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愣著了,趕快進來坐。」

九叔哈哈一笑拍了拍林峰的肩膀,然後就向著屋內走去。

一邊走還一邊笑:

「好小子又走了這麼長時間。」

「又壯實了許多,你這修為的進步速度,還真是有些讓人難以置信呀。」

「不愧是我的徒弟。」

「就是像我!」

「來來來快進來,你師娘剛泡好的茶,就等著你來喝呢。」

對於自己的徒弟。

九叔還是十分滿意的。

不。

不應該說是十分滿意。

而應該說是絕對滿意,沒有一絲一毫的差錯的那種滿意。

又孝順又聽話。

修為提高的又快又省心。

這樣的徒弟上哪裡去找?

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啊。

「謝師傅。」

林峰接過茶水嘿嘿一笑。

沒想到師傅師娘,雙方都已經如此的習慣了。

要知道。

以前的九叔可是十分彆扭的。

現在可好,張口就是你師娘,閉口就是你師娘。

老男人也知道老婆的好處了~

想到這裡,林峰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陣竊喜。

像九叔這種帥氣的中年大叔,就應該有一個老婆好好的管管他。

再說了。

蔗姑也不像是別的電視劇中演的這麼離譜。

好歹也是茅山五仙。

就光樣貌那也是茅山,或者說修行界中鼎鼎有名的。

修為這方面更不用說。

有一個愛了你這麼多年的女生一直苦苦的追求著,這是前世有了什麼樣的大功德。

如果有這樣一個女人追自己。

林峰自己都能笑醒。

可惜了。

現在修行界這方面多少有點兒小問題,厲害的女修士不多。

而且也很少有女修士,能跟得上林峰進步的速度。

不得已。

至今林峰還是光棍兒一個。

也幸好他身體之中有著陽剛之氣,而且自身也是有著極大的辨識能力。

要不然的話。

身邊這麼多帥哥兒,估計就得被掰彎了。

「誒對了。」

「阿強快點把東西拿進來。」

「可是我在中原的時候,特地買來的,專門兒帶回來的禮物。」

「孝敬您老人家的。」

「這可是前朝宮內的御廚製作的,能夠提高氣血滋補益氣,是難得的葯膳。」

「您快嘗嘗。」

林峰揮手把阿強叫了過來,然後把他手中的兩大包糕點,全部都打開放在了桌子上。

這一打開。

還沒來得及看到糕點的樣子呢,就有一種清香之氣撲鼻而來。

僅僅一聞,就有一種沉醉的感覺,就是香啊,

剛剛打開,師娘就在後院之中走了出來,此刻他手中還端著一小鍋的湯。

身後還跟著兩個跟屁蟲。

屁顛屁顛的跟在他的後面,手中拿著碗,顯得十分的殷勤。

這一看林峰就認出來了,好傢夥,不是秋生文才兩個傢伙是誰?

只是沒想。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竟然轉性子了?

竟然能耐一下心吃苦了。

真是挺有意思的。

只不過,看到師娘來了,林峰連忙把旁邊的糕點端的上去:

「師娘您快嘗嘗。」

「這一塊荷花糕可是十分的香。」

「絕對好吃。」

看著小徒弟如此的勤快,如此的孝順,蔗姑也是笑了起來。

從旁邊的糕點箱里拿出了一塊兒,放到嘴裡嘗了嘗,然後點了點頭,對著林峰笑道:

「確實很好吃。」

「你這個孩子真是有心了。」

「正好我剛剛燉好的雞湯,裡面還放了幾跟人蔘。」

「趕快過來嘗嘗吧。」

「從中原到這裡走了這麼長時間,也是旅途勞頓了。」

「待會兒呀,師娘給你做點兒好吃的。」

對於林峰,蔗姑那可是十分的滿意,這孩子就是有靈性。

而且還十分的有眼力勁兒。

就是讓人打心眼兒里疼這孩子。

而且修為提高的也快,可以說是天縱之資,想讓人不喜歡,那也難呀。

7017k 半聖之光,蘊含無比龐大的能量,每一縷光芒,都如一條滾燙的岩漿河流,從血靈王的眉心湧出,進入張若塵的氣海。

張若塵氣海中的真元,猛烈的沸騰,半聖之光散發出來的力量,像是能夠將他的身軀融化。

幸好張若塵達到三次無上極境,引來三次諸神共鳴。

因此,他的氣海,有諸神之力守護,才能將半聖之光的力量容納下來。

血靈王長嘯一聲,皮膚表面快速蠕動,浮現出一根根血紅色的經絡。

額頭上,長出兩個青色的凸起。嘴裡,露出兩根尖長的獠牙。那一張原本美麗傾城的容顏,轉瞬之間,變得無比猙獰,化為一隻醜陋的邪靈怪物。

一股血腥之氣,從她的嘴裡吐出,讓周圍的建築不斷腐蝕。

與此同時,她的力量大增,揮動一雙血紅色的爪子,向著頭頂上方的乾坤神木圖擊去。

「嘭!」

乾坤神木圖猛烈一晃,向左傾斜了一下,似乎要飛出去。

「不好,她的血氣,竟然如此旺盛,乾坤神木圖就快鎮不住她。」小黑的聲音,顯得焦急,從乾坤神木圖中傳出。

「轟隆!」

巨響聲,不停響起。

血靈王一連打出三十七道掌印,終於將乾坤神木圖擊飛出去。

隨後,她又是拍出一掌,一股血氣從掌心湧出,猶如一片血紅色的水浪,發出「嘩嘩」的聲音。

在水浪中心,隱隱可以看見,一個五米大的巨大掌印。

脫離乾坤神木圖,血靈王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哪怕只是隨意拍出一掌,也不是現在的張若塵抵擋得住。

看到飛來的掌印,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血靈王的頭頂上方,手指一劃,施展出空間力量。

「哧!」

隨著他的手指划動,空間被撕裂,就像是一張白紙被刀刃劃開一般,在血靈王的頭頂上方,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

血靈王察覺到危險,立即施展出身法,向左側沖了出去,躲過空間裂縫的攻擊。

張若塵似乎早就猜到她會向左閃避,於是,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先一步出現在她的背後。

他施展出空間裂縫,斬向血靈王的右臂。

「噗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