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晴識趣地跳下床,把那盤未吃完的水果放在床頭柜上,就要去扶戰博到床上,但被他拒絕了。

看著他吃力地坐到床上去,若晴一臉心疼,說他「你要堅持做復健,多練習練習走路,這樣你才能恢復,老是坐在輪椅上,肌肉容易萎縮。」

戰博依舊不理她,自顧自地躺下。

若晴抿抿嘴,看了他兩分鐘,便厚著臉皮湊近前,嬉皮笑臉的,「戰爺,你還在生我的氣?我承認我過去是喜歡唐千浩,那都是過去的事,現在我已經不喜歡他了,我只喜歡戰爺。」

她摸了戰博的臉一把,在戰博瞪她的時候,她又是嘻嘻地笑,聲音也甜甜的,「戰爺,我知道你其實並不喜歡我,無防,咱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我會讓你喜歡我的。」

戰博總算動了動嘴皮子,冷冷地說她「厚顏無恥。」

「謝謝誇獎。」

戰博……

「戰爺,今晚咱夫妻倆一起睡吧?」

「你願意睡地板,我沒有意見。」

戰博說完便翻了個身,背對著若晴,不想讓她看到他的俊顏有點龜裂了。

他這個妻子呀,越來越放肆,而他,竟然開始包容她的放肆。

真是見鬼了!

這才領證幾天呀。

若晴樂呵呵地滑下床,「戰爺,你等我,我去洗澡,很快的。」

戰博一臉黑線。

她這話說得他們一會兒要做點什麼事似的。

在若晴拿著衣服進了浴室后,戰博翻過身來,想了想,他撐坐起來,又吃力地坐回到輪椅上,然後自己推著輪椅,落荒而逃。

以為能睡到江城商界的神了,若晴開開心心的,誰知道出來只有一張大床等著她,她家男人早就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不跟我爭床了?」

若晴嘀嘀咕咕,「這麼快就認輸,我都不習慣,唉。」

戰博要是聽到若晴的嘀嘀咕咕,估計會被氣到吐血的。

這個狡猾的妖精!

……

燈光昏暗的房間里,大床上,一男一女被翻紅浪……

戰博猛地自床上坐起來。

他的額上滲出了薄薄的一層汗。

又做那個夢了!

最近幾個月,他經常做著同一個夢,夢裡看到他纏著一個女人,不停地做著最親密的動作,可他就是看不清那個女人的臉。

很奇怪的夢。

戰博敢說他活到三十一歲,從來沒有像夢中那樣放肆地霸佔一個女人。

他想不明白,像他這種不喜女色,至今還保持著童子身的男人,怎麼會反覆做相同一個夢,那個夢預示著什麼?

伸手從床頭柜上抽來了幾張紙巾,戰博擦了擦額上冒出來的薄汗。

只要他做那個夢,醒來時,他總會一頭的汗,有時候還會喘著粗氣,活像他真的像夢中一樣。

把房裡的大燈開了,睡意全消的戰博,艱難地下了床,吃力地坐到了輪椅上,然後推動輪椅走到房裡的一張書桌前。

拉開了書桌的一個抽屜,他從裡面拿出一圈畫。

把那圈畫鋪在桌面上,卻是一幅沒有五官的畫像,畫的是一個女人,是他憑著夢中的記憶,把那個女人描繪出來的。

由於他始終看不到那個女人的五官,所以,他無法把對方的樣子畫出來。

「你,到底是誰?為何反覆入我夢來?」

戰博喃喃自語。

這個夢糾纏了他一段時間,已經影響到他的睡眠了。

「我從來不欠風流債,不管你是誰,不要再來找我。」

戰博把畫卷收起來,塞回了抽屜里。

在書桌前靜坐了十幾分鐘,戰博才重新回到床前躺下,逼著自己進入夢鄉。

可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只要一閉眼,腦海里就會浮現被翻紅浪的畫面,如同一塊大石頭砸入他平靜的心湖,盪起了層層的漣漪。葉清總覺得自己跟林懷塵的關係到了一個很微妙的時間段,就比如現在,她不曉得這男人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在生氣。

畢竟,林懷塵的表情常年都是沒什麼變化的。

「不過也有點開心,你好像還挺護著我的。」男人平視著前方,「能和你這樣相處是我以前期盼了很久的事。」

葉清合上了眼睛:「行吧,那我以後也這樣護著你。」

簽下這個項目的流程走得並不快,但只是前期工作需要林懷塵,其他的交給本地分公司就可以了。

至於高辰,也受到了他應有……

《重生后她成了世界首富》第208章關於何一柏的秘密 牛亮躺在床上,突然感覺太舒服了,屋子不大,但被珊兒姑娘佈置得很溫馨,很舒服!比起曼茹佈置得可就好多了!

哎!自己的命咋就那麼好呢!

生活雖然很苦,可從來沒有人辜負過自己啊!這樣一想牛亮就舒心多了,要不是因為爺爺一句話要有出息,自己倒是寧願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過就好了!

這種日子很好,但對自己來說只是一種奢望吧!

命運不會那麼眷顧自己的。

牛亮想着想着,突然聽到樓梯上有腳步聲!

是珊兒姑娘上來了,不管她,自己不出聲,看她有什麼反應。

牛亮凝神靜氣聽着腳步聲,腳步聲越來越靠近牛亮,到了自己房間門后,腳步聲突然停止了幾秒!

牛亮心裏碰碰跳起來,生怕珊兒突然敲自己的門。

一會後,只聽咔嚓一聲響,牛亮目光注視着門,不是自己的房間門打開,那麼就是珊兒已經打開自己的房門,走進自己房間里了!

牛亮一顆懸著的心慢慢放鬆,恢復!

牛亮自己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害怕珊兒姑娘靠近自己,是因為見叔叔拜倒在漂亮老闆娘娘的石榴裙下,自己感到害怕!

才不做像叔叔這樣的人,被一個女人征服了,算什麼英雄好漢!

被一個女人征服了,那麼這一輩子就得為這個女人幸福着想,就沒有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自己和珊兒姑娘發生什麼?自己當然就要對珊兒姑娘負責人,所以牛亮害怕珊兒姑娘!

牛亮怕自己給不了人家幸福,所以怕!還是什麼原因牛亮其實也很矛盾。

一方面想平平淡淡過日子,一方面想着要有出息,牛亮是個矛盾體。

其實矛盾體的人很多,比如說一個女孩子,又想找一個老老實實的人過日子,又想着自己能找到一個有錢又帥氣的男孩子結婚。

可是又有錢又帥氣的男孩子會老實嗎?

牛亮思考了一會,見珊兒房間也很安靜,乾脆不想了,放心了!

那個時候的屋子並沒有什麼隔音板,所以隔壁房間隨便一點動靜是可以聽得到的!

牛亮不想了,開始練功了!

走進房間的珊兒姑娘,對着自己的鏡子,仔細看了看,對自己的身材長相還比較滿意,微笑一下,躺在床上,滿腦子全想着牛亮。

一個情竇初開的女孩子,一旦心裏有愛,就會是滿腦子的想着對方!

珊兒腦袋裏一下出現牛亮切着手,一下想到牛亮赤身裸體的洗澡,一下想到牛亮說自己不想幹了,一個個鏡頭盤旋在珊兒腦袋裏,珊兒怎麼睡都睡不着。

珊兒越是想睡覺越是睡不着,珊兒姑娘失眠了!

珊兒人生中第一次失眠。

被失眠折磨的珊兒姑娘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也入睡,心裏七上八下的。

珊兒索性乾脆不睡覺了,起來樓頂上看月亮,數星星……。

珊兒數累了,輕輕走到牛亮房間門口,想要敲牛亮的房間,就算是和牛亮說一句話,問他一下為什麼白天突然會說自己不想干呢?

只要能夠得到這個答案,珊兒心裏一踏實,或許就不會失眠了,可自己的手就是不爭氣,揚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揚起來。

珊兒在牛亮房間門口折騰了半天,硬是鼓足不了勇氣,沒這個膽量敲牛亮的房間,又跑到自己房間。

珊兒跑到自己房間后,看見自己的包,一個大膽的念頭出現在自己腦袋裏,嚇了自己一跳,臉上一下羞紅起來。

珊兒看見什麼呢?珊兒看見包里的鑰匙,牛亮房間門自己有鑰匙,自己可以用鑰匙打開牛亮房間的門啊!

可這樣做,牛亮會怎麼想呢?

牛亮會認為自己是個隨便的女孩子吧!

珊兒伸出白嫩的手扇了自己一個耳光,「啪」一下,手打在自己臉上,恨死自己了,覺得自己好賤呀!

既然會有如此想法。

珊兒打了自己一個嘴巴,臉一痛,人也清醒了些多,冷靜冷靜一下,牛亮和自己現在只有一牆之隔,自己幹嘛那麼心急呢?來日方長,來日方長啊!

珊兒想到這一點,心裏平靜了下來,慢慢入睡了!

可她不知道,她睡著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牛亮已經醒過來了!牛亮一聽外面的小鳥叫聲,起床來!

牛亮起床后,用冷水洗了一把臉,看着院子門,輕輕走到院子門,伸出手,試着扭了一下門,發現開不了!

門開不了,這步就無法跑了!

不跑步,實在太難受了!

牛亮在院子裏晃來晃去,目光掃視着院子,這種院子想要難住自己,想要讓自己出不去,那不是笑話嗎?

牛亮想到這,心裏有個念頭出現,想跳圍牆而出,牛亮雙腳擺好姿勢,正欲想跳,一個想法又出現了。

自己是可以出去跑步,可回來的時候怎麼回來呢?跳牆回來嗎?

這可不行,那萬一自己從外面一跳,院子裏叔叔起床來了,豈不是被他發現了嗎?

被叔叔發現了,那還得了,自己的的工作就保不了了不說,自己會武功的事不是自己出賣了自己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