好的大哥,本座羨慕啊!伏羲道友有如此貼心的妹妹,本座亦是羨慕!」

「公子所言甚是!吾等深有體會!」老三嘲風對老大囚牛道:「大哥對吾等之心想必如同伏羲道友對女媧仙子之心!」

囚牛欣慰點頭:「三弟長大了!」

說完,囚牛向著女媧鄭重其事地一拜到底:「小龍多謝仙子!仙子一席話,令我家小弟瞬間成長!」

囚牛的八個弟弟配合地感激道:「吾等多謝仙子!時至今日,方才明悟大哥之心!」

自逆劫與女媧伏羲交談以來,從未發言的龍之九子開口了。

身為老色棍祖龍的兒子,耳濡目染之下,深得祖龍真傳!

龍九子一眼便看出此時的逆劫需要配合他的幫手,俗稱僚機!

這一番半真半假的兄弟情深,令女媧一時無言以對,連連說道:「諸位道友快快請起,我受不起如此大禮!」

「受的起!」

逆劫一把拉起女媧欲要托起龍九子的柔荑,斬釘截鐵地說道:「本座這九個兄弟,飽受家庭磨難之苦!無盡歲月以來,面和心不和!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女媧姐姐與伏羲道友的兄妹情深,令他們頓悟!家和萬事興,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姐姐一席話,或許就是他們日後證道的機緣!」

說到證道,性質就不一樣了。這是把女媧捧到了一個至高的地位!

女媧的柔荑被逆劫拉着,早已耳根微紅,快速抽出小手,羞赧著抿嘴微笑:「如道友所言,最是極好。」

伏羲猛然說道:「敢問道友,你這九個兄弟,可是龍族?」

「正是!」逆劫眼珠轉動,笑道:「伏羲道友知曉龍族?」

「我曾推演在我化形之前的洪荒!發現了一個驚人而且有趣的事實!」

伏羲目現精光,眼神落在龍九子身上。

「本座洗耳恭聽!」

逆劫心想——本座倒要看看你有什麼發現!自初古以來,沒有一位至強以推演大道為證道之機!沒有一位大能以推演大道而聞名皇庭!

自己的父皇倒是料敵於先,就算是鴻鈞那老頭,也憑藉造化玉牒推演道機,可他們都不是專修推演。

這伏羲張口閉口推演、推算,難道這洪荒中將要誕生一尊推演大能?

想起初見女媧時,聽到伏羲說的「天機與道機」,逆劫心中存疑,不由得對伏羲產生幾分期待!

伏羲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推演結果公之於眾:

「洪荒初開,謂之荒古!有混沌魔神殘軀斷臂所化凶獸肆虐!三族聯軍,大敗凶獸!太古時期,為爭霸洪荒,三族攻伐戰起,三敗俱傷,歸隱秘境!」

女媧驚呼:「什麼?我等之前,竟然還有生靈存在?而且還是強大到毀天滅地的生靈!」

伏羲深沉一嘆:「是啊,我推演之後,亦是不敢相信,多次推演,確認無誤後方才發覺洪荒之玄機奧妙!天意果然不可揣摩,不可測啊!」

女媧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正在感嘆中的伏羲。心中嘀咕道:

「陰陽判定天地吉凶只有在我和哥哥同時推演下,才能窺見天機!洪荒荒古、太古之事,哥哥是如何做到單獨推演而出?」

逆劫聽完伏羲的講訴后,不為所動。

伏羲所言荒古凶獸、太古三族,必定是天道為了掩蓋皇庭的存在而編造的謊言!

如此說來,伏羲已一己之力推演到了天機!

而真正的洪荒歷史只有推演大道道機方才知曉!

看着伏羲,逆劫心中一動,拱手說道:「伏羲道友,本座誠心相交,所以有一件事不得不說!」

伏羲還是第一次見逆劫如此鄭重,以往的逆劫永遠都是一副瀟灑姿態。

見此,語氣不禁嚴肅起來:「請道友暢所欲言!」

逆劫點點頭,心中暗笑,雖然沒有將女媧伏羲邀請到家中做客,但以推演之道和伏羲交談,不就是另類的論道嘛,簡接和女媧姐姐接觸……

如此想着,逆劫看向伏羲的眼神就不一樣了,果然是好大舅哥啊! 「行了,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李二瞥了一眼早已經哭笑不得的房玄齡和杜如晦兩人。

「你說從那個白…令海峽過去的幾率有多大?」

聽到這個問題,韓元沉默了下來。

講真的,這個方法能不能實現他自己心裡都沒有底氣。

畢竟這白令海峽結的冰層能不能支撐起人還是一回事呢,若是中間冰層太薄,那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

再說了,北極的天氣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扛得住的。

惡略的氣候加上艱苦的條件,這還真說不定呢。

就算他們足夠幸運,遇到了冰層足夠厚,單單是北極那些北極熊也足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這個有個四五成的把握吧。」

琢磨了一會,韓元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畢竟自己沒去過,肯定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這一半的幾率足夠讓他們去試試了。

聽到這話,李二等人沉默了下來,他們將目光投向了桌面上的地圖。

地圖雖然畫的很是粗糙,可這著實是刷新了他們的三觀,大洋的彼岸竟然還有陸地。

雖然他們不知道韓元口中的那幾塊大陸是否存在,可他們能看的出來,韓元的話語不像是在開玩笑。

先說海外那些寶島,他們以前也是有所耳聞的,而且李二皇宮內還有幾個象牙製作的杯子,據說就是從韓元所說的那個地方得來的。

那幾種作物,他們更是堅信不疑,畢竟貞觀稻的前例就放在那裡,韓元剛開始說貞觀稻的時候他們也是半信半疑,可帶來之後,產量甚至高出韓元預料的許多。

而且這幾張畫像,若是沒有見過絕對是不可能畫出來的,而且是這麼栩栩如生。

加上那個辣椒,他怎麼就知道那種辣椒能滿足他的需要?

由此便能得出一個結論,韓元不但見過這幾樣作物,而且甚至可能還吃過。

只是不知道因為什麼,他才沒有保留這些種子。

眾人心裡多了幾分的無奈,同時還有些驚訝。

要知道兩塊陸地之間可是隔著一片汪洋大海,而且這海上天氣詭異,弄不好就是船毀人亡,即便是他從白令海峽過,看韓元的意思這條路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那只有一種可能,而且還是被韓元多次否認的答案。

他是仙人的弟子。

唯獨這個答案才能解釋這一切。

所有人一臉震驚的望著韓元,可是嘴巴張開,糾結了很久眾人也沒有把那個疑問問出來。

畢竟仙人之事誰能說的清楚啊!

萬一韓元被他們揭穿之後,離開了,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也罷,就這樣陪著他演戲吧!

很快,眾人便達成了默契。

程咬金看著韓元那眼神目光閃爍。

不行,仙人弟子自己怎麼也要扯上點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