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火靈武接連出手,一時間韓家的七尊虛神全部被打殘,一個比一個慘!

韓九氣息已經有些不穩了,此刻的他已經被火邪找到空隙,兩人一時打的難捨難分。

他緊緊閉着眼睛,盡量不讓自己看到下方那血腥的……

《浮天神域》第兩百零九章凄慘韓家(五) 清晨,華山華雲峰,仰天池仰天宗。

「李老,各位師兄,請留步!我該回去工作了,假期快結束了。」宗門小屋前,無名乾乾淨淨站著,拱手還禮道。

李老微笑看著,在宗門短短兩天的修鍊和表現讓李老與那些師兄都表示滿意。

「哈哈哈,小兄弟,到如今我都不知道你名字呢!記住我們乃修鍊者,切勿輕易暴露身份!!!」李老微笑著提醒道。

「哈哈哈,李老,修鍊者而言,既然世人不知吾名,吾故自稱無名!至於暴不暴露,李老,既然天能留我等,那我等還怕世人不知嗎?」無名頭也不回的回應著,悠哉悠哉下山去了。

「唉~這小子!」李老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走回屋中,青陽等人也苦笑著緊隨其後。

就在李老等人走到宗門青石板廣場上時,突然,面前出現兩名老者,其中一名老者笑著對李老說:「嘿嘿,李兄,近來可好,觀李兄氣息,似乎又長進不少!」

「哈哈哈,唐兄,是什麼風把你這位唐門第一高手吹來了。」看到來人,李老也微微笑了起來,然後看向另一位老者問道:「唐兄,這位是?~」

唐天,帝都五大家族之一的唐門第一高手。五年前突破半步御氣境,有把半月飛刀耍得出神入化,在華夏有著半刀修的稱號。

「李兄,我大老遠跑來見你,難不成讓我站露天與你交談啊!哈哈哈~~」唐天有些調侃說著。

「哈哈哈,是我的錯,青陽青玄快去準備上好的仰天茶,還有把我那百年山參也拿去煮茶,我要與唐兄好好敘敘舊!」李老對青陽兩人彷彿道。

懸崖邊上,山風拂過,一座四根松木簡單搭制的涼亭中,三人對立而坐。

「李兄,這位是華夏天龍組部長龍笑天,此次同來是想邀請李兄與我去一趟龍虎山共同商討一件事情。」唐天認真的對面前李老說著,李老收起微笑表情嚴肅起來。

「啊?閣下就是天龍組的啊,幸會幸會,」。李老說著便起身恭敬一禮。這一禮是可以拜的,天龍組,一個華夏神秘程度不低於昆崙山的存在。

傳言華夏有一隻神秘軍隊,代號「天龍」這隻軍隊全部由修鍊者組成,他們不僅僅是抵禦其他國家的修鍊者,還幫助民間處理一些靈異事件。

天龍組一共有四個分部:臨部,專門處理修鍊界的事。兵部,專門培養年輕修鍊者。斗部,便是專門解決一些只能用拳頭解決的部門。者部,是由一些奇異人士組成的部隊,這個部隊專門解決靈異事件,和研究一些陣法,丹藥,武器等等…。而天龍組還有兩個部門只有兩個人,分別代號「地龍,天龍」傳說這兩位在百年前便是已經達到化神境。

而李老眼前這位部長便是臨部部長龍笑天,三年前在邊關執行任務時突破至御氣境。

「龍部長,不知你們發現什麼?如此急匆匆來找我!」李老問道。

「李道友,此次我與唐兄前來,是想請道兄幫我個忙。我們在北海區域發現一個結界,可能是遺址!不知何時出現,但竟然在我華夏區域出現我們就要去管一下,不過…..」龍笑天說到著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聽見。

李老看到龍笑天的樣子,兩隻手快速結出幾個手印,頓時間,從李老結印的手中出現二十五道劍光,圍繞涼亭盤旋起來。幾息過後,涼亭被一層劍光包住,場中任何聲音都無法傳出去。

看到李老的手段,唐天與龍笑天都有些詫異。

「哈哈哈,沒想到李兄已經達到半步御劍境,本來還想找你切磋切磋,現在看來我都不一定是你對手。恭喜~恭喜~!」唐天大笑道。

「哈哈哈,唐兄,切磋嘛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正事要緊!龍部長,現在你但說無妨。」李老回應唐天看向龍部長。

「好的!想不到李道友已是半步御劍境,這讓我有些詫異。」龍部長收回思緒笑著說:「此次據我們的一名線報說,北海的結界可能是千年前一名飛升境強者隕落所遺留下的遺迹。」

「什麼?飛升境?」李老震驚的繼續問著:「傳說中的飛升境強者不是已經都破開虛空,進入虛空隧道飛升至另外那個世界了嘛,怎麼會隕落!」

一旁的唐天苦笑,搖了搖頭說:「李兄啊,宇宙很大,如今天龍組的科技都還只能探測到太陽系5光年範圍。那個地方都只是傳說。有沒有人去過誰知道!至於飛升境你能保證不會死嗎?」

「哎~~,此次我們天龍組便是想進入遺迹尋找另外那個世界的蹤跡。但這樣想的不止我們,還有北海東邊的東洋國,以及西洋一些隱晦的勢力,現在可能連崑崙都出動了。」龍部長苦笑說道:「此次有些棘手所以是真需要李道友的幫助!」

李老揮了揮手:「無妨,請問龍部長多久出發?遺迹還有多少天開啟?」。

這時一旁的唐天笑著說道:「哈哈哈,現如今李兄境界達到半步御劍境,不急~不急~,等我與龍部長去拜訪帝都其餘四大家族,再去一趟南方的巫族與神龍鼎,叫上那些老傢伙這次才保證萬無一失。」

見李老還有話說,唐天繼續笑道:「放心,李兄,我們兩個是生死之交。當年要不是在疆域遇見你,我怕是已經被那群蠻族人給生吃活剝了,此次不管在遺迹中得到什麼都是自己的,事後還會和你分享飛升境強者功法。」

「哈哈哈,你們這條件讓我無法拒絕啊!」李老大聲笑了起來。

涼亭中,茶水見低。

「李道友,那遺迹大楷年底十一月開啟,咱們到時龍虎山見,我與唐兄還有事就不打擾了!」龍笑天站起身,拱了拱手。

片刻后兩人離去。

「李老,剛剛那兩位前輩~~」這時青陽走過來問道。

「沒事,沒事,你們這段時間勤加苦練,過段時間我帶你們出去歷練,也該讓你們出去見見世面了!」李老眼光看著唐天與龍笑天離去的方向,眼中充滿擔憂。

華山山腳下,一名男子帶著耳機,清脆的輕音樂響徹耳鳴,來人正是無名。

「哎呀,我傻啊,如今我是修鍊者啊,雖然我才半步劍師,但李老也沒說半步劍師不能御劍飛行啊!嘿嘿~」自言自語說著,陰笑著走到偏僻無人的地方。

一片偏僻竹林中,無名拿出那把劍,掀開包裹著的布,口中說道:「飛~飛~」劍絲毫未動,無名有些惱火吼道:「你大爺的破劍,看不起半步劍師啊,給老子飛!」

頓時,劍微微顫動一下,正要掙脫無名雙手飛起來。見狀,無名心中罵道:「你大爺的,不提醒一下,還想跑?」雙手死死抓著,漸漸的,劍御騰空而起,劍柄上一雙手死死抓住,無名就這樣被一把劍硬生生拖入空中。

地面上,一名小孩突然指著無名的方向嚷嚷道:「媽媽~媽媽~那邊有人飛起來了!」那小孩媽媽看向無名方向時,劍帶著無名已經飛入雲層。

就在無名心中帶著喜悅與不爽謾罵時,兩名老者騰空而來,來人正是那唐天與龍部龍笑天。

兩人心中同樣的驚訝:「嗯?這麼年輕?半步劍師境,還御空飛行?」

六目相對,頓時雲層中安靜下來。

最後無名打破了僵局,訕笑了笑道:「嘿~嘿~,兩位前輩好呀,額~這個~第一次御劍飛行就碰見人,前輩能幫我控制一下嗎?我不怎麼會御劍飛行!!」此時無名雙手還死死抓著劍柄。

兩人對視一下,那龍部長隨手一招,一股能量包裹住無名與那柄劍,無名快速爬上劍身,踩在腳下,這才鬆口氣。:「腳能再摸到東西真好。」

兩人正要開口問無名,這時一縷劍光出現在場中,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感謝兩位道友對我這頑徒的幫助,這個人情老夫記下了!」

華雲山,仰天宗。

「這臭小子,要不是老夫即將突破,非得上去拔了你的毛!」李老苦笑一聲,轉身離去,離去時身上氣息越來越強。

空中。

在聲音響起時,無名已經不知何時偷偷消失在兩人面前。

(本章完!下集敬請期待…) 「洛洛去幹嘛了啊……」

冒險者工會中,阿庫婭百無聊賴的坐在椅子上,甚至連最愛的氣泡酒都沒有往常那樣好喝,興緻缺缺的向佐藤和真投擲雜物。

「喂!混蛋阿庫婭,你朝我扔垃圾幹什麼?!」佐藤和真自然不可能容忍,一拍桌子站起來怒吼道。

「……切~區區和真~」阿庫婭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反常的沒有和佐藤和真吵起來,而是嘟囔了一句。

「……」

面對阿庫婭如此的反應,佐藤和真也沉默了下來,似乎是不知道該作什麼了。

而惠惠,因為是剛入隊,自然也插不上話,只能獃獃的坐在一旁。

這半個月以來,都是陳洛洛在照顧他們,雖說是去工地打工,但卻會貼心的準備好食物。甚至執行討伐任務的時候,都是陳洛洛憑藉一己之力完成的,所以他們都產生了一些依賴性的心理。

平時或許沒什麼,但只有陳洛洛一離開,這種群龍無首的情況就會立即展現出來。

雖然阿庫婭不可能發現,但佐藤和真自然是發覺了這一點,所以他想要改變!

「我決定了!我們再去接一些任務吧!」突然佐藤和真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做出了決定。

「哦!!!」

惠惠因為今日份的爆裂魔法並沒有釋放出來,所以無比贊成佐藤和真的決定。

「區區家裏蹲死宅……」而阿庫婭則是很不屑的看了一眼佐藤和真,而後默默的喝了一口氣泡酒,並沒有任何動作。

「喂~阿庫婭,雖然陳洛洛前輩不在,但我們也要自力更生才行。畢竟陳洛洛前輩的實力可是很強的,即便離開了也可以一個人活的很好。

反觀我們,一個最低級職業的「冒險者」,一個毫無攻擊力的「大祭司」,一個只會放一次爆裂魔法的「大魔導師」,如果再不磨合一下的話,很可能被陳洛洛前輩所拋棄的。

我想你也不想成為被拋棄的那個吧?」

這一次佐藤和真並沒有生氣,而是非常理性的向阿庫婭分析到。

「……區區家裏蹲的御宅和真,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阿庫婭頓時就被驚到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佐藤和真。

她一直以為佐藤和真的腦子並不好使,但現在看來……可能和她差不多?

啪啪啪!

突然一陣清脆的拍手聲響起,在空曠的冒險者工會之中回蕩著。

「說得好,佐藤和真。」

這道聲音,頓時吸引到了在場眾人的目光。

就看到,冒險者工會大門處,有兩個女孩子正向他們走來,為首的正是陳洛洛。

「你有這樣的覺悟,我很高興。」陳洛洛撩起髮絲,微微一笑說到。

晶瑩的脖頸緩緩從及腰長發下顯現,宛如櫻桃般的小口吐出絲絲透著甜味的氣息,就像那誘惑夏娃的禁果一般,讓人忍不住想要品嘗一口。

奈何……佐藤和真他不敢!

因為在那誘人的下面,還掛着一把無物不斬的神器·日輪刀!

「呃……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佐藤和真臉頰微紅,連忙擺手說到。

即便相處了半個月之後,陳洛洛前輩這張近乎完美無瑕卻又透露出魅惑味道的臉龐毫無抵抗力!

「嗯哼~但我需要你是那個意思。」陳洛洛輕聲一笑,而後握住了佐藤和真的手,微笑着說到。

「是!我一定會拼經全力的!」佐藤和真瞬間就像是燒紅了的水壺一樣,渾身充滿了用不完的力氣,大聲說到。

「洛洛!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啦~」這時阿庫婭適時的撲了上來,使勁在陳洛洛臉上蹭啦蹭去。

感受到自己的胸膛被一股溫暖所包圍,陳洛洛微笑着托起了阿庫婭的屁股,名正言順的互蹭!

陳洛洛明顯察覺到,自從上次膝枕之後,阿庫婭似乎變了?但具體怎麼樣又說不出來……

而佐藤和真,由「只有他」是男性,所以只能眼巴巴的在一旁看着,哪怕嫉妒的面目全非,也只能忍着!

一陣嬉鬧以後,陳洛洛感覺自己快要扛不住,要硬了的時候,才將依依不捨的阿庫婭放下了。

畢竟他既不是陽痿,也不是柳下惠,坐懷不亂這種事和他沒有什麼關係……

「這位是我們的新隊員,達克尼斯,職業是一名「聖騎士」。」隨後陳洛洛向眾人介紹起了身後的達克尼斯。

「你……」

佐藤和真剛想問好,卻直接被打斷了。

「你就是佐藤和真吧?!請不要憐惜我!將你那變態的獸慾都發泄到我身上吧~啊!啊啊~」

只見達克尼斯直接越過眾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目光逐漸灼熱了起來,並且臉上浮現出異樣的潮紅,伴隨着陣陣不尋常的叫聲。

「……」

幾乎一瞬間,佐藤和真的臉色黑了下去,幾乎看不到任何錶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